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抹黑警察的形象?


昨天北京市检察院通报,北京市检察院第四分院对雷洋案的涉案警务人员邢某某、孔某、周某、张某某、孙某某等5人涉嫌玩忽职守案侦查终结,依法移送公诉部门审查,并对犯罪嫌疑人孔某、周某、张某某、孙某某等4人取保候审。

我看到有网民在微博上为这几名警察,还有十多天前刚刚被判刑的山西太原警察王文军叫屈,并建议警察们以后明哲保身,遇到麻烦的案件,用消极怠工的方式来表达对这种判决的强烈不满。

雷洋案的这几名涉案警务人员涉嫌玩忽职守,他们的案子现在才在检察院走到侦查终结,等待公诉部门审查的环节,连向法院提起公诉都没有,就更不要说法院判决了。所以,他们到底是如何玩忽职守的?以及检察院有没有冤枉他们?对这些疑问,我们这些看不到案卷材料,只是从新闻报道分析的网民们,是根本没有办法回答的。有些网民现在就选择为那几名警察叫屈,在我看来这实在是空口说白话,不足为信。因此,我在这里暂且不对雷洋案发表评论,仅仅对已经判决了的太原警察王文军一案,是不是真的像有些网民认为的“王文军很冤枉”,说一说我的看法。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为王文军叫屈打抱不平的言论了。就在这个月的10号,太原中级法院对王文军案作出一审判决后,我从微博上就看到有个著名的大V在替王文军喊冤,把他比作窦娥。

王文军被判了五年,罪名有两个,一个是过失致人死亡罪,一个是滥用职权罪。咱们从头细说,看看王文军有没有资格做窦娥,该不该为他喊冤叫屈打抱不平。

太原中级法院的判决书显示,案件的起因是周秀云的儿子王奎林等人和工地保安发生冲突,工地保安打110报警。接到110指挥中心的指令后,王文军带着几名警察开车前往工地处理纠纷。

根据公诉机关提交的视频证据和当事人口供证明,王文军等警务人员到达工地后,非但没有按照规范,使用文明用语,反而言语粗鲁野蛮,激化了矛盾,挑起了当事人的对立抗拒情绪。(“公诉机关指控王文军、郭铁伟在工地现场执法语言明显不当等言行,激化了矛盾。”)

在随后将当事人带回派出所的过程中,王文军和被害人周秀云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在这个阶段,虽然王文军存在用语不文明的违规,但并没有违法行为,而被害人周秀云阻拦把自己的儿子和丈夫带回派出所,和王文军发生冲突的行为,则属于使用轻微暴力妨碍公务。

为了摆脱被害人周秀云的阻拦,王文军采用了扭按被害人周秀云头部的方式,导致其颈椎骨折、颈椎间盘断裂、颈髓挫伤。

作为国家暴力机器组成部分的公安机关,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是拥有法律赋予的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力的。但是,法律不但赋予了警察使用暴力的权力,同时也对什么情况下可以使用暴力,以及如何使用暴力,都作出了明确的规定。这个意思是说,警察可以使用暴力,但并不等于警察可以在执法时抛开法律规定,将暴力滥用。王文军作为一名警察,在处置纠纷时,恰恰忘记了这一点,在使用暴力制服妨碍执法的被害人周秀云时,超出了法律的规定,滥用了暴力。

他明明可以使用不致命的辣椒水、手铐等警械,将被害人周秀云制服。也可以徒手,或者在同事的配合下,将其按倒。但他都没有,而是扭按被害人周秀云的头部,致其死亡。

为王文军喊冤的网民们,认为王文军扭断被害人周秀云的脖子是正常执法,所以他们为王文军叫屈打抱不平。但是,他们对周秀云的脖子被扭断后王文军的下一步动作却视若不见。

被害人周秀云的问题是妨碍执法,但王文军扭断了她的脖子后,她已经失去了妨碍执法的能力,躺倒在地上。那么,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的警察王文军,最应该做的不是检查周秀云的身体状况,然后打120急救电话,或者直接开车把昏迷的周秀云送到医院吗?哪怕是在战场上,受伤的敌人放下了武器,出于人道主义的立场,也是应该对其进行救治的。周秀云不过是以轻微暴力的方式妨碍执法,难道连人民的敌人都不如?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的王文军,并没有将被害人周秀云的生死放在心上,而是用脚踩在已经躺倒在地陷入昏迷,完全不能妨碍执法的周秀云的头发上,并且持续了近半个小时。

请问那些为王文军叫屈打抱不平的网民,你们拍着自己的良心回答一下,就算王文军扭断周秀云的脖子是正常执法,那么,一个人民警察,踩着一个躺倒在地陷入昏迷状况,毫无反抗能力,根本威胁不到自己安全的周秀云的头发,一踩就是近半个小时,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

那些为王文军叫屈打抱不平的网民认为王文军是冤枉的。那么,我们接着看判决书,看看这个口口声声所谓被冤枉了的人民警察王文军,后来又干了什么。

工地门口有个叫王成的民工,和被害人周秀云是老乡,他并没有参与和保安的殴打,也没妨碍执法,只是用手机拍摄王文军等警察执法的过程,根本没有违法,结果却被王文军们强制传唤到派出所。这是滥用职权。

王文军们把王奎林等四名民工带回派出所后,没有按照规定请示和报批,就强行进行留置。并且,“在未安装监控的房间或卫生间内,分别殴打了王友志、李康、王奎林、王成。”其中王友志被打断肋骨,经法医鉴定,构成轻伤一级。

说实话,判决书里的这一段着实让我感到震惊。没看判决书前,从新闻媒体报道中我知道王文军们在派出所里打了王奎林等人。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文军们居然是故意选择没有安装监控的房间进行殴打的。执法者利用对法律规定的熟悉钻法律漏洞逃避惩罚,这样的执法者失去了我的信任。我现在就可以表明立场,如果以后发生警察执法时执法记录仪、监控器损坏的情况,我绝对不会相信那是一种巧合。

今年夏天,深圳宝安一名警察在街头查路人身份证时,强行将两名没有携带身份证的路人带回派出所,并且在车上还威胁两名路人,要把她们和艾滋病人、小偷、妓女关在一起。那时候我和很多网民一样,都以为这不过是那名警察说说而已,没有带身份证又不违法,警察无权关押。但看了王文军案的判决书,看了公诉机关对王文军等警察违法留置的指控后,我不得不相信那名深圳宝安警察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真的有胆量把两名没有携带身份证的路人,和艾滋病人、小偷、妓女关在一起。

一个过失致人死亡,一个滥用职权。看了判决书,如果还觉得王文军冤枉,还要给他叫屈打抱不平的话。那我不得不说一句,你们真特么眼瞎。

看了王文军案的判决书,还认为判了王文军五年有期徒刑打击了警察的士气,建议警察明哲保身,用消极怠工抗议的话,那我真心的建议,这样的警察最好辞职算了,不要给警察光荣的形象抹黑。

不让往锅里撒尿就罢工的厨子。

不反思执法时不依法执法,反而拿消极怠工当要挟,不知廉耻的撒娇,博取同情和支持,这就是我的评价。

真正懂得执法者更应该守法、执法要依法执法的警察,只会从王文军案吸取教训。

哪些警察喜欢给王文军喊冤?我分析了一下,大概有三种。

第一种是本来就是天天混日子的警察,刚巧王文军被判了刑,看到有网民喊冤叫屈,于是干脆顺水推舟,摆出一副委屈脸,理直气壮地消极怠工。

第二种是和王文军一样,本身就不干净,违法留置、报复殴打、刑讯逼供,平时没少干过这类滥用职权的事。现在王文军被判了刑,难免会物伤其类。

第三种警察是把法律抛在九霄云外,把公安机关当作了土匪的山寨,不讲法律和是非,一脑门都是兄弟义气。这种警察,你把王文军的犯罪事实一件件摆给他看,他也是不会接受的。因为他只知道王文军是警察,自己也是警察,警察就应该护着警察。

警察和地痞流氓的区别在哪里?就在于法律。人们不敢和凶神恶煞的地痞流氓顶嘴,但却敢和警察顶嘴,为什么?因为和警察顶嘴并不违法,有法律在,人们自然不害怕和警察顶嘴会挨打。但如果警察不守法了的话,人们自然就不敢和警察顶嘴了。不过,那样的警察和地痞流氓也就真的没什么区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