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三封遗书,竟看哭了!


蒋介石的三封遗书,竟看哭了!

>>>12月12日,西安事变。

  导语: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和杨虎城对蒋介石兵谏,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发生了,蒋介石深感被释放的可能性渺小,心理上作了被杀的准备,十二月二十日,他留下了三份遗嘱。然而,蒋介石留下的三份遗嘱的内容,至今不大为人所知。

张学良的卫队活捉了躲在骊山虎斑石后的蒋介石,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爆发。随后蒋介石被送押至西安绥靖公署新城大楼,后迁居张学良公馆。蒋被扣押期间,他一度想到了死,甚至想自杀,在一天之内,写了寄其妻宋美龄、两儿蒋经国和蒋纬国与全国国民三份遗嘱。人们皆知蒋介石在西安事变时写有遗书,但从未有人看见过。

今据蒋介石的孙媳蒋方智怡存放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室的蒋介石日记(1945年以前的日记复印件已对外开放),将遗嘱介绍如下:

给宋美龄

西安事变

贤妻爱鉴:

  兄不自检束,竟遭不测之祸,致令至爱忧伤,罪何可言。今事既至此,惟有不愧为吾妻之丈夫,亦不愧负吾总理与吾父吾母一生之教养,必以清白之身还我先生,只求不愧不怍无负上帝神明而已。家事并无挂念,惟经国与纬国两儿皆为兄之子,亦即吾妻之子,万望至爱视如己出,以慰吾灵。经儿远离十年,其近日性情如何,兄固不得而知;惟纬儿至孝知义,其必能克尽孝道。彼于我遭难前一日尚来函,极欲为吾至爱尽其孝道也。彼现驻柏林,通信可由大使馆转。甚望吾至爱能去电以慰之为感。


廿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中正


给蒋经国、蒋纬国 

西安事变


又嘱经、纬两儿:


  我既为革命而生,自当为革命而死,甚望两儿不愧为我之子而已。我一生惟有宋女士为我惟一之妻,如你们自认为我之子,则宋女士亦即为两儿惟一之母。我死之后,无论何时,皆须以你母亲宋女士之命是从,以慰吾灵。是属。


父 十二月二十日


告全国国民 

西安事变

告全国国民


中正不能为国自重,行居轻简,以致反动派乘间煽惑所部构陷生变。今事至此,上无以对党国,下无以对人民,惟有一死以报党国者报我人民,期无愧为革命党员而已。我死之后,中华正气乃得不死,则中华民族终有继起复兴之一日。此中正所能自信,故天君泰然,毫无所系念。惟望全国同胞对于中正平日所明告之信条:一、明礼义;二、知廉耻;三、负责任;四、守纪律,人人严守而实行之,则中正虽死犹生,中国虽危必安。勿望以中正个人之生死而有顾虑也。


蒋中正 十二月二十日


西安事变


上述遗嘱,虽然均写于1936年12月20日,但在当时的日记中并未记录,而是录于西安事变二周年之际的1938年12月13日和12月20日。蒋介石在13日日记内写道:“本日捡得前年在西安寄妻与两子之遗嘱,读之不禁有隔世之感。此特录之。”在20日的日记中云:“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在西安遭难时告国民之遗嘱,特录之。”

小编:老卡2004

其实蒋介石要写下遗嘱准备死,甚至自杀;是因为在被部属扣押时使他感到屈辱、沮丧、悲伤和愤怒。而且还担心中共会乘机除掉他。恐惧西安方面所以他才会孤注一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