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工余则成们在台湾的悲壮结局


2000年,马英九与龙应台站在《1950年仲夏的马场町》特展照片前。

望着喝着断头酒的中共地下党员,不知心作何想?


香港报刊对吴石将军案的报道。在台红色特工及牵连人员共两千多人被杀。

潜伏圈的核心成员蔡孝乾叛变直接导致了这一悲剧。


1950年6月10日吴石将军副官聂曦就义前留影 .毫无惧色,从容赴死。


他和“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以及陈宝仓将军、 朱谌之(朱枫)等, 都在这一天被杀害。


陈宝仓 国防部中将高参 1949年受中共华南局派遣,随国军入台。


1950年6月10日被枪杀于台北马场町 ,其骨灰后来从台湾 运往香港又运至北京


1952年,毛泽东主席亲算签署《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授予陈宝仓革命烈士称号;

1953年李济深主祭,宣读长篇祭文;其骨灰安葬在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吴石,

1916年保定陆军军官学校;

后任北伐军总参谋部作战科科长;

抗战中任第四战区参谋长、军政部主任 ; 与中共华东局保持秘密联系。

国防部次长


吴石将军就义前, 在宪兵的看护下写就遗书

左边女子为朱谌之(朱枫)


保密局从蔡孝乾的笔记上查到了吴石线索,蔡孝乾又供出了吴石与朱枫有秘密联系。毛人凤立即呈报蒋介石。蒋令参谋总长周至柔马上逮捕吴石。

朱枫拿着吴石的特别通行证,已进到尚在国民党控制下的浙江舟山,

躲在一所医院中,侍机渡海,未获成功。


1950年的大年初二被捕,在定海关押期间吞金自杀。被抢救回来,毛人凤知道事关重大,派专机接她回台湾。朱枫不降不招,最终被杀害于台北。


吴石将军副官王正均(情报传递员)被判死刑 1950年8月10日行刑。

2011年追认烈士。


中共台湾省工委武装部长兼组织部长张志忠,被捕后,“未供一事,未供一人”

慷慨就义。


汪声和,

国民政府民航局的电台台长。中共地下党员,吴石案爆发后,被察觉牺牲


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員会的罗天贺被杀害前,凛然一笑。


台湾电力公司总经理刘晋钰被判死刑后写下遗书。

他只是与该案人员有联系,没有实证实据。但同样被处死刑。

马英九看的就是这张照片。刘晋钰被行刑前喝了口临行酒。边上是严惠先


捉拿刘光典时的国民党情报机会发出的路线图。


刘光典在整个潜伏情报系统中角色极为重要,与吴石,朱枫并称三杰。


还有他们,


和他们。中共派入台湾的红色特工大约有1500人,台湾杀了2000多人。


叛 徒 蔡孝乾。他原来是台湾共产党党员(台共不归中共领导,这个很复杂以后有时间再说)后来加入中共,并参加过长征。


台北市民的告密信。

我记得写《乡愁》的余光中,当年也是告密者。


2011年7月12日,朱枫(朱谌之)回家。


朱枫的女儿朱晓枫(抱像者)将母亲骨灰安放在宁波市镇海区革命烈士陵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