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式服务平台”力促租赁业发展


  租赁业作为集融资与融物、贸易与技术更新于一体,是与实体经济结合最为紧密的新型金融业态。经过多年的推动发展,天津已经形成了租赁业聚集区和创新基地,租赁行业也成为天津金融改革创新的重要成果和亮点之一。

  资产规模领先

  天津市金融工作局的统计显示,截至3月末,天津市总部型法人租赁公司达到773家,比去年同期增加460家,其中银监会监管的金融租赁公司9家,商务部监管的内资融资租赁公司18家,外资融资租赁公司746家;注册资本达到323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021亿元;租赁公司总资产超过770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600亿元,约占全国总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天津市将租赁业放在发展的突出位置,推动政策制度创新、营造良好发展环境,支持租赁公司和租赁业务创新发展,形成了租赁业聚集区和创新基地,成为天津金融改革创新的新名片。”在上周召开的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创新案例发布会上,天津市金融工作局局长孔德昌介绍说,重点工作包括争取国家先行先试政策,破解行业发展瓶颈;完善地方政策制度,建立健全配套保障机制;全面优化租赁业发展环境,搭建一站式服务平台;租赁机构集中集聚,产品服务创新发展;服务实体经济,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等。

  目前,天津租赁业机构实力、业务规模和创新成果已连续多年位居全国首位。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天津的飞机、国际航运船舶和海工平台租赁业务分别占全国的90%、80%和100%,并形成了以航空、航运、海洋工程为特色,汽车、能源设施、轨道交通、高端装备、节能环保、医疗服务、基础设施等领域全面发展的格局,同时为制造型厂商、服务业企业、政府融资平台、中小微企业和农村主体提供了多元化、差异化服务,打通了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成为仅次于传统信贷和资本市场的重要融资渠道。

  龙头企业聚集

  眼下,天津已经成为租赁企业的聚集地。不仅有工银金融租赁、民生金融租赁、兴业金融租赁、渤海租赁等一批行业龙头企业落户,华运金融租赁公司作为全国首家民营金融租赁公司,中铁建金融租赁公司作为大型制造业央企背景的金融租赁公司,也先后落户天津。

  这些租赁企业落户以来,开始在产品服务上创新发展,并探索各种租赁行业发展的新模式。例如工银租赁开创的“进口设备保税租赁”模式,为企业通过融资租赁方式进口设备提供了更多方便和资金优惠。

  2015年以来,我国成套设备进口总额再创新高,各大企业继续保持新设备新技术的引进力度。但同时,因名义出关而带来的关税支出却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企业综合融资成本。

  在考虑关税和增值税等税种对交易结构影响后,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开创了进口设备保税租赁业务,将交易主体锁定在“境内关外”的保税区中,作为一种税务筹划租赁业务,对于承租人而言,可大幅降低交易的繁琐程度和融资成本。

  工银租赁的创新只是天津租赁企业的一个代表。据了解,目前天津已率先开展了SPV租赁、保税租赁、跨境租赁、离岸租赁、转口租赁、联合租赁、基础设施租赁、批量中小企业租赁、租赁资产交易等数十种创新业务模式,大部分已向全国推广。

  多方创新助力

  而在企业自身积极谋求创新发展的同时,天津还重点推动政策制度创新、营造良好发展环境,旨在支持租赁公司和租赁业务创新发展。

  去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金改30条”,在促进租赁业发展方面提出了5条12项创新政策,可以细化为17项创新措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的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已有10项措施落地实施。同时,截至今年5月末,区内符合条件的融资租赁类公司收取外币租金181笔、金额4.4亿美元,共为企业节约财务成本超百万美元,减少汇兑损失最高达2%,有效解决了承租人后续资金使用中面临的货币错配问题,交易双方均可有效避免汇兑风险。目前,区内已有2家租赁公司作为主办企业开展跨国公司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管理,高效配置资源,大幅提高了资金运转效率。

  此外,创新的尝试也包括其他相关部门与金融机构。例如,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通过海外租赁保险服务,丰富企业融资渠道,为船东解决融资需求,大幅降低了融资成本,推动船舶设备出口;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天津分公司为租赁企业提供商业合同履约保证险,通过保险产品为租赁企业提供增信,以自身信誉转嫁合同违约风险、减少合同各方的成本,为租赁企业拓宽融资渠道、快速获得资金支持提供支持。

  商业银行为租赁企业提供的支撑主要有,中国银行天津市分行协助租赁企业搭建天津首个租赁公司项下外币现金管理平台,满足了企业统筹使用境内外外汇资金的需要;浦发银行天津自贸区分行通过帮助租赁企业发行中期票据等方式为租赁企业补充流动性,调整资产负债结构。

  多方创新的助力之下,不仅破解了租赁业发展的业务瓶颈,天津租赁业未来的发展空间也更为业界所期待。对此,孔德昌表示,下一步天津将依托自贸试验区金融改革创新优势,提升租赁业发展环境、规模实力、发展水平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新金融记者 张晨曲

  作者:张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