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战争暂时落幕好声音更名新歌声


  在与唐德影视争夺“中国好声音”一系列的版权纠纷中,灿星制作现阶段落败。其在浙江卫视即将播出的新节目不得不暂时更名为《中国新歌声》。此外,或已经有赞助商退出合作。

  节目要改名

  资本进袭下,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灿星制作)无法阻挡“中国好声音”版权旁落他人。

  此前灿星制作曾与《The Voice Of……》的模式创造者和拥有人Talpa达成了四季《中国好声音》的合作,并成功使得该节目在国内成为现象级。但在筹备第五季《中国好声音》时,却遭遇了来自唐德影视的高额竞价,灿星制作最终没能与Talpa续约。

  今年年初,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与Talpa签署了合作协议,以600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好声音”节目模式在中国的独家授权,包括制作、改编、转播、发行、商品化、游戏开发等多项权利。随后,Talpa公司确认了与唐德影视的合作,并且在声明中透露两家公司将携手合作,共同制作及营运超过200个综艺电视节目,版权将由Talpa持有,包括第五至八季的《中国好声音》。

  灿星制作彼时虽然发表声明,称Talpa是“单方面撕毁合约”,但这无法改变版权已旁落唐德影视的事实,所以不得不自主研发《中国好声音》的可能性。

  但也正因为其自主研发《2016中国好声音》的动作,也导致了长期以来,灿星制作以及唐德影视围绕“中国好声音”一系列的版权战争。

  日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针对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机构提出的复议申请作出最终裁决:继续维持此前禁止灿星制作使用“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字样的节目名称和相关注册商标的裁定。

  这就意味着,灿星制作日后在歌唱比赛选秀节目的宣传、推广、海选、广告招商、节目制作过程中,必须立即停止使用包含“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字样的节目名称及相关注册商标。

  受制于该裁决禁令,7月6日傍晚,浙江卫视宣布将即将播出的、灿星制作的《2016中国好声音》节目暂时更名为《中国新歌声》。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灿星制作曾为保留“好声音”的使用权花费了大量心思和努力,在此前节目新闻发布会上,已经做了不少更改。宣传上用《2016中国好声音》,原本标志性的握话筒胜利手势换成了手握星星话筒,代表性舞台元素的导师转椅,变成了“滑梯”……

  但这些改变并不能让唐德影视满意。除了 “中国好声音”节目名称归属案外,唐德影视于6月23日也正式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交了起诉状,状告灿星文化等公司实施了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索赔5.1亿元。

  或有赞助退出

  面对唐德影视进袭,灿星制作所受冲击很大。其甚至强调,今后灿星将不再与模式公司合作、不再购买任何节目模式,只做100%的原创节目,且拥有100%的自主知识产权。

  “没有了"中国好声音"正版版权,最受伤的还是灿星制作。”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中国好声音》的节目价值业内普遍认为值40亿元。

  资料显示,灿星制作除了与浙江卫视合作的《中国好声音》系列节目以外,也有与央视、东方卫视等合作《中国好歌曲》《中国达人秀》《了不起的挑战》等等其他知名节目。最为吸金的王牌节目,便为《中国好声音》。

  据了解,前四季仅冠名费用便6000万元、2亿元、2.5亿元、3亿元,再加上特约品牌、窗口中插、合作伙伴、网络冠名权等等,一季《中国好声音》的吸金便可高达15亿多。更为关键的是,在该节目里,灿星制作参与广告分成。

  不过虽然被禁止使用“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字样的节目名称及相关注册商标,但灿星制作仍然试图挽回局面。

  灿星方面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此次裁决仅针对唐德影视申请的诉前保全令,暂时灿星制作不能以“中国好声音”为名制作节目,但该中文节目名称属于哪一方目前并无定论,灿星制作未来与唐德必然会通过司法诉讼的途径确定其最终归属。

  浙江卫视最新的声明中,也强调其对“中国好声音”中文名称的合法使用权利。

  更关键的问题接踵而来。由于此前是在该裁决结果前,《中国新歌声》进行了招商。其中,化妆品品牌法兰琳卡成为浙江卫视《中国新歌声》独家冠名商。坊间流传,该冠名费超过4亿元。禁令之后,相关调整也随之而来。

  在提及所受禁令影响时,灿星曾对外表示“目前只是名称上的变化,所有合作伙伴包括赞助商对节目的品质都很有信心,因为我们的赞助商几乎全部是国产品牌,因此他们都表示愿意支持中国原创,不论改成什么名字他们都认可,也不会改变赞助中国原创真人秀的决心。”

  但实际上,在法庭辩论中灿星曾提出此案对他们的节目播出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负面影响,其中涉及有关广告商、赞助方终止合作。

  灿星总裁田明透露,浙江卫视《中国新歌声》1.8亿元特约广告定价已经因为禁止令的颁发受到影响,有一家客户退出,另外还有若干合作协议、节目互动项目协议、指定汽车产品协议解除,涉及数亿元,且损失还在进一步加剧。

  由此看来,在没有原有品牌IP下,或许已经存在赞助商对灿星版好声音的广告价值重新进行评估,并选择退出。

  新金融记者 曹晓龙

  作者:曹晓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