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风险发酵 房地产显露失灵信号


  英国“脱欧”后,全球股市躲过一劫,但英国的房地产市场却率先倒下。一周内,7家商业地产基金相继暂停交易,数百亿英镑的资产被锁定,流动性瞬间枯竭。这几乎是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翻版。2007年夏天,两个“无关紧要”的贝尔斯登关联基金关门清算,露出美国房地产危机的苗头,并加速致使金融实体陷入崩溃。英国央行6日发出警告,“脱欧”风险开始变得具体化;分析师更是担忧,地产基金暂停交易看似锁定了风险,然而这反倒加剧了房地产的抛售压力。受房地产流动性危机影响,英镑经历二度崩盘,兑美元汇价一度创下31年新低1.2796;然而,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则因避险需求继续高歌猛进。

  英国重现贝尔斯登2.0?

  一周内,英国7家商业地产基金相继暂停交易。

  7月4日,管理资产规模达29亿英镑的英国房地产基金标准人寿投资宣布,从当地时间4日中午12点起中止一切交易。该基金是英国第三大面向散户的开放式房地产基金,如果再有任何一笔赎回,该基金就将被迫抛售所持房地产,以筹资应对。

  标准人寿投资的中止交易指令只是一个开始。5日,英国保险巨头英杰华(Aviva)旗下的地产投资基金宣布,暂停所有交易并立即生效,该基金管理资产规模达18亿英镑。英杰华在一封邮件中称,市场环境对房地产造成了广泛影响,并导致该基金“缺乏即时流动性”,但公司已经采取行动,通过暂停交易保护所有投资者利益。同一天,M&G投资也宣布相关房地产基金暂停投资者赎回,该基金管理资产规模达44亿英镑。上述这3家公司管理资产总规模就有百亿英镑。

  7日,又有4家房地产基金宣布暂停赎回。亨德森基金、哥伦比亚Threadneedle基金和加拿大人寿暂停了合计规模至少57亿英镑的基金交易。此外,安本基金将一只房地产基金减值17%,并暂时停止赎回。

  这些基金普遍感受到“超乎寻常的”流动性压力。M&G透露,英国“脱欧”后投资者赎回金额明显提高;亨德森基金表示,已暂停了规模39亿英镑的英国PAIF地产基金及其支线基金的交易。哥伦比亚Threadneedle则停止了13.9亿英镑PAIF基金及支线基金的交易,加拿大人寿冻结了旗下4只基金,总规模4.5亿英镑。

  “这会制造恶性循环!”著名投资顾问公司兰斯当高级分析师卡尔夫强调,“投资者撤资可能加剧房地产价格下行压力,这会导致更多投资者抛售手中的房地产,直到市场情绪稳定为止。”

  国内基金管理人士指出,房地产基金项目持有大量物业,“脱欧”后英国金融中心地位动摇,未来很多跨国公司总部很有可能撤离伦敦,无论是商业还是住宅地产都面临空前的下跌预期,投资者的赎回潮不可避免。

  面对上述局面,市场人士不禁发问:这会否酿成一场英国版的贝尔斯登。2007年夏天,两个贝尔斯登关联基金关门清算,之后引发连锁反应,投资者赎回激增,导致一连串基金被迫暂停赎回。当时这些基金不得不通过抛售资产补充流动性,之后又引发了欧美主要房地产市场价格大跌的连锁反应。Jefferies分析师迈克·普鲁指出,相较2007年那波危机,目前银行资本金更加充足,因此爆发全面危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2016年已经在上演‘迷你危机’”。

  英镑受牵连二度崩盘

  英镑兑美元在6月24日公投结果揭晓当日一次性贬值10%,随后连续反弹。然而,好景不长,房地产危机再次令英镑跌至30年来的低位。

  目前,英镑较英国“脱欧”公投前的1.5018高位贬值近14%,这也是自1985年6月以来第二次触及1.3的低位。著名投行高盛警告称,这次英镑贬值是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一次,预计未来3个月英镑将进一步贬值,底部在1.2。

  此外,英国央行的货币政策方向也被认为是加剧英镑贬值的因素之一。鉴于此,高盛把欧元兑英镑汇率未来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的预期分别上调至0.9、0.86和0.8,此前预期为0.85、0.82和0.78。同时,高盛下调了欧元兑美元未来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的预期至1.08、1.04和1.00,此前预期分别为1.12、1.10和1.05。这些变化暗示高盛对英镑兑美元汇价的未来预期也随之下调,未来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的目标分别为1.2、1.21和1.25。

  目前,市场普遍认为,英国央行已经在为重启降息通道做准备。英国经济学家安德鲁·本尼托预计,英国央行将在8月份的利率决议中降息25个基点。他认为,在2019年前,英国央行不会加息,且英国央行会推行新一轮购买资产计划。假设美国维持利率不变,这意味着至2019年底,英美两国的息差将至少扩大至3%。

  法国巴黎银行对宽松政策预期更为强烈。法国巴黎银行日前发布的研报指出,目前市场仍未充分反映英国央行放松政策的因素,预计本周英国央行将降息25个基点,接着8月会议再次降息25个基点,并将在11月会议上宣布1000亿英镑的量化宽松政策。此外,利率和外商直接投资下降,会使英镑在未来一段时间中表现脆弱。

  6月30日,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在英国“脱欧”公投后的第一次公开讲话中就暗示,英国央行未来将采取新的宽松政策刺激经济。英国“脱欧”公投对英国经济带来的冲击并非是一次性的,这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成为打压英国经济的负面因素。英国央行现在的施政目标已经不是维持经济复苏趋势,而是如何降低“脱欧”带来的负面冲击。

  在英镑崩盘的同时,日元作为避险货币再度受到投资者追捧。一周内,日元兑美元汇率升值接近2%。奥克兰储蓄银行机构外汇销售总监科勒指出:“英镑和日元可谓冰火两重天,分别引领其他风险资产和避险资产的走势。”

  在避险和宽松的双重作用下,全球国债收益率明显下降。以日本为例,日元飙升致使日本政府债收益率下降。20年期政府债收益率7日首度跌至负区,30年期收益率也仅为0.015%。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触及日内低位,降至2.116%。

  贵金属牛市刚刚开头

  “脱欧”的不安情绪不断发酵,使得资金涌向债券和黄金等避险资产。

  自英国“脱欧”后,黄金作为避险资产,涨势就未停歇过。6月24日至今,国际金价涨幅接近9%,7日亚市午盘,国际金价涨0.23%至1367.43美元/盎司,隔夜金价已连续六个交易日收阳。避险需求促使投资者大举涌入黄金ETF资产,目前iShares与SPDR两大黄金ETF持仓量已升至逾三年高位。

  7月6日iShares黄金ETF持有量达685.4162万盎司,较上一交易日增加5.6397万盎司,创2013年3月以来新高。7月6日SPDR Gold Trust黄金ETF持仓量达982.44吨,较上一交易日减少0.28吨,处在2013年6月来高位附近。

  有“新债王”之称的双线资本首席执行官冈拉克日前表示,在英国“脱欧”以及全球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黄金仍是最佳投资选择。里昂证券全球策略师克里斯多夫·伍德近日更是大胆预测:金价有望升至4200美元/盎司。伍德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指出:“金价可能升至史无前例的高位,主要助力来自于全球央行。在目前背景下,全球央行很难以温和的方式退出非传统货币政策,它们仍在不停地以各种方式扩大资产负债表,因此黄金会变得极为珍贵,价格也会一路攀升。”

  与此同时,黑石集团分析师克斯利奇表示:“现在我们身处经济增速缓慢的环境中,波动性可能会加剧。对此,投资组合中需要像黄金这样的可靠对冲工具。”黄金本身并不会带来收益,假如投资者在投资组合中拥有大量黄金,当实质利率高企时,会有很高的机会成本。但克斯利奇解释道,随着实质利率持续下降,所谓的机会成本已经大幅走低,这更衬托出黄金的魅力。

  此外,分析人士指出:“白银是‘穷人的黄金’,随着黄金价格攀升,投资者正寻找更加廉价的替代品。从长期来看,白银表现应会强于黄金。”7日晚间,现货白银从高位震荡走弱,报19.70美元/盎司。

  作者:朱贤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