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外患 好时或待价而沽


  那个拥有好时之吻巧克力产品的美国好时公司,依旧陷在收购金丝猴的善后泥潭里。与此同时,还流出了要被收购的消息。

  反转

  美国好时公司(简称:好时)在中国的发展并不顺利。

  因早年在中国市场的失利,使其在几年前决定收购一家中国的糖果企业,对自身的产品以及渠道有所补充。于是,2014年,上海金丝猴(以下简称:金丝猴)成了好时公司的囊中之物,那一年,好时斥资24.168亿元完成了金丝猴80%股权的收购。

  这个原本被业界看好的并购案,却在日后的善后事宜中,逐渐演变成了压死好时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定程度上,这是一个夸张的说法。可不能否认的是,自从2014年金丝猴搭上了好时的列车,不论是剩余20%股份的交割,还是从去年延续至今的好时对金丝猴的一系列“调整”,都让这家公司失去了原来的模样。

  “物为己用是对的,可改造后的金丝猴已然没有了当初的杀伤力,好时想借助其来实现的版图扩张,又从何实现?”一糖果行业从业者反问。

  今年5月,好时面对2016财年一季报中国巧克力市场下滑10%的现实作出决定——裁员。新金融记者在此前的报道中提及,此轮裁员,好时“解决了”金丝猴近千名销售人员。

  紧随其后的便是降薪。6月,陆续从好时工作人员处传来的消息是,好时公司开始对生产团队“下手”,“降薪比例高达40%以上”。

  最新的消息是,“没能落实。”一没被裁员的金丝猴员工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可以想见的是,这期间,留下的员工和好时之间的周旋和博弈。

  可不论结果如何,在为数不少的业内人士看来,好时收购金丝猴事件的性质或者结局已然发生反转。

  “已经没救了,金丝猴这家公司已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再创辉煌。而好时公司希望通过收购金丝猴来实现的市场份额的争夺,也不大可能实现了。”在巧克力糖果行业浸淫多年、时任上海则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营销中心总经理的丁忠卫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在丁忠卫看来,好时公司的团队就像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企业并购,“收购成功后,可不能用他们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不仅如此,就此次裁员,留下的人并不都是有能力的人。如今,局面已经很难扭转了”。

  “虽然,金丝猴的体量看上去还那么大,但更像一个没了核心的空壳。”前述从业者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出售

  有关好时要被收购的消息,就在其中国市场无比胶着的当下流出。

  据外媒报道,6月底,好时宣布拒绝来自奥利奥母公司亿滋2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好时方面提供给新金融观察记者的声明显示:“好时董事会一致否决了这一初步收购意向。对于外界的谣言我们不便猜测。好时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团队将按照既定战略方针运营公司,竭尽全力服务客户,持续为消费者提供高质量的美味食品,并致力于提高所有股东的价值,维护股东利益。”

  但据外媒报道,好时官方在拒绝时宣称:“公司董事会成员一致拒绝了收购要约,董事会认为该要约并未提供好时公司与 Mondelez (亿滋)展开进一步磋商的基础。”

  仔细琢磨一下便会发现,这或许只是期待更高价码的态度。“如果不愿意卖掉公司,何苦要经历谈判和董事会表决?无非是待价而沽罢了。”一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中国巧克力市场目前近200亿元的市场份额,空间已经略显局促。再加上去年三季度以来,该品类出现负增长,在玛氏等公司占据70%市场份额的当下,好时个位数的市场份额仍在下滑,其在中国应该没什么机会了。“好时在中国市场的不断失利,再加上其在美国等其他市场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被收购也属正常。”

  “应该会卖掉,只是时间和条件的问题。”丁忠卫说。早年,好时就有过一次出售的想法,当时的收购金额也就现在亿滋开出的一半,虽然收购最终没能完成,但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好时早就怀有出售公司的想法。

  有意思的是,借此并购消息,好时中国却对员工们进行了“安抚”。

  在官方传递给员工的消息中,除了陈述好时对中国市场的重视,还对员工们提出了希望,“希望不要被这一消息分散注意力,一如既往地专注本职工作和岗位,实现融合共赢……”

  糟糕的是,今年,好时卷入收购传闻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6月初,业界还传出过好时要被雀巢并购的消息。

  公开消息显示,在更早的2002年,好时确有120亿美元卖掉自己的想法。收购搁浅主要是因为当时受到好时学校校友以及政界的强烈反对,才没能如愿。

  当然,也有人认为,从好时的发展历程以及去年好时全球的盈利水平来看,其没有一定要出售的必要。但不论好时是否出售,不得不承认的是,其在中国市场的路已然非常艰难。

  彼时其撤离中国市场时曾表示,准备充分认识市场,换一种经营模式后重返中国市场,如今看来,好时似乎并没能“充分认识”中国市场。而其在中国市场的失败,或将影响其整个棋局。

  新金融记者 淮纯菊

  作者:淮纯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