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最毛骨悚然的家族:索尼.宾事件


索尼.宾(Sawney
beane)是在苏格兰的乡下地方长大的。性格粗暴且懒散的索尼平常无所事事,等到成年了需要帮家里做事时觉得不耐烦而逃家。在离家途中索尼遇到了一个跟他很谈得来的女性,并且二人情投意合私定终生,开始一起生活。不过二人所选定的新居并不能称之为家,而是一个长达一英里(1.6km)的巨大洞窟。

​这个洞窟的入口面向着克洛威海岸,退潮时细长的海滨沙滩成为了洞窟前的庭园。二天一次的涨潮日,洞窟往内数百码(一百码=约91.44公尺)的地方都会被海水淹没。不过,托涨潮的福也能防止其他侵入者。洞窟里错综复杂且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暗通道,空气中并有着厚重的海潮味道,不过对于二个人来说感觉是个好地方。

索尼.宾和他的洞穴索尼.宾和他的洞穴

​虽然有了家庭却无心工作的索尼,靠着抢劫路人金钱来过活。说不定以前索尼也是用这种方法讨生活。没被人发现可能是因为被抢的旅人都被索尼灭口了。旅人所的携带的物品全部被索尼带回了洞窟,不过,索尼认为能利用的只有现金而已。他明白宝石,手表,衣服等物品也可以换成金钱,但考虑到被发现的风险而不敢变卖,旅人们的携带的物品只有被堆积到洞窟里头。

一方面不能换成钱的物品不断增加,仅仅从旅人那儿夺取来的现金也无法满足生活所需费用,买粮食的钱也不够,常常过着饥饿的日子。索尼和妻子的眼前最大的烦恼,就是这个粮食问题。不过有一天,索尼想出解决粮食问题的好方法。“为什么不吃掉那些被害者的肉呢?这样不是浪费好不容易才能吃到一次的肉类吗?”

索尼和妻子立刻付诸行动。他们像平时一样地袭击旅人并杀害,再把尸体拖到洞窟里面,去除牺牲者的内脏,很粗暴的切断了四肢并加以盐醃。并且在洞窟的墙上设置了挂钩加以吊挂保存,剩下来的骨头堆在洞窟里其他的地方。

接连发生的诱拐失踪的人们终于引起人们注意,旅人开始避开一些常发生事故的乡间小路。调查失踪者和犯人的搜查也展开了,不过,索尼他们的洞窟谁也没发现。谁能想到在两天涨潮一次,入口没于水中的洞窟里面,有一对夫妇靠着杀人吃肉的方式过活呢?

索尼他们生活非常顺利,妻子并且陆续在洞窟内生下孩子。粮食问题解决了,索尼试着想办法卖掉堆积的财物。每次去城市买东西的时候,有时会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来交易。

不过,据说那些索尼拿出来交换的财物并不是特别突出的宝石类物品或贵重的物品,只是一般常见的东西,所以从没被怀疑过。索尼的小孩们,并没有对于为何生活在洞窟一事抱持疑问,反而是快乐的成长着。因为索尼・宾一家已经认为强盗,杀人,吃人是一种生活习惯,并且是为了生存所必须要做的事。

宾一族虽然已经将杀人,吃人认为理所当然,不过他们也知道不能残害自己的亲人。孩子们的知识只有透过宾的教育,所以除了日常会话以外,他们所学的是如何杀人和人体的切割,以及后续保存的加工技术而已。所以孩子们并没想过为何除了家族以外的人都要被杀死作为粮食这个问题。

一家人和乐融融的盐醃人肉一家人和乐融融的盐醃人肉

​随着孩子们渐渐长大,可以帮助索尼实施诱拐和杀人的工作,

宾一族规模不断扩大。在索尼长年杀人和诱拐的技术薰陶之下,孩子们一个接着一个学会了快速且流畅的杀人策略。所以虽然有40口人等着吃饭,不过宾一族也不会挨饿。甚至还会因为盐醃保存的人肉有发生部分腐烂,把腐烂的部份切掉丢弃的事情发生。

要说这么多的孩子和年轻人在洞窟周围对路人攻击,谁都会对这奇怪的一家人感到怀疑,没有调查周围的话,好像也不实际。不过事实上有几个人对于宾一族的存在感到可疑而进行调查。不过他们在无防备的状态下接近洞窟的结果,反而被杀害吃掉了。

盐醃的人肉,谁都知道这是不吉利的东西,不过没人想过这个年代有人以此维生。在急着逮捕犯人的潮流中,不时有人号称他们沿着失踪者的脚步搜查,结果找到最后接触的冤枉者当成是杀人犯而提报,官府加以逮捕并判死刑的悲剧发生。

宾一族宾一族

​那段时间宾一族并没被怀疑,甚至在洞窟里面安全地生活。虽然进行过好多次大规模的搜索,但是谁也没想过探索洞窟,宾一族的罪行始终没被发现。好几次搜索也没有线索,数年过去了。经过了好几年的宾一族,犯案时更加大胆了。有时他们会以二倍以上的人数埋伏袭击6人以上的团体旅人。被他们锁定的人往往没有例外,一转眼就被夺走生命。

各位看官或许会有“可是其中应该会有几个漏网之鱼成功逃走吧?”的疑问,不过,答案是“没有”。他们的犯案的手法与通常的强盗差别很远,比较像是军队一样分工细腻的组织。他们经常埋伏在道路两侧,形成包围网,其中一部份负责当攻击发起时直接衝进去砍杀。当被害人受到惊吓四散逃跑时就由其他成员负责围杀,所以被害者或团体仿佛像是袋中老鼠一样无处可逃。

所以这样才没有任何人逃过宾一族的绞杀。不过也是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一次的失败将会成为要命的结果,所以关于判断错误所引起了失败一次也没发生过。

不过还是发生了一次单纯的失败。

​索尼和妻子在洞窟开始生活第25年的某个晚上,宾的孩子们袭击了看完近邻的城市博览会,骑马打算返家的一对夫妇。攻击部队最初想捉住女人,不过在互相推挤时女人逃跑。攻击队转为想拉男人下马,不料外围的部队捉住了女人,扒光衣物,当场直接开膛破肚,拖出内脏,准备拉回到洞窟处理。丈夫目睹妻子被分尸的残酷行为,变成半癫狂的状况拼命反击。

或许是这位丈夫肾上腺素大量激增,他可怕的反抗反而击倒了好几个宾族人。而且正好那个时候,一团20人以上,一样刚看完博览会返回的团体恰巧路过。意外遭遇大团体的宾族人,明白情况不利自己,丢下已经分尸的女人尸体,慌乱逃回洞窟。这就是宾一族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而且是最大的一次失败。

所以纪录上,逃过宾一族围杀的,只有这一个男性而已。这位丈夫在苏格兰最高行政官面前,详细说出遭遇到的事情。

宾一族真实照片宾一族真实照片

​他的讲述让行政长官受到了冲击,自己多年追查的犯人,恐怕在克洛威地区附近过着集体生活,而且抽出受害者妻子的内脏之后打算带走的事实,表明着犯人们是一个吃人的团体。

对于这个极为异常的事态,最高行政官直接向苏格兰王报告。

接到报告的苏格兰王认为事态严重,派出了伴随大量追踪猎犬的400人武装军队朝克洛威出发。由苏格兰王,将校,随从员全体和地方的民间人士组成,历史上也极为罕见的大搜索开始了。

他们最初搜查了克洛威地区连投海岸线,不过一无所获。可是当某个带着狗搜索海岸的士兵,经过本来不打算进去入口已经浸了水的洞窟的时候,狗不知道闻到什么气味,开始发出低吟声。不久激动地一边吠叫,一边朝浸水了的阴暗洞窟冲进去。看到狗异常反应的男人知道找到了。不过想到贸然进去的话可能会发生危险,所以呼叫同伴们过来。聚集到洞窟前的搜索队,依靠火把十分小心地挺进洞窟那狭窄弯曲的道路。

他们是第一群活着走进食人一族所栖息地方的人。他们是第一群活着走进食人一族所栖息地方的人。

​在那里边有超乎想像的可怕景象。洞窟的墙上,被切断的手足和躯体,男性和女性的肉片,像猪肉舖一样地挂着,稍微离开一点的另外地方,手表和戒指,宝石等的贵金属和衣服等等物品简单堆积着。并且旁边下方的洞穴中,有25年来积下的无数人骨分散着。搜索队进入了洞窟的时候,宾一族一个人都没少,全部族人都在洞窟内。

令人惊讶的是,短短25年内这一族的人数膨胀到了已到了50人!

一开始宾族人也试着逃跑并伺机反抗,甚至摆出作战的姿态,不过即使如此他们也不可能战胜400人的军队,而且洞窟入口的森严戒备封锁了逃跑的唯一道路,宾一族被一网打尽。长年杀人和吃人的证据堆积如山,所以人们对索尼・宾一族充满厌恶,并高喊报复。

原本只有二个人的索尼和妻子,经过25年的发展,宾一族又有了27个男人和21个女人,这些人全部是在洞窟出生并成长。他们不但从出生的时候开始吃人肉,并且不断近亲通奸生下孩子,强盗杀人也当作生活习惯的环境而成长。

他们也没说过任何一句求饶的话,甚至不觉得自己犯下了罪。

没有一个人对于这个受诅咒的家族说什么慈悲为怀之类的话,宾一族违犯的罪,根据法律和司法应该是要被排除,人神共愤的恶魔所为,所以基本的审判也没有必要了。通过独断的判决,宾一族不管是小孩即使是婴儿,全部应该被连根拔掉,全员宣判死刑。

所有女性都被烧死所有女性都被烧死

​隔天,立刻执行。对宾一族的处刑:男性们因为切割被害者,所以也被活生生切断手脚后,再被剁成肉酱。女性们则是眼睁睁看着男性全体伏法后,处以火烤之行。不过听说到临死之际,宾一族的人没有一个人表示后悔。


(特别声明:除标注“原创”之外,其他文章资料部分来源于要常来,天涯、51区、百度贴吧、台湾论坛等网站,摘录仅供阅读探讨,不代表悬疑志同意其观点。)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