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画稿 方兴未艾


李可染《韶山》初创稿(西泠拍卖供图)


  成画稿或创作稿。就中国画来讲,有写生稿、课徒稿、粉稿等等,对于藏家来说,写生稿能体现画家对客观物象的观察、总结、概括和表现到纸面的能力,临摹稿则能反映画家对于前人传世作品的笔墨、造型、色彩等方面的认知和再现的技能。而草稿和创作小稿是为创作落墨时,画家能更好地把控作品在造型、笔墨、色彩完美程度的手段。课徒稿则是名家传授画艺时为学生、徒弟示范画技时随手勾勒的示范画作,有些范画几乎就是一幅完整的创作作品。所以各种画稿都有它的收藏价值。

  西泠拍卖相关专业人员:画稿和原作依写生稿、创作稿、临摹稿等功能的不同而呈现不同的情况,以创作稿为例,有与原作(最终作品)完全相同,几乎不差一丝一毫的画稿,只是署款与未署款的区别,也有设色原作的水墨版本、水墨原作设色的版本,当然,也有许多画作成作之前未完成的阶段,不一而足。这些都是画家在反复实践中留下的难得的美术史料以及艺术珍品。从学术价值来看,它们能提供所有别的文字资料所不能回答问题的直观答案;从艺术价值来看,每一件画稿都具有自己的独特性以及创新性,有与成作相比不二甚至造诣更深的艺术之美,也有自己特殊的未完成的残缺之美,这都是画稿吸引人之处;从经济价值来看,画稿也同样值得被当作一件完整的作品来对待,和最终作品相比,其经济价值可能相对弱化,但其实就意义上来说,真正蕴涵于画稿之中的价值完全不输于原作,特别当原作仅存于美术馆与博物馆之中,那么画稿将是购藏唯一的选择。

  从空白阶段到拍场新类

  新金融:西泠日前推出的特色创新专场,“现代中国绘画的诞生——中国首届国画画稿专场”已100%成交。举办国画画稿专场的契机和初衷是什么?

  西泠拍卖相关专业人员:学术层面看,是为了将画稿这一个特殊的门类作为近现代美术史的切入点,通过画稿的历史重新发现并梳理近现代美术史;市场层面看,西方收藏画稿有其源远流长的历史,画稿被作为一个特殊的门类和研究对象被藏家和美术馆珍藏和保存。而国内对于这一领域特别是国画画稿还有许多地方处于空白阶段,因此西泠首推首届国画画稿专场,就是想结合学术与市场的力量,为重新发现和梳理近现代美术史出一份力。

  新金融:从目前的市场来看,名家画稿的成交价格似乎并没有原作的价格高,而且它还具备一些额外的附加值。那么对于藏家来说,应如何筛选出价值既高,又有文化艺术含量的精品?

  贾冰吾:收藏画稿时首先要选名家的画稿,其次,名家重要传世作品的原始粉稿和构图小稿是最具收藏价值和意义的。当然,谁要是能收藏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周恩来总理请傅抱石和关山月先生为人民大会堂创作的鸿篇巨制《江山如此多娇》的彩色构图小稿就无上荣光了。

  西泠拍卖相关专业人员:收藏画稿可以有不同的选择,比如从学术价值来说,一些炭笔写生稿为画家创作的起源,往往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但因为其艺术性的局限,往往只受到部分藏家的喜爱,其实非常可惜。而兼具艺术价值、经济价值的画稿推荐的是组合式的收藏,同一个作品不同版本的系列购藏既突出了丰富性与艺术性,也体现了其经济价值,可谓一举两得。此外,经典作品往往有其“名人效应”,是拍场中的热点。比如本次画稿专场中代表李可染红色题材创作高峰的经典作品《韶山》的初创稿等就拍出了71.3万元的高价。经典作品的画稿往往代表着名家大师特殊的创作时期,并且有其典型性。

  新金融:你怎样看待拍卖公司举办的国画画稿专场?

  贾冰吾:现当代重要的中国画创作,由于社会环境以及政治需要,艺术家要为创造新中国的伟人立像,为祖国的山河立传,就要通过更加严谨、更加现代的中国画手段来完成一幅幅史诗般的经典创作,这就注定国画画稿在经典作品创作中不可或缺、无法替代的地位,更是收藏者研究画家经典传世作品的原创立意、创作初心的重要佐证。这场拍卖不仅为收藏领域开辟了一个新视角下的新门类,更是藏家、中国画后学对于经典作品深入研究、再认识的特殊品类。

  收藏投资趣味性大

  新金融:你怎样看待名家画稿的收藏性?它是否具备投资功能?你认为它会走向何方?

  贾冰吾:由于中国画的发展在近百年来经历了无数战乱与运动,加之西学之东渐,中国画收藏领域尚没有对近、现代中国画名家传世经典作品作出系统、全面地梳理和研究。可见画稿收藏方兴未艾,收藏性毋庸置疑。至于投资功能也就可以想见了,从中国画学习的传承、教与学的角度,以及梳理中国画名家经典的现实需求来考量,加之人们不断提高对精神生活的日益追求,画稿收藏必将成为独具魅力的集观赏性、艺术性、研究性于一体的收藏门类,正所谓大道至简,殊途同乐。

  西泠拍卖相关专业人员:西方在100多年前的第一次拍卖会上就拉开了画稿收藏的序幕。画稿的收藏性不亚于画作,并且收藏画稿的趣味性其实也远大于画作,在书画领域,画稿其实是真正具有把玩性的一个门类,对于画稿研究的慢慢深入会吸引更多藏家的进入。就投资性而言,其实画稿是一个门槛较低的收藏门类,其价格相对于画作来说并不高,这对钟情于画作而竞拍不得的藏家来说是另一种非常好的选择,未来颇具潜力。

  新金融:名家画稿在拍卖场上现身夺目的频率正逐步加大,但不可否认画稿也存在鱼目混珠的现象。藏家除了可以利用题识、来源进行鉴别外,还有其他依据因素吗?

  贾冰吾:除去我们惯常的对于纸、墨、色、款识、印章、题跋等国画要素的判断,更重要的是考证画稿与经典作品之间,从大局到细微的关联所在,也就是从画稿和作品在艺术性与表现力上探究的因果关系。

  西泠拍卖相关专业人员:目前许多藏家在判断一幅画作时,的确更多是通过画家的款识进行真假判断,而我们希望在画稿的鉴别上,更多能通过画家独特的笔法来进行验证,从而也能够对画作有更深入的了解。其次,许多名家画稿其实来源有序,其上时有画家后人或学生的题字,并且其数量有些呈规模化,有些还伴有画家与友人来往的信件,这些其实都可作为名家画稿身份的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