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禾花雀的故事

香港有一块湿地,为多种物种提供棲身之所,是迁徙性候鸟的天堂。每年冬季,有不少來自中国北部及西伯利亞的候鳥在此过冬。看过个什么记录片,有一种鸟叫禾花雀,广东人爱吃,称为“天上人参”。这种鸟在14年内,连跳4级成为“极危品种”。每年,它得飞越广东的重重大型非法鸟网。只要能越过进入香港境内,就能存活。

说另外一种禾花雀的故事:1950-80间,由于饥荒、贫穷、批斗,大量人口为了生存,偷渡香港逃生。对应这点,内地出版《人间地狱香港》宣传,允许用枪扫射就地正法。大量逃生者在过程中被鯊魚咬死、跌死、淹死、跳火車跌死、像野狗一样被当场射杀,港英采取抵垒政策,你有本事到达市区就成为香港人。这些死里逃生最后成功逃入香港的人,成为香港社会的一分子,包括大家可能熟悉的罗文、倪匡、麥嘉、惠英红的父亲、米其林一星大廚郑錦富等等。这些第一代,连其后代,构成香港人口的起码30%(我很肯定这数据是不对的。肯定远远不止。就在写这贴的当下,我问了问老婆:“岳父丈母娘是怎么来港的?”老婆说她也不知道:“应该是‘游水’吧?”….“游水来的”,是香港人对那段时期逃港的叫法,实际上不狭义指游泳,任何办法在那段时期逃来而得到身份的,都叫“游水来的”….留意喔!我老婆不知道,可是她却自然假设为是“游水”,可见正是因为很大部分香港人口都是那个群体才会这样回答嘛)。香港人如果自己不是其后代,身边都能找到一两个。

就像禾花雀那样,能越过那边的罗网,降落香港,就能生存。 那边是开枪扫射,这边是人道包容。那边是中国人对中国人开枪就地正法,这里的老外殖民政府提供了安全、尊严、自由,接纳了他们。这样死里逃生成功偷渡的人,生存了下来,在香港安居乐业。半个世纪过去了,这段史称“大逃港”的血泪史,现在被中国称为“赴港就业风潮”,多讽刺!

—-

“华山救亲”是啥回事?

当时,很多人是黑夜游泳过来的,许多在中途淹死,也有被开枪打死的。幸存的,会在一个山头休息整顿,等天亮。我有一个长辈也是幸存者…这里不开名了也请懂的就懂不要装聪明开名….他的描述是:“以为就是我们两。休息了一夜,天一亮,发现身边都是人,全是人,漫山遍野都是人!”

当时,有一份报纸,它本来是有压力的,可是憋不住了,不管了,把实况如实报道。市民知道后,大批大批带着食物,去救济陌生的同胞。这个全民自发行动,史称“华山救亲”。顺便一说,这份报纸因此被视为良心报,从此从三线崛起,最后成为代表性报纸之一,叫《明报》,金庸是他当时的领导。

—-

“抵垒政策”是什么?

当时殖民政府也有压力,如果接受就是和那边对着干。所以,最后采取了一个叫“抵垒政策”的说法。简单说就是一个大型兵抓贼游戏;你在中途被我们抓到,那么,对不起,我给你吃的喝的疗伤(有一张香港警察为遣返者点烟的照片),然后我得遣返你;不管你什么办法,你有本事越过某个边界、一只脚踏进了民政署门槛,那么你就是香港人,我们保护你。

由于这个政策,发生了很多令人下泪的事:

校方并没具体鼓励你干什么,可是却取消了点名,清楚告诉学生,如果你没来上课,我们是不知道的;很多大学生不上课,每天不断乘公车来回穿梭城市、郊外,掩护陌生难民入城;

一旦遇到警察截查车辆,全车人不约而同发挥浑身解数搞各种花样,问路、报案、询问如何可以求职当警察、载歌载舞骚扰转移视线;警察本身也往往睁一眼闭一眼,假装看不见车上的可疑人士。有时候警察看到了,问话,车上总有陌生人挺身而出,“阿Sir,这是我老婆,我们住在XXX街X号X楼,我在XX公司上班…”

被警方抓到的,以大巴遣返,这些遣返者的下场往往就是死。好几次,市民集体躺地拦截遣返车(说起来,香港市民还真有睡马路的传统呢!)。有些是刻意去郊外拦车救人的,也有些是打酱油经过,看到有事,问了问啥情况,就也躺马路上了。他们就这样,无赖地集体躺在车前不动,其他人协助难民从窗口跳下来逃亡。我认识一个老警察是经历者。他说,白人上司逼于岗位责任,叫下属干活制止,华警就回答:“要不你来开车,在市民身上开过去呀!”然后,白人上司的白人上司命令他们干活制止,在场的白人上司也依样画葫芦回答:“要不你来开车,在市民身上开过去呀!”结果,整车整车的难民就这样逃脱,警察集体违背上司,集体不作为,啥都没干光是抽烟看着,事后填汇报:“人太多,情况太乱,无法制止,报告完毕”,爱罚罚。

朋友还告诉我一个他印象深刻的事:有一个公车司机,后来听说他本来不太愿意让难民上车,怕惹麻烦(只是因为冷漠不愿帮忙,其实帮助偷渡毫无法律责任),但在苦苦哀求下默许了;遇到截查时,他却踩油门试图冲出重围强闯,但失败了,撞了树,幸好没出人命。警察把车上难民抓了,司机流着满脸血一直哭着对那难民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因为被遣返的下场很多时候是死)

我写过:香港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鸟也是这样,人也是这样…从哪儿来没所谓,它接纳,它提供一片小小的乐土,让无数避难者在此安全地、有尊严地安居乐业。

 

—-老林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