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俊:为江苏寻找下一个侯逸凡


  url:http://njcb.jschina.com.cn/mp3/html/2016-07/10/content_1438887.htm,id:0

  江苏棋院的办公室里,国际象棋国家男队主教练徐俊,正在跟12个孩子下着车轮战。和以往不同的是,这并不是一场表演赛,本身就是江苏棋院副院长的徐俊,此行是专程为了这12个通过精英赛选拔出来的国际象棋苗子而来。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一批好苗子,其中一人甚至还获得了胜利,而他们当中最大的孩子,也不过12岁。看着眼前这批希望之星,徐俊由衷地高兴:“培养不出小孩,那都是教练的责任,只要方法得当,家长配合,孩子都能培养得出来!”说不定,在这些孩子当中就有下一个侯逸凡。

  为江苏培养更多国象人才

  熟悉国际象棋的人都很清楚,徐俊在圈内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当了28年教练的他,培养出了诸宸、阮露斐这样的女子国际象棋大师,接手男队之后,带领着弟子韦奕和丁立人在2014年首次获得奥林匹克团体赛冠军,打破欧美国家87年的垄断。上个月,徐俊获得国际棋联2015年最佳男棋手教练员奖和鲍特维尼克勋章。这样一位大师级的人物,最近又回到了江苏棋院,专门给12个来自全省各地的孩子“讲经布道”。

  最近,江苏棋院在全省选拔了12个国际象棋的苗子,作为人才储备重点培养。“他们这个水平,基本上是业余里面最高的了,很难找到对手,所以要想提高很困难。”琅琊路小学陈一宁的爸爸说。暑假期间,江苏棋院院长杨伊明专门把国家男队的教练徐俊请回了南京,对这批孩子做一个针对性的指导。“以前只是参加一些活动,跟孩子们下下车轮战,要说专门指导小孩,我也是头一回。”对于1988年就开始当教练的徐俊来说,指导孩子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挑战,“这是一种很好的模式,我本身也是江苏棋院的副院长,这也算是我的本职工作。”由于时间的关系,徐俊此次只能在南京呆4天,今天他就要飞往西班牙。

  此前的28年教练生涯,徐俊带的都是一线棋手,甚至还有诸宸这样的棋后,面对着眼前这些最大也不过12岁的孩子,他会用什么样的方法呢?“那肯定跟国家队一线的训练方法有区别,国家队相当于博士,这些孩子只能算是小学生啊。”徐俊说,“主要就是一个深浅的问题,国际象棋大的方向是一样的,只是对局面的理解深度不一样。孩子们现在只需搞懂就行,国家队的必须要更深。如果现在把国家队的东西搬过来,孩子们学得会很累,达不到效果。”不过,虽然只有几天的指导,但孩子们的感受却非常深,来自兴化的钱睿颖就告诉爸爸,徐老师的棋讲得特别细致,她的收获非常大。

  “培养不出小孩,那都是教练的责任,只要方法得当,家长配合,孩子都能培养得出来!”徐俊说。

  顶尖棋手必须要有好家教

  随着国际象棋的普及率越来越高,学棋的孩子也越来越多,那么,要想成为一个顶尖的棋手,必须具备的素质有哪些呢?在徐俊老师看来,专注力和家教,是一个棋手必须具备的两个素质。

  尽管国际象棋不像奥运项目那样,有着很明确的选材标准,但实际上,什么样的孩子能够成才,也是有一定规律的。“首先是这个孩子必须要有专注力,这个是孩子自身的东西。只有专注了,你在比赛中的潜能才能发挥得出来,这是最重要的素质。”徐俊说。在这一点上,同样来自江苏的韦奕就是个很好的例子,“韦奕当时在全国来说并不算是出类拔萃的,但是他的专注力非常好,现在来看,跟他同一批的棋手和他的差距就大了。”

  除此之外,家教同样十分重要。在孩子成才的早期,主要还是家长的教育,如果孩子成熟早一点,那么就可以早培养。其实,徐俊更看重的,还是家庭教育对孩子性格的影响。“我经常跟他们开玩笑说,首先你们要孝敬父母,如果你们对自己的父母都不好,怎么可能对我好呢?”徐俊说,“棋手的性格一定要好,这一点对参加团体赛尤其重要。团体赛5个人参加,只要其中有一个人跟大家不合群,那就麻烦了,所有人的心情都不会好。”实际上,作为国家队的教练,徐俊很清楚,2014年男队之所以能在奥赛上实现突破,整个队伍的团结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在整个国际象棋界,12岁才开始学棋的徐俊是个特例,他自己也开玩笑说:“可能全世界都找不出像我这样的人。”而摆在他眼前的这批孩子,最大的也只有12岁,而且都已经小有成绩。对于这批苗子未来的发展,徐俊也给出了建议:“每个家长都对小孩有自己的期望目标,如果想要达到很高的水平,甚至为国出战,那么肯定要重点培养。另外,要给孩子制定一个人生规划,明确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学习的东西不要太多,但一定要学精。要学会合理安排时间,提高效率……”

  “最后一步棋”不是没希望

  说到中国的国际象棋,就不得不说前中国棋院院长陈祖德为中国国际象棋的发展提出的"四步棋"目标——女子个人世界冠军、女子团体冠军、男子奥赛冠军、男子个人世界冠军。如今,陈老已经辞世,中国的国际象棋,已经实现了前三个目标,对于“最后一步棋”何时能够走完,徐俊也说:“有希望,但是难度很大,我们会努力的!”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