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之战S01E07 | 华晨宇做了真正摇滚的“齐天大圣”,杨宗纬唱了真


昨晚的“天籁之战”之精彩确实让人击掌,当然多半是由于华晨宇和杨宗纬出乎意料的高水准表现。

之前《我的滑板鞋》的改编已经展现了华晨宇将元素打碎重组的能力。换算到这次的选曲来看,这个母题不过给了他更大的自由度而已。


这个改编毫无疑问是完全超越《我的滑板鞋》 的。《我的滑板鞋》所谓的“摩擦”是自得其乐的对抗,但《齐天大圣》里,华晨宇一口气串起了悟空抗争不休的叛逆精神与受缚于命运的无可奈何。

整首歌的歌词有着完整的故事线索,从“石缝飞出孤独的天才”的石破天惊,到“随茫茫浪涛前尘悠悠”的无力掌控,对悟空的痛楚的描写突然奔涌而出,“紧箍寸寸痛的是心不是,南风吹来你为何泪流”,“汹涌沉默的烟火熏出伤口,解毒的只有一口泛酸的桂花酒”,拿莫文蔚丢了个包袱的“欠白晶晶的笑容染红的夜空”最终也归于“化作心底入梦的彩虹”的空无,悟空与世俗抗争的过程被写得血肉十足。


在这些无奈的命运重压面前,华晨宇始终强调着那不可磨灭的耿直不屈,“谁不曾爱上自由,谁不曾独上高楼,谁不曾为梦放手,谁不曾孤单行走,就怕你宁愿流泪望天却不昂首向前”,“几句谎话,算谁的天下,去他的真假,我睡醒走天涯”,这些词句在故事之外搭起了与听者的共鸣。试问谁不渴望自由?他一连串的发问指向的叛逆与抗争真正升华了这个故事容纳的精神力量。

同时这个故事与华晨宇本人的经历也恰好相合。一个看似另类而自闭的害羞男孩凭着音乐本事拿了快男冠军,风波来去中始终坚持他的音乐理念,他的摇滚理想。这首歌甚至可以当作他的自白,因此也激发出了他骨子里的摇滚特质,让他在舞台上迸发出强烈的荷尔蒙与性感魅力,这来自于他作为艺术家般不屈凡尘的压迫感与征服感,让他绽放出了光芒四射的艺术人格。


在音乐上的执行也很漂亮,打碎了原曲的各种元素,穿插进曲子中的各处各行其是,有的负责开头的气势,有的负责在中段营造史诗味道。整体作曲不算复杂,没用太难的节奏与flow,信息传递得很直接很完整,包括副歌的Stadium Rock节奏要是放在全球Hip-hop的大框架下看是有点不合时宜的,但既然这本来就不是一个力求新潮的主题,那股直愣愣的Stadium Rock味道反而让歌曲的精神更加突出。


24小时的极限时间内,创作、编曲、重组做出这样的水准,无话可说。

 如果说华晨宇展示的是创作能力与摇滚精神的魅力,那杨宗纬展示的就是声音语气和表情拿捏的氛围营造能力。


《张士超》这首歌不是按照流行歌曲的写法来写的,没有千回百转的旋律,在感觉上拼贴了歌剧咏叹与宗教颂歌(原曲甚至还加了周杰伦),充满的是调侃与假正经的幽默感。


杨宗纬拿到这首歌以后,用他细腻的咬字与语气控制把这首歌唱成了真苦情,我们能在“你这个混仔”中体会到接近真实的愤怒,也能在Santa Maria中感受到接近真实的寒冷刺骨。在听这首歌时我不由得再次感叹这首歌作曲上的天才之处。毫无疑问这首歌不是那种精雕细琢的东西,就是一首妙手偶得的玩票之作,但他在原曲的叙事段落中插进的卡祖笛过场实在是太天才了,在气势汹汹的旋律中,那些让人发笑的控诉情绪迸射出了一种令人难以言喻的化学反应,我们可以说它荡气回肠,也可以说它无厘头,但那种悲壮戏谑的触感在真实的故事当中,把整首歌的感觉变得那么立体,仿佛嘲笑着人生也嘲笑着自己汹涌的情绪。


杨宗纬版本的卡祖笛变成了人声,结尾还加了一个升调,去掉了一些原曲的枝枝叶叶,反而突出了这一段过场对这个故事的深入挖掘,它挖掘出了荒谬,也挖掘出了悲剧感,杨宗纬的苦情声线让这一切反而更加接近严肃音乐。


但是否丢失了点幽默感?只能说萝卜青菜了。

其余的表演中,赵宥乔的《我管你》进步明显。《烟火里的尘埃》里的生硬与失控,在《我管你》里变得流畅而气势非凡,那些戏剧化的章节明显承自华晨宇的美学,华晨宇作品中的摇滚精神竟然承载住了赵宥乔夸张的表达,让她这首歌的演绎具备了情绪上的合理性与冲击力。

我同样钦佩费玉清《爱情买卖》的娱乐精神。他没有用居高临下的态度去给这首歌嫁接各种水土不服的元素,而是把它的“俗气”一通到底,把自己也化身一个唱歌优秀的广场舞大妈,这种娱乐的态度同样令人享受其中。

但相比之下田园的《别怕我伤心》就输的有点冤枉了。说实话一般人也很难理解为什么一个放下身段低到尘埃里甚至找了广场舞大妈来助阵的恶俗歌曲会打败一个唱歌细腻感性的实力唱将。但是,我倾向于对听众永远保持敬畏,这才是流行乐的姿态。


说回田园的《别怕我伤心》,唱得虽然没有《两个人的森林》那么文艺精致,却依然令人心碎。莫文蔚为她挑选的衣服让她穿上甚至有那么点Adele的风范。她克制隐忍的气声,第一段副歌中“你和她之间”的处理细腻脆弱到令人头皮发麻,后续的爆发也不至于狗血,声音与情绪的平衡把握得很不错。而且她的声音有气质也有功力。反观当天另一位选手陈曦,声音里对情绪的展露就很普通,技术也比田园差一个档次。


杨坤的《老爸》也唱得细腻到令人心碎。他的声音不是传统审美的范畴,但伤感起来尤为煽情,《烛光里的妈妈》增加了这首歌的层次,很不错的演绎。


至于沈懿的《大闹天宫》,从演唱到写作都还需磨练。

天籁之战如今可说渐入佳境,不仅几乎每期都有一个精彩绝伦的现场,甚至还代了《中国好歌曲》之劳,贡献了不少“原创”与“改写”的作品。这与节目组给创作者的自由度有关,让他们在创作空间中得以最大限度地奉献出自己的才华,对观众来说确为一大幸事。

关注我们


微博:MEWsic


微信:rayof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