罩袍——极端宗教服饰

三年前的今天,昆明火车站原本只是很多人普通的一站,那天却成了一些人的终点站…5个暴徒持刀砍杀无辜群众,致31人死亡,141人受伤。暴徒被现场击毙4名及抓获1名,幕后3名策划者落网。刻下了深深的昆明之殇。

维吾尔族是中国少数民族中的一员,虽然其宗教信仰是伊斯兰教,却并不等同于阿拉伯民族。维吾尔族有着自己丰富多彩的服饰文化,但如今一些维吾尔族同胞中却为何开始流行阿拉伯式的黑袍蒙面?

当看到这张图片深感震惊,不敢相信这是发生在我们国家,这严重违反了国家现行的民族宗教政策,也与国家规定的宗教不得干涉世俗事物相违背。

不同于中国新疆地区传统女性服装的艳丽长裙、小马甲和小帽子,这些黑色长袍和长头巾既不是新疆各少数民族的传统服饰,也不是穆斯林的传统服饰,而是一种伊斯兰极端主义女性服饰,是宗教极端势力突显其极端思想的具体表现。

新疆地区传统的多彩民族服饰新疆地区传统的多彩民族服饰

吉里巴甫”是一种具有穆斯林原教旨色彩的女性服装。经宗教界多方考证,《古兰经》和《圣训》没有一处要求妇女蒙面的记述,而且多处说明伊斯兰教没有要求妇女蒙面。从现代文明层面来看,身着“吉里巴甫”服饰的妇女无法参加正常的工作以及其它文化、体育活动,这对穆斯林女性是极大的压抑。蒙面也给生产、生活带来了许多不便,且对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有效打击犯罪分子带来了障碍,让不法分子有了隐藏自己的可乘之机。

澳大利亚艺术家塞吉奥·雷迪加里在悉尼创作巨大的壁画,呼吁禁止穆斯林的“布卡”罩袍澳大利亚艺术家塞吉奥·雷迪加里在悉尼创作巨大的壁画,呼吁禁止穆斯林的“布卡”罩袍

穿着“吉里巴甫”表面上看似个人权利行为,实际上就是极端宗教思想的体现,“吉里巴甫”掩盖的是极端宗教思想,极端宗教思想下,裹挟着的确是滋生极端暴力恐怖事件发生的温床;吉里巴甫象征的是中世纪时期的愚昧、黑暗与无知,极端宗教思想下鼓动的是不同信仰民族间的彼此争斗,这也是目前整个伊斯兰世界动乱的根源。

20151,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经过审查,决定批准《乌鲁木齐市公共场所禁止穿戴蒙面罩袍的规定》,由乌鲁木齐市人大常委会根据本次会议提出的审查意见修改后公布施行。该法规将于201521日起施行,新疆乌鲁木齐将成为国内首个立法禁止蒙面罩袍的城市, 规定公共场所禁止穿戴蒙面罩袍,禁止在公共场所穿戴其他宣扬宗教极端思想的服饰、佩戴或者使用徽章、器物、纪念品和标识、标志,将禁令上升到了法律层面。既然穿戴蒙面罩袍可能违法,那么如果强迫他人穿戴这类服饰,升格为犯罪也可以理解。对违反此规定者,将由公安机关依据法律法规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非正常的五种衣着非正常的五种衣着

罩袍,即布卡罩袍,是一种具有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色彩的女性服装,主要为长袍、头巾加面罩,把女性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只露出眼睛。

在新疆地区,罩袍也被称作吉里巴甫服,但这种装束并非维吾尔族的传统服装,而是近些年才出现,与宗教极端思想抬头有着密切关系。图为20136月,乌鲁木齐,二道桥街头。

罩袍,即布卡罩袍,是一种具有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色彩的女性服装,主要为长袍、头巾加面罩,把女性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只露出眼睛。在新疆地区,罩袍也被称作吉里巴甫服,但这种装束并非维吾尔族的传统服装,而是近些年才出现,与宗教极端思想抬头有着密切关系。图为2013年6月,乌鲁木齐,二道桥街头。

乌鲁木齐市人大阐明这项法规出台目的,是”为维护社会稳定,遏制宗教极端思想渗透,保障各族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秩序,传承中华文化和优良传统”。图为2014年4月,乌鲁木齐二道桥街头的行人。

1990年代以前,罩袍在新疆的城镇居民中并不流行,后来随着中亚地区局势变化,宗教极端思想抬头,穿罩袍的妇女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一种要求穿保守服装的社会压力。从宗教信仰角度来讲,公共场所穿戴蒙面罩袍是违反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罩袍这种带有强烈宗教诉求的装束出现在公共场合,显然会影响到非穆斯林民众。图为2014年4月,乌鲁木齐二道桥周末的市场。

罩袍源于阿拉伯国家,穆圣时代的女子都在家中准备一块宽幅的长布,有客人进出或者出门可以顺手披上。而后,随着穆斯林原教旨主义的泛滥,发展为要求女性穿长袍,戴长头巾、面罩,只露出眼睛,一身黑色的服饰。但在穆斯林世界最重要的经典《古兰经》以及其他重要典籍中均没有对女子遮面做出过具体的要求。图为2013年5月,喀什街头。

新疆过去几年接连遭受多起严重暴恐事件,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导致社会对穆斯林群体存在警惕心理,公共场合出现全身被罩袍遮住的”黑衣人”,会更增加这份担忧。而且妇女身穿罩袍,也容易遭受来自主流民众的冷遇。图为2011年10月,乌鲁木齐二道桥。

这种全身黑色的罩袍,与维吾尔族女性的传统服饰有明显区别,它不仅限制了女性的行动自由,更让人对面纱后的脸惴惴不安。在多民族聚居的地区,身着罩袍的妇女,因为面部无法被他人识别,就容易陷入自我孤立和社会隔离的双重困境,长此以往,习惯穿着罩袍的妇女将可能被隔离在主流社会以外,很容易滋生仇恨社会的情绪。图为2009年10月,和田街头赶完巴扎回家的人们。

罩袍中的面纱遮住了脸孔,提供了一种合乎情理的蒙面效果,这种蒙面效果不利于警方以及公众场所安保部门识别罩袍主人身份,碍于宗教因素,又无法撩起妇女面纱识别其本来面目,不利于安保工作。图为2013年5月,南疆和田艾提尕大巴扎周末,人群中偶见穿罩袍的妇女。

在新疆南部伊斯兰教氛围浓郁的地区,也存在面纱或盖头,但其样式和五彩斑斓的颜色也与阿拉伯式罩袍风格迥异。图为2012年7月,喀什中西亚大巴扎的布匹市场。

现在,维吾尔族妇女戴面纱或盖头的已不多见,一般受宗教影响较深或宗教人士家庭的妇女才戴面纱或盖头。维吾尔族妇女戴面纱,除因宗教信仰外,也与其生存环境密切相关。新疆荒漠戈壁多,风沙大,妇女蒙面纱也可遮挡风沙。图为2000年10月,喀什街头的维吾尔族妇人。

事实上,维吾尔族作为中国少数民族中的一员,虽然其宗教信仰是伊斯兰教,却并不等同于阿拉伯民族。相反,维吾尔族有着自己丰富多彩的服饰文化。维吾尔族曾信仰过萨满教、祆教、摩尼教、佛教等多种宗教,16世纪才皈依伊斯兰教,历史上受多种宗教影响,加上西域多民族融合以及特殊的地理环境,形成独具维吾尔族特色的民族服饰。图为1952年,兰州西北民族学院的两位维吾尔族女学生。

艾德莱斯绸裙、花帽和年轻姑娘肩上乌黑油亮的发辫,是最具维吾尔族特征的女性装饰。维吾尔族花帽花色式样约二十余种,但不论何种花帽,其图案纹样都是以新疆花卉果实等自然物象为素材,加以艺术提炼而成。图为1960年6月,出席全国文教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的维吾尔族、蒙古族、彝族和乌兹别克族代表。

艾德莱斯绸裙,采用中国古老的扎经染色工艺,在经纱上扎结进行染色,图案为黑、蓝、红、绿与白相间的不规则的几何图形和线条波浪式纹样。这些图案纹样多被认为是水纹、树枝纹、木梳纹、木板纹、巴旦木花纹等的变形纹样,而这来源于古代维吾尔人的萨满教崇拜。图为2010年8月,参加喀什市长辫子秀比赛的维吾尔族姑娘。金炜/CFP

从地理上讲,以农耕为主的维吾尔族,如果选择了长袍和蒙面,就无法在农田里劳动,这与在干旱沙漠地区从事贸易的阿拉伯人是不同的。

从日常服饰上来看,维吾尔族妇女更喜欢戴头巾,头巾是维吾尔族妇女最主要的头饰。图为1983年11月的喀什集市。新华社记者 武纯展摄

头巾种类很多,不同季节,头巾的质地不同,但大都花色艳丽。图为2008年8月,和田一家西域风情餐厅。

维吾尔妇女爱穿裙装,喜选择鲜艳的丝绸或毛料裁制成的裙装,与头巾搭配更显妩媚。图为2014年10月,喀什市阔孜其亚贝希巷的居民。

许多维吾尔族妇女都会佩戴头巾,但包法和颜色,不同的年龄段也是各式各样。图为2010年9月,喀什阔孜其亚贝希巷,三个已婚姐妹相约回到自己父母家。

头巾对维吾尔族女子来说,更着重地是追求一种美,宗教信仰的涵义已退居其后。图为2013年6月,乌鲁木齐二道桥街头的维吾尔族妇女,头巾色彩艳红,非常时尚。

随着时代的进步,许多人维吾尔族家庭也越来越与时俱进,融入许多潮流元素。图为2010年1月,喀什莎车县一个维吾尔族女孩儿的婚礼,女孩身穿洁白的婚纱。

近几年,境内外”三股势力”打着宗教旗号,假借宗教名义,利用信教群众虔诚和朴素的宗教感情,以此传播宗教极端思想,煽动宗教狂热,制造民族矛盾和冲突,已经威胁到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在乌鲁木齐出台正式法规之前,新疆一些地方已经有过相关文件,禁止公共场所穿戴蒙面罩袍。2013年7月,克拉玛依市曾发布公告,禁止穿着”吉里巴甫”类服饰人员出入公共场所,并在市区范围张贴告示宣传。

从新疆各地州接连出台的相关禁令来看,随着宗教极端主义的渗透,原来在南疆等地出现穿着”吉里巴甫”类服装的现象,开始向乌鲁木齐等北疆地区蔓延,这种形势必须得到遏制。对比此前新疆各地州禁令和此次乌鲁木齐法规,统一使用”蒙面罩袍”更显规范化,并且被写进法规。图为2014年6月,喀什市阿热亚路的群众联防岗哨和告示宣传。

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新疆时曾指出,新疆暴力恐怖活动的思想基础是宗教极端。2014年11月,新疆首届农民画大赛在全疆各地实施开展,大赛吸引了全疆2000多农民画师参与,创作了一万多幅作品,其中一些画作反映了维吾尔族农民”去极端化”的心声。

目光转向国外,2010年4月,比利时议会通过一项立法,禁止妇女在公共场合穿着伊斯兰蒙面长袍。立法规定在公共场所任何蒙面或遮面者,无论是全部还是部分,一旦使人无法辨认,即可处以罚款和1天至7天的拘禁。

2011年8月,布鲁塞尔,两名穆斯林姐妹因在公共场所穿戴蒙面长袍,被处以每人50欧元的罚款。

2011年4月,法国禁止公共场所蒙面的法例开始生效,该法条适用于所有法国公民和外国游客,包含男性、女性以及穆斯林与非穆斯林。若违反该法条将回被处以150欧元之罚款或公民教育,对于强迫他人于公共场合穿戴蒙面器具者可以处三万欧元以及一年有期徒刑。法国的穆斯林族裔达500万之众,在西欧国家中人数最多,但最多有2000名妇女会穿遮盖整个面部的罩袍。图为2012年9月,警察检查两名蒙面女子的身份证。REUTERS

2011年7月,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也拟出台针对穆斯林罩袍的”全世界最严厉”新规。根据提案,新南威尔士州的警察将有权要求任何可疑人员接受检查。如果可疑人员戴帽子或者是穆斯林妇女穿着罩袍,他们有权要求被询问者脱帽、揭开罩袍。如果该妇女拒绝脱下罩袍,将会被罚款5500澳元(3.8万元人民币),或者面临一年监禁。图为2013年2月,悉尼,一名蒙面女子接受警方检查。

内容部分来自:​利剑反恐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