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博士论文羞辱了学术底线


  然玉

  近日,南京师大教授陈吉德参加教育部博士论文抽检的评审工作,当看到一篇2014年的博士论文后愤然写下读后感:“毛病连小学生都能看出来!”陈吉德说,想不通这么不可思议的论文为何能通过答辩。

  这篇博士论文奇葩到什么程度?看其中的一个小标题就可管中窥豹——“综合近年来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来分析这《拆弹部队》和《阿凡达》两部摄影代表性的强的电影以及奥斯卡对数字时代电影拍摄的审美倾向”,不仅奇长无比,而且语句不通,其中的毛病果然是“连小学生都能看出来”,可偏偏论文作者看不出来,评审这篇论文的专家教授看不出来,岂不是咄咄怪事!

  如此烂到触目惊心的论文,当初究竟是如何顺利过关的呢?我们可以将之归咎于学校不负责任、评审者疏忽纵容,又或许是师门庇佑、人情勾兑,使得评审者甘愿抛弃学术良心大开方便之门。凡此种种,素来都是为人诟病却又久久难以根治的怪现象。

  尽管烂到触目惊心的博士论文只是极端个例,但博士论文整体性平庸也是不争的事实。一个必须直面的问题是,我们将允许博士论文平庸到何种程度?学术评判的底线究竟在哪里?又该怎样来守护住这一底线?事后的论文抽检评审,也许能发现一些问题,能对相关博士点形成某种倒逼。但是,基于时效问题,这一机制并不能转化为对论文作者的直接追责,也无法推高论文答辩环节的底线标准。鉴于此,为研究生教育和博士论文正本清源,提高教育质量和论文水准,显然有赖于在前端发力,将“关口”前移至日常的教育和考核之中。

来源嘉兴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