《星际迷航》为什么在西方人心里有着宗教一样的神地位?

从《星球大战》延伸出来的“绝地教”,在2000年算大概有50万信徒,在美军、英国警察里也有。可是,这是出于两个主要原因:一是玩笑;二是为作出一种政治表达,并不是真正意义的信仰。《星际迷航》文化没有具体演变出这样的现象,却反而在很多人心里有着宗教一样的地位。

要理解《星际》的特殊重大意义,必须从它半世纪前首播的年代的社会气氛说起。《星际》是1966首播的。那是上世纪60年代、《塞尔玛》发生的年代;在那时候,总统需要派军人保护黑人大学生入学、黑人还在争取投票权,然后,《星际》凭空出现在家家户户的电视机里。那虽然只是科幻娱乐影视,可是在角色设定、剧情发展里,包含了一种政治、道德、价值观,单单头几集涉及的内容深度…种族平等、性别平等、性向平等、信仰平等;队长公然宣称“种族颜色没所谓”⋯这些观点和理念让许多主流社会看傻了眼。甚至可以说,到了现在2018年,我们的广电总局仍然落后于这半世纪前的美剧。

瓦肯格言IDIC:Infinite Diversity in Infinite Combinations, 这是《星际》的主心骨思想。小时没看懂,只作为科幻看,不理解为什么它被无数人视为一种信仰。现在老了回头看,才明白它到底NB在哪里……真的不是一般的NB。

随便挑几点说:

―――

亚裔角色苏魯光 –

须理解,那年代亚洲人在西方世界形象卑微,受歧视欺负,自信很低。在荧幕上很少出现亚洲面孔,哪怕有,不是反派就算低下的小丑角色,亚洲人也习以为常。苏魯光是剧里的亚洲人角色,在首播时他的职位是工程师,和同事平起平坐,这个设置一新耳目。随剧情发展,他凭能力最后成为独当一面的舰长。

这角色让许多亚洲人,尤其二代亚洲人,有很大改变;也让很多西方人重新审核自己对其他民族的不公平态度。这个角色的第一代演员名叫武井穂郷。武井是第一个在西方扮演不按对亚洲人的种族偏见塑造的重要角色的人,跟李小龙一样起到改变偏见作用。演员本人是同志;剧组大部分信仰Do your own thing和IDIC理念,都知道他的倾向。中晚年的他致力于为亚洲人、少数民族、LGBT维权(最近好像被指控性骚扰)。

我们不是那个年代过来的,怎么说大概也难以体会这个角色对美国亚裔的振奋。在后来的作品中扮演第二代苏鲁光的演员赵约翰,在一次访问里,他表达过作为二代亚裔对先辈演员武井的尊敬之情:“我是1970年代美国出生的亚洲人。那年代电视里的亚洲人都是丑陋肮脏愚昧废物人设。第一次看到武井在开着一艘宇宙飞船时,那可多么激动啊!”

顺带一说,第一代苏鲁光的演员是同志,但角色不是;第二代苏鲁光的人设是公开的同志身份,演员赵约翰不是。另,赵约翰后来成为首位在美国浪漫片里当主角的亚裔。

―――

黑人女性角色乌乎拉 –

乌乎拉是一个黑人,而且是女性,却和白人男性平起平坐,颠覆性很大。这个角色在首播时是总通讯官,随剧情发展最后也成为独当一面的舰长。

第一代演员开拍一年后曾要辞职,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亲自找到她,对她说:“这不是你个人的事。你是在告诉世界,不论你是什么人…黑人、女人…只要有能力,什么都可以干!”;她被晓以大义后留下来了,后来成为排在斯波克后影响最大的角色。不是只受欢迎,她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路。

她是很多人的终身偶像,尤其是美国黑人的,是一种信仰。她的粉丝可不是一般人。随便举几个例:

1、美国太空总署

电视拍摄结束后,她被邀请加入NASA,专门推广吸引黑人和女性入伍。第一个美国女性宇航员、第一个黑人宇航员、现任和上一任NASA主管,都是她招来的。还有第一个黑人兼女性宇航员 Jemison也是。有趣的是,Jemison后来也在《星际》里友情客串过一个小角色,成为第一个电视里演宇航员的真宇航员。还有另外几个宇航员都公开说过,当初是因为《星际》的影响,所以才立志长大后加入这个组织的。哈勃太空望远镜的首席科学家也说过,他对科学最初感兴趣,也是因为《星际》。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好几位真宇航员客串新版《星际》,还有NASA科学家担当《星际》的技术顾问。很多人也许不知道,在1976年,NASA制作了一部没正式作为穿梭机用途的飞行器,听从粉丝要求,取名“企业号”。在NASA的官网和宇航员、科学家的个人社交媒体上,隔三岔五就会出现《星际》相关内容。在《星际》首播50周年庆时,官网把太空站的图标改为企业号图标。

NASA宇航员在出发前,爱穿上《星际》队服拍各种《星际》主题的照片,如图7(这些不是剧组,是真的NASA科学家在cosplay)。其中一个宇航员曾穿着《星际》队服在太空站干活,那时刚好遇到《星际》第一代斯巴克演员去世,她拍了照片致敬。另外一位宇航员,在太空站经过斯巴克演员家乡上空时,也进行致敬。

大家都说,整个太空总署就是一波《星际》脑残粉的俱乐部。这个很大程度上是个事实,NASA都懒得避嫌,索性在官网上有一个专页说《星际》的。以前一个英文科幻迷论坛,一《星战》迷在和一《星际》迷吵架,《星战》迷骂:“有本事去NASA吧!”对方马上贴出自己的NASA员工证打脸,可见一斑。

 

2、影后

当年有一个黑人小女孩看电视,她激动大声告诉妈妈:“银幕里有个黑女耶!”妈说不奇怪,女答:“可是….她不是在演黑奴!她竟然是个宇航员!”这女孩没立志当宇航员,而是立志当个演员。若干年后, 她拍了《修女也疯狂》等等电影电视,先后陆续拿过奥斯卡等各种影后,凑出全套大满贯。成名后,她到处托关系自荐去《星际迷航》剧组求角色,只是作为道谢、纪念、报答,大小没所谓,剧组让她演了一个角色。

在一个采访里,她自己说了来龙去脉:“我当时只是个小孩。在那个年代,在《星际》以前,如果你留意科幻片,“未来”是没有我们黑人的。然后,我第一次看到银幕上的乌乎拉时,我惊呆了,她美丽性感,她受人尊重,而她是未来人。黑人终于撑过来了…..后来,我朋友有参与新版《星际》,我对他说,我很想演!他说可以啊。过了一年,没啥事发生,没人找我,我就问他情况,他说没人相信我是认真的,影后怎么可能愿意演《星际》?我说,我是认真的呀,我们现在就打电话过去找制作人好了….我们就打电话去了,我求制片人,我很想演出一个角色,您能抽空见个面不?如果您愿意见面,我能告诉您这对我有多大的意义。可是,他们还是很怀疑我。我就解释了这片对我的影响等等,所以我想做一些回报…然后他说,噢,你竟然是认真的?那….那好吧!”

如果有留意,两套她有出现的电影版里,连名字都没出现。这是因为她是免费或只收取低于演员工会的某些规定的报酬,所以不能正式出她的名字。

3、奥巴玛

好多好多年后,乌乎拉被邀请去白宫。以前一直传说,奥巴玛童年的暗恋对象是她。她直接问总统有没有这回事,总统很尴尬地承认了。


―――

世纪之吻:

《星际》有一幕,黑女乌乎拉和白人舰长来了个湿吻,这被称为跨种族银幕第一吻(其实不是但普遍认为是),影响深远。在维基百科里,这吻本身是单列的一项,独立于其他条目。


那是1968年,NBC在同年初,另一套作品里出现黑人碰到了一个白人的手,出现很多麻烦,所以当时很担心这一幕。跨种族婚姻在首播前一年才合法,黑人投票、黑人上大学需要总统发兵保护也是那前后。法律过了是一回事,很多偏见没道理,就是这样。对于垄断性的主流社群来说,“黑白配不对”、“肤色民族低等”…这些就是些没道理可是却植根的、理所当然的“真理”。制片人曾经考虑改为瓦肯人和女黑人接吻,由于那是外星人,感觉争议没那么大。可是,演队长那演员很坚持,必须传播这信息… NBC心里没谱世界是否能接受,计划拍两版,一有吻一没吻,准备事后才慢慢考虑播哪版。两演员拍摄时,却故意把没吻版演砸,导致导演没选择,只好播有吻版。

一些人把播映的那刹那形容为全世界停了、脑袋空了、脑袋处理不了这情景、不知该怎反应的那种“世界停顿时”之一。不少美国人回忆,看到时嘴巴张开看傻眼了,白人和黑人湿吻?不是看错了吧?这世界怎么了?道德沦亡啊….《女子监狱》有一段设置在现代的对话…“那时大家还以为世界末日了呢!”…能看出那剧当年对西方的震撼。这剧的价值在于一夜间挑战、颠覆了许多人从小根深蒂固的思维。它并没讲道理,就是简单粗暴地呈现出来,黑女、黄人、白人一起工作,看实力不看肤色;黑白男女接吻;没有道理,我们就爱这样拍。这逼使很多人,在震惊后开始重新思考,然后集体开窍….以前的思维…是不是…好像感觉不太对耶….怎么说都不太合理嘛….怎么会这样….所以,许多人的价值观人生观,就是因为看这部剧而在那时建立或者砍掉重练的。他们最后结论:其实…说起来…这好像也没啥毛病啊??!尘埃落定…

很多人把这吻和登月并列为人类文明一大步的性质,其实并不算夸张。到现在,许多跨种族婚姻者仍把这两个演员视为本尊,同志视为偶像(虽然这和同志无关,但同样为“不为世人接受的爱情”性质,所以这对同志界是很大的激励;地位唯次于《绿野仙踪》的桃丽丝)。

―――

斯波克 –

在《星际》价值观里,别说黄人黑人女人,连外星人都享受平等机会。斯波克角色的人物设定 – 有文化、讲道理、不歧视、公道、义气、精通武术可是讨厌暴力、吃素 – 也影响了很多人。前面说过,在第一代斯波克演员去世时,一个真宇航员在太空站经过演员家乡时对他致敬。注意她穿着星际迷航队服,显然她本来就有带上太空穿。

―――

可以想象,在那个黑人不能投票(首播时刚刚通过)、黑人上大学需要美国总统发兵护送、亚洲人自认只配开饭馆洗衣服的年代,二代亚洲人或奥巴玛、影后这些黑人来说,不只是白人认为歧视天经地义的问题,少数族群也有问题。许多黑人、亚洲人从小被教育夹着尾巴做人、认命,世界就是这样的。然后突然有天这剧出现,它说,凭什么是这样?凭什么黑人、黄人不能平起平坐?别说平起平坐,当宇宙舰长都行!而且这不是恩赐,是理所当然;舰长大声宣布:“颜色种族没区别!”;这是何等的震撼呀!首播时,影后13岁、奥巴玛8岁、赵约翰7岁。要不是这套剧,这些总统、科学家、影后现在未必是总统、科学家、影后。所以,如果您去对他们这族群,包括NASA里这年龄段的黑人科学家宇航员,说《星际》的坏话,要不是因为IDIC,我毫不怀疑他们可能会动手揍你一顿。

所以,如果你对一个《星战》迷说《星战》不好,他顶多认为你是SB。可是,《星际》确实影响了一些人从此走出了不一样的人生;许多少数族群因为它对主流社会的影响而因此得到了尊重、平等机会、自信。对他们来说,《星际》就是一种神圣的信仰,完全没夸张。

—–by 老林(微博:老林爱D)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