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纳票房去哪儿?


  《黑粉》遇上“偷、漏、瞒”

  近日,一封公开信将中国电影市场“偷票房”的现象放到了聚光灯下。由于监管困难,这一“顽疾”让很多电影人和投资方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如何有效监管“偷票房”这一恶劣行径已经成为中国电影市场亟待解决的问题。

  偷票房

  中韩合拍影片《所以……和黑粉结婚了》(以下简称《黑粉》)6月30日在国内上映。猫眼票房分析数据显示,《黑粉》首日票房达到2345万元,位列第三,截至7月8日,总票房达到7873万元。

  不久之后,网上陆续有影迷晒出《黑粉》的票根,票上的片名赫然变成《所以…和大红结婚了》《所以&&和黑粉》《所以……和黑粉结婚了So I》等五花八门的名字。

  至此,《黑粉》被“偷票房”一说甚嚣尘上。

  7月3日,该片制作及发行方博纳影业发行公司总经理刘歌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布《致偷票房影院的一封公开信》。信中确认了《黑粉》存在被“偷票房”的情况,文中字字透露着他的愤慨:“我们只能把中国电影丑陋不堪的一面,像剥洋葱一样忍着眼泪,层层揭开,露出里芯。”同时,他还郑重声明,“凡是此次查实或涉嫌偷漏瞒报及其他手段损害《黑粉》票房的影院,2016年博纳影业暑期档、中秋档、国庆档、11月档、贺岁档、春节档上映所有电影一律不给密钥!”

  天津市文化广播影视局电影处相关负责人向新金融观察记者介绍:“目前我们理解的"偷票房"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漏报、瞒报,也就是电影放映以后没有给国家交税的;另一种是把这部影片的票房挪到了另一部影片上,俗称"搬砖"。”

  “都有。”对于此次“偷票房”属于哪种方式,刘歌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凡是被"偷票房"的都是几种方法共存。”

  在这场风波中,另一部同为中韩合拍的影片《赏金猎人》也被卷入了舆论的漩涡。一些观众晒出了《黑粉》票根,其验票结果正是《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于《黑粉》上映的次日在国内上映。猫眼票房分析数据显示,《赏金猎人》上映首日票房为4272万元,位居第一,截至7月8日,总票房为1.96亿元。

  据了解,不同电影的分账比例不同,分配给发行方、制片方和影院的比例各有差异,一些电影院通过偷梁换柱甚至是漏报、瞒报票房可以从中获取更高的收益。或许这就解释了电影院“偷”的原因。

  在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沈哲彦看来,“偷票房”对于涉及其中的各方来说都极为不利。

  从两部影片的角度来说,“对于《黑粉》而言,票房被"偷"会直接影响票房成绩,对于《赏金猎人》而言,事情被曝光后电影口碑也会受到影响。”他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在我国,电影相关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于票房,“偷票房”对片方收入影响较大,而涉事影院有可能因此被发行方封杀。这种事情频频发生影响了电影市场公平的竞争秩序,不利于电影行业长期健康发展,但此次事件有望唤醒各方打击“偷票房”的意识。

  难监管

  据刘歌透露,博纳几乎所有电影都遭遇过被“偷票房”的困扰。

  曾有业内人士坦言,过去几年,全国电影票房的10%以上都被“偷”走了。2015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40.69亿元,如此算来,仅去年一年,全国就蒸发了至少44亿元的票房。

  “漏报、瞒报是我们对票房监管的主要方向,我们可以通过系统平台看到影院的销售情况。而对于"搬砖",就不太好查了。”上述电影处负责人举了一个例子,"搬砖"就比如我是一家商店,我卖了100元,其中包括30元的烟和70元的酒,但是我告诉你,我卖了70元的烟和30元的酒。这种情况很难监控到,除非现场查个正着,或者有切实的证据证明实际观影人次与销售人次不一致。但即使如此,这也只能说明确实存在"偷票房"的现象,但是具体"偷"了多少,就需要更进一步的查实了。”

  对于“偷票房”的行径,目前尚不存在有效的监管手段。深受其害的博纳,也只有“发动粉丝力量监督”这一被动的自卫方式。

  “在国内"偷票房"几乎是影院秘而不宣的"潜规则"。早前《唐山大地震》《大笑江湖》《武侠》等影片都被"偷"过,此前票房热门《捉妖记》《叶问3》等影片都被爆出了"偷票房"现象。” 沈哲彦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他认为,“偷票房”现象的大量存在最直接反映的就是国内电影票房监管的缺乏。

  现有的监管体制覆盖范围有限,甚至覆盖不到二三线城市,所以“偷票房”现象在二三线城市尤为猖獗。其次,行业整体盈利水平低,投资风险高,一些片方、发行方为了收回成本剑走偏锋。而消费者缺乏主动监管意识,很多时候也无意中成为了“偷票房”的帮手。

  新金融记者 郝一萍

  本版制图 孙立

  作者:郝一萍 本版制图 孙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