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冬雨x马思纯:金马把奖颁给了可能性


文:宋诗婷

​不管这个双黄蛋影后是否实至名归,周冬雨、马思纯的这段领奖感言都应该会收进金马奖获奖感言集锦。

颁奖嘉宾冯小刚念出周冬雨的名字,周冬雨愣了三秒钟才站起来,马思纯也随之起身拥抱、鼓掌、祝贺。台下一片混乱时,冯小刚又念出了马思纯的名字。这下场子彻底炸了,两个姑娘的尖叫声差点把国父纪念馆的房顶掀翻。两人又激动又忐忑地相互搀扶着上台领奖,一度险些跌倒。

一直以来,颁奖台都是颁奖嘉宾唠家常、说相声的地方,这次或许是金马奖设立以来,观众第一次有机会看到领奖者在台上扯闲篇儿。

马思纯要调整下情绪,让身边明显情绪更激动的周冬雨先说。后者一边傻笑,一边吐槽颁奖现场的冷气开太大。磕磕绊绊地背出一堆张艺谋、陈可辛、曾国祥等需要感谢的名字,话一段就憨乎乎地说“我先给大家鞠个躬”。谦虚不下去了,就举起奖杯骄傲一下:“我们家没有一个人是做电影的,我觉得特别光宗耀祖。”

相比周冬雨的傻里傻气,调整情绪后的马思纯就成熟、淡定很多,总算说了一番领奖台上该有的客套话。但也禁不住周冬雨乱掺和,几轮你来我往,台上就进入了“反正如果没有你的话可能我不会站在这儿,当然没有我的话可能你也不会站在这儿”的逗哏捧哏模式。

从领奖台上的个性就能看出,两个人在《七月与安生》里的表演是接近真实性情的。马思纯和七月一样,懂规矩、沉稳、内敛,而周冬雨很像安生,自由、热情,不修边幅。当初选角色时,导演曾国祥曾希望马思纯演安生,因为在此之前,她曾在《左耳》中饰演敢爱敢恨的刚烈女孩黎吧啦。马思纯拒绝了安生,选了七月,因为觉得七月和自己的性格更像,演起来更轻松自在。

电影《七月与安生》剧照电影《七月与安生》剧照

和马思纯对自己的了解相比,周冬雨似乎都不知道自己的性格更像安生。处女作是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演那个纯得如白雪的静秋,此后的角色也大多如此,偶尔出挑,演一个《心花路放》里的撒马特,也几乎是玩票性质的。在不久前播出的《麻雀》里,周冬雨演了一个不适合自己的角色,木讷、僵硬,有小孩穿大人衣服的感觉。她的外形条件相对局限,需要碰到适合的角色才能有所发挥。导演曾国祥年纪不大,但识人的功夫不小,他选择周冬雨来演安生,的确是充满想象力的大胆之举。

事实证明,曾国祥的选择是对的。当初去影院看这部《七月与安生》时,我未抱任何期待,甚至内心有一点排斥。毕竟,小时候看过安妮宝贝的书,实在是一个有点丢人的梗。再回想起原著中那些过度矫情之处,就很怕在影院里看到又一版青春疼痛的狗血故事。但电影比我预想中好很多,导演去掉了一些过分做作的段落,又准确地拿捏了小女孩之间的情感。尽管也有矫情,有青春疼痛,有第三者,有怀孕,有死人,但这些元素竟然被安排得很合理,情绪的把控也恰到好处。

周冬雨和马思纯的表演不能说演技爆棚,她们只是足够幸运,在合适的年龄遇到了合适的角色,又碰到了懂得调教演员的导演,所有因素聚在一起,成就了她们的表演。

范伟获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范伟获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

这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范伟上台领奖时说,“我跟导演说过,这是一部容易被忽略的电影,拍得很淡,演得也很淡。特别感谢评审有耐心看到它的妙处。”

范伟的表演显然是在塑造,不着痕迹地塑造角色,这是高级的表演。马思纯和周冬雨的表演恰巧是相反的。她们是用力的、热闹的,她们展现了属于这个年龄段的爆发力,甚至有些鲁莽,但放在《七月与安生》的剧情下就刚刚好。换一部电影,或许她们的表演都算不上出色。如果说范伟得奖是实至名归,那评委把最佳女主角颁给周冬雨和马思纯就是颁给了青春,也颁给了未来的可能性。

这个说法大概让很多人无法信服。凭什么刘德华等了那么多年,张学友等了那么多年,张曼玉也等了那么多年,周冬雨和马思纯就能仰仗着年轻得奖?

当然,这双黄蛋下得也有它所必须的客观条件。如果放在张曼玉、张艾嘉的时代,别说是周冬雨、马思纯两个人,再加两个人怕是也敌不过。放过香港、台湾的电影黄金期不说,2009年,周迅和李冰冰凭借《风声》双双入围最佳女主角,最终李冰冰胜了周迅,两人在电影中那场摊牌飚戏我至今记忆犹新,论演技,她们都比周冬雨和马思纯厉害太多,但也没分到双黄蛋。

但最近几年,整个华语圈的电影质量江河日下,今年又尤其是金马奖的小年,入围影片整体偏弱。当所有入围影片都强大时,把奖给谁都有道理,就像1995年同时入围奥斯卡的《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和《低俗小说》。当所有入围影片都偏弱时,把奖项给谁也都说得过去,就像今年的金马奖。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剧照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剧照

在金马奖颁奖之前,最佳女主角的热门人选是范冰冰,毕竟,《我不是潘金莲》电影质量过关,毕竟范爷已经摘得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毕竟范爷想拿金马影后的野心像莱昂纳多想拿小金人一样人尽皆知。但情况通常是这样,你越是在乎的东西,就越不给你,除非你天赋异禀或真经历九九八十一难。除了这宿命论的推测,更实际的原因是,范冰冰一个人在《我是潘金莲》里的演技真的不比周冬雨、马思纯联合起来的演技好。在一个几乎没有近景和特写的电影里表演,基本要靠肢体语言和台词飙演技。范爷肢体语言还说得过去,但一口时而普通话,时而方言的台词实在不过关。倒是和范爷配戏的张嘉译、张译、赵立新、郭涛等28个男演员个个演技爆棚,担得起最佳男配的称号。

金马奖主席许鞍华的解释也证实了我的推测:最佳女主角的争夺确实集中在周冬雨、马思纯还有范冰冰身上,周冬雨稍稍领先,但不足以单独取胜。于是,她提出“周冬雨+马思纯”的选项,最终评委们都同意了,评委对周冬雨、马思纯的评价是“缺一不可”。

而范冰冰输掉的原因在于,“很多镜头是侧面和中景,不是以演员的毛孔表演为主的戏。而《七月与安生》的喜怒哀乐都能看到,演戏的要求不一样。”由此可见,冯小刚要好好感谢范冰冰,但范冰冰也没什么好委屈,好演员都有这样的自觉——演员永远是为导演服务的,牺牲总是难免的。

纵观本届金马奖的得奖名单,演员、导演和各技术类奖项中,年轻人占了大多数。以侯孝贤、张艾嘉、许鞍华为首的这批港台电影人一向以情怀著称,也喜欢提拔新人。在这个电影的浮躁年代,鼓励年轻人就成了本届金马奖的主题。

编剧张永祥获终身成就奖编剧张永祥获终身成就奖

就像获得终身成就奖的编剧张永祥在台上说的:“金马奖53年,但看起来比当年年轻了,这匹马更年轻了,各个方面都比我得奖的时候年轻多了,有一股子生命力,有一股热情。未来会有更多年轻、有创意的朋友参与这个行业。”

不管金马奖的年轻化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奈之举,年轻总是充满希望的。周冬雨、马思纯也一定清楚,她们的演技还需要磨练,拿到这匹金马,幸运大于努力。但愿这匹马能帮她们卸下包袱,也把她们领向正途,而不是像今天演艺圈的主流风气一样,在假街拍、热搜、绯闻和粉丝电影中消耗青春。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请勿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