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铁路沿线动物生活安逸:生态环境保持良好


  青藏铁路在实施质量监理的同时,也实施了环保监理,这在我国铁路建设史上还是头一次。而在建设青藏铁路的过程中,国家投资12亿元用于环境保护,这在中国铁路建设史上更是头一次。


  青藏铁路沿线独特且脆弱的生态环境并没有因为铁路的开通而遭到破坏,从青海到西藏,无论是青海湖湟鱼还是“高原精灵”藏羚羊,都在各自习惯的生活环境中安逸地生活着。


  “爱护高原每一寸土地”、“保护高原生态环境”是青藏铁路给予这片高原的承诺,十年间,它始终践行着这份承诺。


  布哈河上的湟鱼洄游大军


  作为青海湖环湖水系的最大河流,发源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县的布哈河,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湟鱼洄游产卵的必经之路。


  湟鱼是裸鲤的俗称,是青海湖的特产,其全身裸露几乎无一鳞片,背部呈灰褐色或黄褐色。“青海湖中有两宝,一是湟鱼二是鸟”。据地方志记载,青海湖早在200多年以前就有湟鱼。在青海湖,每年的春夏之交,湖内的湟鱼就在环湖各大河流的河口地带集结,然后成群地逆流而上,向着它们世代相传的产卵地进发。


  记者来到天峻县的布哈河畔时,正是湟鱼洄游的高峰期。此时,在布哈河略显湍急的河道里已经布满了黄褐色的鱼脊背。如果在河底放一个盆子,端起来可能不是一盆水,而是一盆鱼。成百上千条个头不大的湟鱼铆足了劲,从青藏铁路大桥下穿过,想要逆流前行,但激流一次次将它们冲回,这些鱼儿依然拼了命一次次向上冲。


  天峻县委宣传部负责人介绍,根据历年的数据监测,湟鱼洄游最高一年的卵苗监测数值达到7亿尾,其中在布哈河监测到的卵苗数量就占80%。作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湟鱼已被纳入《青海省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名录》多年,是明令禁止捕捞的鱼类。从1982年开始青海省政府已进行了5次封湖育鱼措施。封湖期内,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到青海湖及湖区主要河流及支流湟鱼主要产卵场捕捞湟鱼,并在流通领域禁止销售湟鱼及其制品。


  通过多年来加强青海湖渔业资源保护和实施人工增殖放流双管齐下,青海湖裸鲤资源蕴藏量从2001年的2592吨增加到2014年的45000吨,十四年增加17.4倍,裸鲤群体数量得到逐步恢复。


  保护区里的藏羚羊迁徙通道


  在青藏铁路沿线,除了青海湖湟鱼受到了良好保护以外,包括藏羚羊在内的各种大型野生动物也并没有被铁路的通行所打扰。青藏铁路穿越了这些高原精灵们的大本营——可可西里、羌塘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据了解,青藏铁路格尔木至拉萨段沿线分布有藏羚羊、藏野驴等多种珍稀野生动物资源,其中线路两侧活动比较频繁的珍稀野生动物约有14个种类。为保障藏羚羊等珍稀野生动物的正常生活、自由迁徙和繁衍,铁路沿线共设置了路基缓坡、桥梁下方和隧道上方3种形式的33处动物通道,总长59.8公里。


  每年6月,雌性藏羚羊都要长途跋涉,前往可可西里卓乃湖、太阳湖一带产仔。1个月后再带着幼仔返回南部。青藏铁路预留的这些通道让藏羚羊在每年的迁徙途中再也不用为穿越铁路而发愁了。这些按照藏羚羊的迁徙习惯设置的通道宽阔又平缓,藏羚羊可以自由、安全地通过。


  据青藏铁路沿线野生动物迁徙监测数据显示,2004年青藏铁路工程建设高峰期时,记录到1660只藏羚羊穿越野生动物通道,2006年工程建成初期,记录到的上迁和回迁的藏羚羊数目分别为2122只和2959只,到2011年以后,通过通道上迁和回迁的藏羚羊数量均已超过5000只。青藏铁路野生动物通道设置的位置、宽度和高度基本满足了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和迁徙规律要求,十年来,野生动物也已经适应了青藏铁路的存在。野生动物通道的使用率已经从2004年的56.6%逐步上升到了2011年以后的100%。


  据了解,开设野生动物通道在我国铁路建设史上还是首次。“爱护高原每一寸土地”、“保护高原生态环境”是青藏铁路给予这片高原的承诺,正是靠着这份承诺,从青海到西藏,无论是青海湖湟鱼还是“高原精灵”藏羚羊,才能在各自习惯的生活环境中安逸地生活着。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