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校园足球从“零”到“一”的启示


  “老师没让我上场,我才哭了,我想踢球,我想踢球……”包头铁路第一幼儿园大班的钟博文小朋友,越说越委屈,“我不要和大人踢球,我就要和小朋友们一起踢”。

  半个小时前,钟博文的小伙伴们在幼儿园的操场上撒起了欢儿。严格意义上说,这并不算足球比赛,但作为旁观者,确实可以感受到孩子们在追逐足球时表现出的快乐。没有人因为被撞倒而哇哇大哭,摔倒了就爬起来接着踢。没有人因为体力不支而出现不适,渴了喝口水又立刻加入。比赛结束后,胜的一方兴高采烈,输的一方黯然神伤,但都意犹未尽。

  如果不是亲身来到内蒙古,记者根本就不可能想到,在这片以草原、牛羊、美酒著称,以射箭、骑马、摔跤闻名的土地上,足球运动也开始蓬勃发展。

  2014年9月,内蒙古自治区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第一个足球改革发展试点省区。为什么会选择内蒙古?按照自治区体育局副局长吴刚的话说就是,“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在内蒙开展足球运动成本比较低,在深圳建一个球场可能要1个亿,而内蒙古有得是地,建设成本没那么高。再有,可能是觉得内蒙孩子是都吃牛羊肉长大的,身体素质好,而且孩子们也没那么娇气”。

  吴刚的话虽然带有些开玩笑的意思,但确实也道出了内蒙古的优势所在。据介绍,2015年内蒙古自治区本级财政,累计下达足球专项基金14.25亿,新增足球场地355块,积极开展校园足球,设立“4+1”(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幼儿园趣味活动)联赛。为全区613所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每校安排专项资金100万元,举办校园足球四级联赛8312场次。

  说到内蒙古校园足球的变化,基层教练和家长最有发言权。呼和浩特市贝尔路小学教练潘海滨告诉记者,现在内蒙古的校园足球搞得风生水起,自己作为一名普通教练很是欣慰,“我们是今年"区长杯"足球赛小学组冠军,除了自治区内的比赛,每年寒暑假,我还带着学生外出打比赛,让孩子们增长见识,培养他们的自理能力和团队意识,也有助于提高技术水平”。

  由于4级联赛的建设,孩子们升学的通路被打开,家长们对校园足球的认识,也在逐步转变。张先生是贝尔路小学学生张朝阳的父亲,他表示:“很多人认为,学业和踢球是冲突的,但实际上是相互促进的。我儿子在参加校园足球后,不仅学习水平没有下降,还促进了各方面的成长,因为不仅是踢球,孩子在团队协作、相互理解、人际关系协调等多方面受益很多”。

  毫无疑问,政府的推动和主导在发展校园足球中显得非常重要,但政府力量毕竟是有限的,也不可能顾及到所有层面,所以,借助市场和社会力量,也是发展的必然。

  蒙超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海军,是内蒙古率先涉足校园足球的企业家。商人的头脑让他很快想到一个点子:拿空间换资源。“内蒙校园足球的一个薄弱环节,就是师资力量严重不足,但内蒙有一个优势,就是学校场地条件比较好。”陈海军意识到,校园足球场周末和节假日都处于空闲状态,而青少年足球培训则苦于没有很好的场地,两者刚好可以互补,“我获得学校场地的使用权,节假日、周末时间,组织足球俱乐部的学员上课,我提供师资资源,对学校的校队、体育老师进行培训,同时,俱乐部学员的安全问题全部由我负责,与学校无关,这就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这种模式率先在包头实施,目前,陈海军的公司已拥有20多片校园足球场地的使用权,青少年足球培训开展得有声有色。这种方式也得到了呼和浩特相关部门的认可。呼和浩特赛罕区也准备引入这种模式,希望能借此推动校园足球的发展。赛罕区教育局局长武俊屹告诉记者:“把学校场地和社会资源整合起来,借社会力量助推校园足球,可以弥补学校训练水平、专职教师不足的短板。”

  从呼和浩特到鄂尔多斯再到包头,此次由国家体育总局宣传司组织的中央媒体走基层小分队,仅仅在辽阔的内蒙古转了一小圈,但已经看到足球已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正如吴刚所言,内蒙古从无规划体系、无联赛体系、无人才体系、无职业队伍、无经费保障,逐步发展到拥有组织领导体系、专门人才机构、专业人才梯队、专项经费保障机制和系列足球赛事,“内蒙古足球确实迈出了从"零"到"一"的坚实一步”。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