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座山雕原来是抗日英雄


在《林海雪原》中,匪首“座山雕”阴险狡猾,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任宝富老人,就是“座山雕”的原型谢文东当年的拜把兄弟,曾与谢共同抗战多年,杀死鬼子无数。


                              任宝富

反抗地主压迫上山当了“胡子”

1913年,任宝富出生于黑龙江省双城县。3岁那年,他父母双亡,剩下他和11岁的姐姐相依为命。那时,他还不懂什么叫死亡,呆呆地看着爸爸妈妈被人用草席包裹抬走。天黑后,他才问姐姐爸爸妈妈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回来。姐姐只顾一个劲地哭。

自打6岁起,比肥猪高不了多少的任宝富,就来到桦南县给地主家放猪,人们都叫他“小跑腿”。后来,为反抗地主压迫,他上山当了“胡子”(东北话,即“土匪”的意思)。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进攻东北,马占山虽率部恶战,终兵败1932年。而张学良则引兵朝着离东北越来越远的方向溃逃。沦陷区的东北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亡国奴”。日军收缴了农民的枪械和地照,不准农民吃大米白面,只允许吃高粱玉米。如有违背,就有可能丢命。每天都有中国人的脑袋西瓜一样地被砍下。有血性的中国人,纷纷高举义旗,进行武装反抗。任宝富投身于东北山林义勇军,成了一名抗日战士。

东北山林抗日义勇军,又叫“明山队”,因其首领祈宝堂报号“明山”而得名。祈宝堂原来在桦南县金矿做工,因无法忍受日本鬼子的残暴统治,就联合龙成禄等30余位好友,举行了震惊东北的暴动,成立了东北山林义勇军,任宝富是第一个参加东北山林义勇军的人。任宝富生性不怕死,“打掉脑袋是我的,打下江山是大家的”这句话是他的口头语。他手使双枪,冲锋陷阵,见到日本鬼子就想杀,很快就成了祈宝堂的左膀右臂。

早在祈宝堂成立东北抗日义勇军之前,李华堂就已经拉起了抗日的“李华堂支队”。1934年3月,桦南县土龙山一带的农民密谋进行抗日大暴动。他们把祈宝堂、李华堂请去共商大计。为了使起义更有号召力,大家决定拉谢文东出来作头领。

为抗日拉“座山雕”入伙

谢文东本是辽宁宽甸的一名穷苦的满族人。移民黑龙江后,他发现日本人开采鸡西煤矿,需要大量的木材,就大批贩运,赚了个盆满钵溢。他购房置地,终于妻儿成群。他还担当保董,有兵还有枪。大家怕他不答应,决定用计。随后,准备好了一张请柬,要以祈宝堂、李华堂的名义邀请他出来喝酒。谁去送请柬呢?大家都知道,如果被谢文东识破,送请柬人的脑袋十有八九就没了。大家的目光最后集中到了任宝富的脸上,他连眉头都没皱,操双枪,往袖管里一藏,拿起请柬,上路了。

谢文东当时住在半截河子,他的身边有一个排的兵力,都是讲日本话的朝鲜人和琉球人,一个个眼睛瞪得溜圆,狼狗一样。任宝富脸不变色地通过了他们的盘查,来到了谢文东的身边,平静地递上了请柬。谢文东查看半天,没发现破绽,跟着他就走了。一到祈宝堂、李华堂营地,黑洞洞的枪口就顶住了谢文东的脑袋。谢文东的队伍也迅速举枪对准了祈宝堂、李华堂等。谢文东看了看祈宝堂、李华堂,镇定地查问原因,之后他摆摆手,让自己的士兵放下了武器。

3月8日,暴动按计划进行。2000多名土龙山农民在谢文东和甲长崔振卿的带领下,攻占了太平镇伪警察署。暴动农民还设计谋,骗得伪警察头子盖文义纠集日军、土匪和伪警察围剿暴动农民,然后在太平镇白家沟屯进行伏击,击毙日军第10师团63联队饭冢朝吾大佐、铃木少尉等17名日军及盖文义等。3月12日,暴动农民组成了东北民众救国军。不久,谢文东、崔振卿率众在依兰县六里屯伏击日军平冈部队。击毙日军北川大尉等74人,击伤日军北条大尉、小泉大尉等50余人。4月下旬,救国军又联合反日山林队消灭日伪军60余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民众救国军的力量逐渐强大。谢文东、崔振卿等人开始谋划袭击湖南营的日本武装移民团。

日军侵占东北后,就开始了大规模的武装移民。1935年,日本拓务省制定了《关于满洲农业移民根本方策文件》,打算自1936年起,在15年内向中国东北移民10万户。救国军采取了分头攻打移民团的策略。“明山队”负责攻打八虎力的移民团。为了摸清敌情,谢文东、李华堂和祈宝堂决定派人前去探底。移民团十分狡猾而且凶残,他们经常把中国人装进麻袋扔到河里淹死。挑来选去,谢文东、李华堂、祈宝堂最终还是让他们最小的把兄弟任宝富前往。任宝富二话没说,戴上皮帽子,换上大襟棉袄、大裤腰棉裤,把双枪往袖管里一藏,背上糖箱子就上路了。移民团里的一些人,非常爱吃苞米糖,任宝富的半箱子糖被移民团抢光了。第二天,他又来到了移民团的驻地。这引起了移民团金班长的警觉。他仔细地盘查了任宝富,任宝富用准备好的谎话应对自如。金班长似乎相信了他。之后,金班长不但帮助他卖糖,还经常打听救国军的情况,并多次请他去家中吃饭。推脱不过,一天,任宝富来到了金的家中。金给他准备了两个糖饼、4个菜,还有一壶烧酒。酒足饭饱之后,金说:“我有事相求,请你帮我引荐一下,我要会会谢文东、李华堂和祈宝堂!”任宝富一愣,但马上镇定下来。

任宝富立即把这一情况向救国军总部作了汇报。李华堂、祈宝堂认为金可能有起义之心,就让任宝富进一步争取。终于有一天任宝富冒死摊牌,金决定起义。任宝富带人控制了制高点,金把移民团的武器锁了起来。在金的动员下,移民团起义了。金因有勇有谋而留在救国军中当上了参谋。后来,救国军专门成立了一支由朝鲜人组成的英勇善战的游击队,金任队长。

1934年10月,救国军遭日军袭击,伤亡惨重。队伍被压缩在桦木岗附近的一片开阔地中,日军在四面的山头上架炮轰击被围困的救国军。谢文东、李华堂等组织突围,任宝富受命殿后打阻击。他抱着一挺歪把子机枪,率众迎击从山头上扑下来的日寇,一排排的敌人被击毙了,他身边的战友也越来越少。杀红了眼的他吼叫着把子弹扫向敌群……如狼似虎的鬼子终于被打退了。任宝富带着一些救国军突了围,但是与大部队却失去了联系。他们转移到山里坚持抗日。不久,被日寇彻底打散,任宝富隐入村民中,等候时机。金领导的朝鲜游击队也被冲散,后来他们辗转去了吉林长白山继续打游击。

谢文东与李华堂、祈宝堂等人突围后,招集旧部、招兵买马,队伍不断扩大。后来他率部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他的队伍兵多粮足,成为东北抗联的重要力量。1936年,东北反日联军军政联席扩大会议召开,赵尚志被推举为联军总司令,谢文东任副司令,后任联军第八军军长,李华堂任第九军军长。谢文东成了当时威名赫赫的抗日英雄。“小小的东三省,大大的谢文东”,据说这是日本鬼子当年对谢文东无奈的哀叹!

不当汉奸回家过“清淡日子”

1939年,谢文东的队伍被打散,最后他被日军擒获。溥仪在长春接见了他。连日本的天皇也要看看这位东北“胡子”究竟长了几颗脑袋。不久,谢文东投降了。他不愿为官,日本人为他在勃利修建了五间瓦房,还送给他一个勃利“日满友好协会”名誉会长的称号,同时,他也当起了鸡西煤矿的把头。他千方百计才找到任宝富,热酒热泪地劝任宝富入伙。任宝富坚决要回乡种地。终于,任宝富与他拱手泪别。

1945年8月,日本投降。谢文东接受蒋介石的委任,成为东北自卫军司令。后来东北落入共军之手,共军进山清剿谢文东。几场恶战后,谢的主力被歼,只剩下他以及少数人马,逃入深山老林。1946年冬,谢文东被捕。11月,他被囚木笼囚车中,押赴黑龙江省勃利县刑场。几声枪响,他的生命结束了。

1946年,“座山雕”谢文东被捕

是年12月,时任国军东北挺进第一集团军上将指挥官的李华堂,也被共军活捉,后在押解途中死亡。

中共建政后的第二年,任宝富举家从桦南县北迁到箩北县。21岁结婚的他,有3女1儿。晚年他一直与儿孙过着冬吃酸菜炖粉条,夏吃黄瓜沾大酱的清淡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