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中的供水卫士


  连日来的特大暴雨,使金坛境内河水暴涨,部分路面被河水淹没,局部出现断电、断水、断路的情况。

  面对突然其来的天灾,金坛自来水公司负责人滕荣国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科学调度、有序组织,凡事冲在前,团结和带领大家抗洪抢险,有力地保障了防汛期间全区的供水安全。

  6月27日下午两时,社头水厂告急!灾情就是命令,各方紧急驰援。滕荣国边调集防汛物资、机械,边冒着倾盆大雨去现场指挥构筑围堰。到晚上七时,高40公分的简易围堰终于完成。本想稍喘口气,却发现厂区已有河水进入,且从南面隔离门处进入生产区。他随即又投入到南面围堰的构筑中。暴雨中,他全身湿透,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但他坚持在现场,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一直干到晚上十一钟。

  6月28日一早,他又赶赴直溪、罗村、社头、河头巡查险情和灾情,作出部署,全力保障正常供水。

  6月29日凌晨,社头水厂再次告急!厂区围墙外河水水位突然上涨30公分,河水沿着厂区围墙直往里钻,前天构筑的围堰即刻漫顶。滕荣国果断决定,沿临河一侧围墙构筑防洪围堰,拦截河水进入厂区。他奋勇当先、身先士卒,感染并带动了在场的所有参战人员。

  这时,又接到电话:金坛自来水公司临时取水泵房处出现险情!钱资湖水位即将达到湖堤高度,取水泵房面临被淹的危险!滕荣国立即奔赴下一个战场。在机械设备、运土车辆、抢险物资及人员调集到位后,他又赶回社头水厂。下午五时,临社头河一侧一条长60米、宽1米、高1米的防洪围堰构筑完成,暂时缓解了险情。这边一结束,他马上赶回钱资湖取水泵房处。经过9个小时的连续奋战,终于在临时取水泵房南侧和西侧垒起了一道约2米宽、50米长的防洪墙。这时已经是6月30日凌晨两点了。

  嗓子哑了,眼睛红了,人累得靠在椅子上就能睡着。但滕荣国丝毫没有懈怠。一轮暴雨刚过,他又紧急安排部署灾后防疫和隐患排查工作,一方面与区疾控中心联系,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加强环境消杀灭工作,做好疫情监测;另一方面加强对水质检测,确保水质达标,并对所有电路、危房等进行排查,及时消除安全隐患,确保员工人身安全和生产安全,确保全区人民在这个特殊阶段也能喝上干净、卫生的自来水。

  在这次社头水厂保卫战中,还有一个身影我们不能忘记。他就是忍着丧母之痛、坚持在抗洪一线的洪国平。

  洪国平是社头水厂负责人。6月27日,他的母亲突然去世。在料理母亲后事和保卫水厂的过程中,他马不停蹄、来回奔波。水厂告急时,暴雨如注。坚守在现场抢险的他,顾不上抹去脸上的雨水和泪水,也顾不上湿透的衣背。一米八七的大高个,一个人顶两个人用,背起防洪沙袋,健步如飞。直到围堰筑成,保住了泵房和配电房,他

  才松了口气。一送走母亲,他就24小时驻扎在厂里。饿了,吃个盒饭;累了,在办公室眯会儿。他的脑子里,始终紧绷着防洪这根弦。

  7月4日下午一时许,社头旭红圩破圩!顷刻间,旭红村数百户人家泡在水里,最深处达两米。由于政府救援及时,没有出现人员伤亡,但供水管网被洪水冲断。因水势大,暂时不能修复,只能下水关闭阀门,以保证建春、幸福两个自然村400多户村民的用水。

  7月5日上午八时左右,洪国平和其他两名工作人员乘着小船,前往洪水中的阀门所在地。阀门距水面近两米,用手够不着。于是,洪国平憋了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去,摸索着将阀门关闭。

  记者到达现场时,正碰上赤着脚、浑身湿漉漉返回的洪国平。“五十岁的人了,这么拼命,图什么呢?”“什么也不图。这是一个党员该做的。”朴实的话语,尽显住建系统党员的情怀。(吴慧 董玉美)

  作者:吴慧 董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