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伦斯的“伤与痛”


  法国著名作家司·汤达在他的小说《红与黑》中这样写道:“新事物的香味太过浓郁,他们虚脱的头脑受不了,必须靠时光冲淡这一味道。艺术品一定要积满成年灰尘后才会有人领悟。”

  显然,艺术品的价值需要时间的检验,而艺术机构也一样。在进入中国近9年的今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以下简称UCCA)传出将被出售的消息。

  伤

  UCCA的标志是红色的,就像尤伦斯夫妇对于当代艺术炽热的心。

  在业界一片“尤伦斯即将易主”的传言中,来自官方的声音终于坐实了这一消息。

  6月30日,UCCA联合尤伦斯基金会发表声明,证实“创始人尤伦斯先生打算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及其个人艺术收藏托付于新主”。

  2007年11月,正是国内艺术品市场热度攀升的时期,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夫妇带着他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信心进入了798艺术区。那个时候的798正在从艺术家工作室的聚集地转向画廊聚集地,资本的味道开始显现。

  好景不长,一年后的798迎来了第一次画廊倒闭潮,而刚刚进入中国市场,尚未站稳脚跟的UCCA却平安渡过了这一“劫”,尤伦斯夫妇的能力可见一斑。

  事实上,当时作为收藏家的尤伦斯,已经有了20年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经验。1987年,在那个人们还不懂艺术品市场,更不知道艾轩、曾梵志、周春芽为何人的时候,尤伦斯已经开始了他与中国当代艺术的渊源。

  “我周一至周五谈生意,周末就和那些非常有创造力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在一起,让我惊讶的是即使是很著名的画家仍然屈居在小小的画室中工作,要和别人共用走廊尽头的公共浴室,但他们从集体主义中解放出来以后的创作非常有活力,我买的第一件中国当代人的作品是艾轩画的西藏小孩,当时他只在二十五瓦特的灯泡下作画。”尤伦斯此前回忆时说道。

  正是由于其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独到眼光,才有了UCCA后来发展的可能性。而UCCA之所以能够有现在的知名度,最重要的还是其区别于国内大部分私人美术馆由出资人独立运营的模式,而引入的团队运营模式。

  2012年,在CEO薛梅和馆长田霏宇的带领下,UCCA成立了后来被业内普遍认可的尤伦斯艺术商店,实现了为美术馆补贴成本的目标。根据UCCA去年年底公布的2015年总运营成本,艺术品商店的盈利占比20%。而这一项目的最高数字产生于2014年,艺术品商店的盈利补贴了当年美术馆运营总成本的40%。

  此后,随着UCCA始终坚持高品质展览、创立赞助理事会和学术委员会等一系列动作,品牌知名度终于打响,UCCA对于尤伦斯个人的资金依赖度也越来越小。

  不可否认的是,UCCA近9年的运营与发展,或多或少给方兴未艾的中国私人美术馆行业带来了借鉴意义。

  痛

  然而即便是再传奇的人物,也有归于平淡的一天,虽然UCCA仍然年轻,但尤伦斯已经老了。

  正如UCCA主体场馆的黑色一般,即将被尤伦斯舍弃的美术馆,前景并不算明朗。

  尤伦斯在此前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说道:“过去30年以来,我一直支持中国艺术的发展,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趣和美好的经历。我现在已经80岁了,需要考虑如何将我的艺术藏品和 UCCA交付予更年轻的艺术赞助人。我将会继续支持UCCA和其优秀的管理团队直到我找到合适的方式将它托付予更年轻的赞助人,以持续支持中国顶尖艺术机构的发展。”

  谁能接受此时的UCCA,成为舆论关心的焦点。

  一位艺术机构的从业人员张丽(化名)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尤伦斯如果只是想单纯地为UCCA寻找一个接盘人,也许并不难,但若是想要把UCCA卖个好价钱可能就不容易了。”

  因为关于尤伦斯与UCCA未经证实的负面消息太多了,从最先透露出UCCA将被抛售消息的某网站博主文章中,从亏损到裁员,从拖欠高管工资到恶意炒作艺术家。虽被否认,却让UCCA在找寻接盘人的当口被蒙上一层阴影。

  张丽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之前的爆料人提到尤伦斯曾经与民生银行商谈出售的事情,但因尤伦斯本人坚持自己出价且自己挑选打包藏品,最终没有与买方达成一致。这件事是真是假无从考证,但是道理可以理解。事实上对于私人美术馆来说真正值钱的东西在于馆藏的艺术品。而尤伦斯本人的藏品与美术馆是没有关系的,此次尤伦斯在声明中表示将把藏品和美术馆一起出售,就要看其拿出的藏品如何了。”

  所以,UCCA的估价成为一大难题。从土地使用权方面来看,UCCA租赁的是798的土地和建筑,在土地方面尤伦斯抛售的将是租期剩下的3年。策展人王春辰就曾谈到:“如果土地或土地的使用权不是你的,那么美术馆的主体性其实是一个很虚的东西。”

  另外从品牌价值本身来看,UCCA作为一家非盈利性的私人美术馆不具备营利的性质,如果继续抛售给热爱艺术的私人藏家,是否继续使用“尤伦斯”的名字将成为问题所在。

  这样看来,年过八旬的尤伦斯想要迅速斩断与中国当代艺术30年的渊源,尚不算易事。

  新金融记者 韩煦

  作者:韩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