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过后女子寻找父亲:“非常后悔没有常回来看他”


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尧祥村也成为水电通讯全无的孤岛,多处道路塌方。女儿吴章梅和亲人历尽辛苦前往事故发生地搜寻父亲。图为回到尧祥村家中。 林春茵 摄
  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尧祥村也成为水电通讯全无的孤岛,多处道路塌方。女儿吴章梅和亲人历尽辛苦前往事故发生地搜寻父亲。图为回到尧祥村家中。 林春茵 摄

  中新网福州7月10日电 题:台风过后:寻找父亲

  作者 林春茵

  距离福建永泰县红星乡尧祥村还有五六公里的时候,道路被泥石流阻隔,车辆无法前行。36岁的吴章梅决定下车步行回家,才走两步,她弓下腰顿住脚步,快速抹去脸上的泪水。

  吴章梅的父亲,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当时,他正驻守一座当地的小水电站,而持续3个小时的豪雨,引发山洪暴发,将水电站冲毁。

  “出来福州工作这几年,我很少回去;正好上两个星期才回了一次家,爸爸正好去水电站,没见着面。”吴章梅慢慢直起腰,忍住泣声,“我非常后悔,没有常回来看他。”

  得知父亲失联的消息已是事发后数个小时。10日凌晨6时,吴章梅和丈夫徐明校、弟弟吴基象、几位堂兄弟妹从福州驱车回家。“我们从来没有去过爸爸的水电站。”吴章梅面露懊恼神情。

  吴海浪驻守的过岭水电站位装机容量不超过75千瓦。在水系丰富的永泰,这样的小型水电站非常多。
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尧祥村也成为水电通讯全无的孤岛,多处道路塌方。女儿吴章梅和亲人历尽辛苦前往事故发生地搜寻父亲。图为回到尧祥村家中。 林春茵 摄


  

  图为妈妈脱下长袖衫给将出发去山中找父亲的吴章梅穿上,以防草木割伤。 林春茵 摄


  过岭水电站由私人经营,由同村人的杨志龙、杨恩茂叔侄俩经营。9日8时40分,正是杨志龙致电110报警,吴海浪被困洪水的险境才被人所知。

  因为路不通,吴章梅一行绕行盘古乡,车程比平时多出一个多小时。再加上步行,等她回到家时,已经是10时许。更糟糕的是,尧祥乡正处于停水停电和停通讯的孤岛状况。

  “电话不通,我们上山时必须走在一起,万一在山里迷路,是非常可怕的。”徐前校再三地叮嘱众人。

  妈妈周植桂站在屋檐下等他们。母女对视一眼,周植桂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我妈身体不好,之前都是爸爸照顾她,我不敢和她说太多这个事,怕刺激她。”吴章梅后来对记者说。

  周植桂却脱下身上的长袖衫给女儿套上,“山上草多树多,小心不要刮伤了”。

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尧祥村也成为水电通讯全无的孤岛,多处道路塌方。女儿吴章梅和亲人历尽辛苦前往事故发生地搜寻父亲。图为回到尧祥村家中。 林春茵 摄
图为永泰红星乡多处山体滑坡,为寻亲路带来困难。林春茵 摄


  从家到水电站,吴海浪平常是骑行摩托车20分钟,然后步行山路1个半小时。但台风肆虐过后,路基多处坍塌,山体滑坡淤泥过膝,碗口粗的杉木拦截路面,吴章梅一行步步难行。

  出村口一个涵洞塌陷5米,有如断崖,众人手脚并用,才攀爬到对岸。每到一处淤泥地,男子们先搬来石块或倒树,投到泥潭中,方便踩踏。有时不得不在岔路口等待路人问方向。

  “我爸爸话不多,但做事踏实,隔壁几个村都认得他,他人缘很好。”吴章梅说。

  “吴海浪上班很准时,9号那天他甚至提前了半个小时来。平时水电站有维修的地方,都是他操劳。”同为过岭水电站的另一位村民吴基光说。他告诉记者,在乡下,60多岁的老人能找到一份月收入1500元人民币左右的工作,是个好事,也会被乡人羡慕。

  “休四天,工作四天,他说很轻松,我们也都替他高兴”。吴章梅说。她也一直在质疑,为何父亲没有接到台风预警,及早撤离。

  自从获悉吴海浪出事,红星乡政府工作人员和一些老伙计已经三次探访事故发生地。就在吴章梅一行出发前,还有一队人马正在搜救。
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尧祥村也成为水电通讯全无的孤岛,多处道路塌方。女儿吴章梅和亲人历尽辛苦前往事故发生地搜寻父亲。图为回到尧祥村家中。 林春茵 摄
图为两层楼的过岭水电站已被山洪夷为平地。林春茵 摄


  山路在密林中越走越深,众人渴望和先行人马回合。吴基象不时冲着远山呼喊,吴章梅则埋头赶路,走得非常快。

  出发三个小时后,众人终于赶上了已经返程的先行人马。“不要再往前走了,我们已经沿着河道走到不能走了,也没有找到。”过岭村村民吴展琻劝吴章梅。

  “水电站就建在三个山头夹攻的隘口,三股洪流冲下去,当场就冲没了。”69岁的吴展琻说,当地从未发过“那么可怕那么凶猛”的洪水。

  率队前来的红星乡政府水利站工作人员吴永龙打开手机给众人看:原来的两层水电站建筑已经夷为平地,金属发电设备全无踪影,直径近两米的排水管断成数截,河道中布满高过人头的巨石。

  “往前还要走上万层台阶下到山脚,不要去了,就这样了。”吴永龙劝说道。
65岁的尧祥村村民吴海浪9日在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袭闽中失联,尧祥村也成为水电通讯全无的孤岛,多处道路塌方。女儿吴章梅和亲人历尽辛苦前往事故发生地搜寻父亲。图为回到尧祥村家中。 林春茵 摄
图为吴章梅悲痛难挡,向远方呼唤父亲。林春茵 摄


  返途人群中有吴海浪的胞弟吴海瑞,几乎没有一丝犹豫,他又再折转。沿着下山的台阶走了几百级,隐约望得见谷底的湍流,吴章梅忽然双腿如筛抖,“我好像站不稳了”。

  用了4个多小时,吴章梅领着弟弟和亲人,终于重走完了父亲每天必经之途,来到只剩下一层水泥屋顶的“水电站”。

  “老爸!”她冲着湍流河水远去的方向大声哭喊,跪坐在巨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