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一群匠人把荒漠沙丘变成绿水青山(组图)


  “工匠精神”正成为时下热词。上至政府工作报告的推动,下到民间手艺人的挖掘,我们看到民众对匠人的尊重和热情。匠人通过作品与世界发生关联,他们在自己的领域里将“作品”做到极致。这个作品可以是一个精雕细琢的瓷器茶杯,也可以是一群人经年累月与大自然的“切磋打磨”。他们向沙丘要绿色,向荒漠要生机。16年,这群人把荒漠沙丘真的打磨成了绿水青山。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群人。

作品:16年一群匠人向天争绿
作品:16年一群匠人向天争绿


  事情回到2000年。那时候萦绕在北京天空的一大难题是沙尘暴。每每旱季,北风刮起,黄沙弥漫北京城。其中距离北京仅180公里的丰宁小城成为瞩目的焦点之一。因为作为农牧交错区,是风沙从内蒙古沙地南侵首都圈的必经之路。有人戏称:北京每落下10粒沙子,就有2粒来自丰宁。而且,因为这里是潮河以及滦河等京津水源的重要发源地,处于首都圈的上风上水,丰宁的森林植被对北京、天津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净化空气、固碳送氧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据统计,2000年春,我国北方发生13次强沙尘天气,其中9次影响京津。此时,丰宁土地沙化非常严重,沙漠化面积达到了总面积的30.8%,水土流失面积已经达到4791平方公里,仅小坝子乡就形成了82处大小流动沙丘,并且以每年3.5公里的速度向北京逼近。“猪上房,羊跳墙,小孩坐在房檐上。地不打粮,沙子埋房……” 是这里曾经极度脆弱的生态环境的真实描绘。

2000年,丰宁县小坝子乡农户住房被荒漠流沙包围(茅硕/摄)
2000年,丰宁县小坝子乡农户住房被荒漠流沙包围(茅硕/摄)


  丰宁的沙子惊动了中南海。时任总理发出指示:“土地沙化形势非常严峻,必须把防沙治沙、加强生态建设,作为一项重大而紧迫的任务来抓。治沙止漠刻不容缓,建设绿色屏障势在必行”。总理的指示同样引起了远在日本的当时丰田汽车公司社长丰田章一郎注意,他立即下令公司内部的一个部门--中国部展开调查,评估是否有可能在这里开展绿化环保改善环境,而当时,丰田还没有在中国开展汽车生产业务,但却以公益为开端,开始落根中国。

  随后,丰田联合中国科学院中日科技与经济交流协会、河北省林业局、日本地球绿化中心四方共同合作实施的中日“21世纪中国首都圈环境保护示范基地”正式在丰宁启动,一群匠人们向荒漠要绿色的植树行动拉开了序幕。

  自此,丰田人开始与丰宁结下16年的不解之缘。把丰宁植树行动如同打磨汽车一样,以匠人般的精神全身心投入。

  “第一次去丰宁植树的时候,从北京出发一路上颠簸5-6个小时,全是山路,颠得骨头都快散架了。丰宁县城当时还都没有宾馆,只能两个人挤一挤招待所,条件也十分简陋。但现今高速公路,鳞次栉比的高楼建筑,繁华的街景,富足的生活,前来投资的企业越来越多,旅游业也发展起来,这里真是今非昔比,变化太大了!环境的改善给一个地区带来的效果实在是不可估量。”作为丰宁植树项目早期亲历者,一位老员工回想起当年初入丰田参加这个项目,感叹中带着兴奋。

  与这位老员工有同样经历的还有丰田(中国)社会贡献部部长李德木。“16年前,我加入丰田后的第一次出差地,不是日本,不是上广深,而是名不经传的小小丰宁。之后,寸步就没有离开过丰宁。”

  不仅仅是国内各丰田相关公司的员工,每年甚至有不少来自日本本土的志愿者自费报名来植树。丰宁对丰田人来说已经成为一个精神家园,去丰宁植树成为丰田企业上下自觉的行动和习惯。

  为了这个项目,丰田还在日本专门招聘了专业人才,国友淳子,一位供职于丰田生态绿化事业部的农学女博士,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她在学校学的专业是防沙治沙,所以被聘请后她就立即投入到这个匠人的队伍。整个项目服务期间,先后往返日本和中国近50次,尤其在项目实施初期,每个月都来丰宁。其中,最长的一次住了28天,跟当地村民们生活在一起,了解他们的生活形态,对项目进行调查研究和提供农林技术指导。

  国友淳子把匠人们的专注、耐心、谦卑做到了极致。为调查丰宁当地的水源、地理、土质分布情况,她与中国专家一起,跑遍丰宁的山山沟沟。

  面对初期不理想的树木成活率,国友淳子周密调研逐一分析不同的成因,没有靠单纯的“补种”来解决,提出根据地势、气候、降水量和土壤条件,差异化地在不同区域栽种19种不同植被。比如丰宁小坝子乡是属于山区,两边是山,底下是沟。在沟底下栽杨树,上边是栽山杏,再顶上栽油松,不同的树种起到的作用是不一样的,在乔木下种灌木,防止林下风;在防风林间种植牧草和药材;在沙地,把固沙的植物栽种成格子状从而稳定沙丘……这些技术都是通过实地一个个研究和逐一尝试检验出来的。

  还有在施肥方面也进行了精心研究,经过20、50、100、150克等的实验,测算出效果最好的施肥量是每株100克;甚至连不同苗木的施肥深度也都逐一精确测算……诸如此类付出的心血还有很多。

  最有戏剧性的一个故事是:很多油松苗种植了以后,冬季常常大面积枯死。国友每天晚上跑到现场蹲点观察,终于发现是野兔在夜晚啃噬刚刚新栽的树苗,尤其是在50公分以下的新苗。可是野兔本身是野生保护动物,不便捕杀。后来调整策略,改种植更高一些的小树苗,这样兔子就吃不到了。

  “这十多年来,树木成活率比以前提高了很多,在丰宁这个地理和气候以及土壤条件非常复杂的地方,500万棵树的成活率已经达到了90%以上。以前很难有机会能够跟包括中科院、日本的博士等专家交流,然而通过这个项目跟他们学习到了大量的植树治沙的先进想法和技术解决方案,至今都在广泛应用”丰宁县林业局站长廉诗启谈到与国友淳子一起共事的经历,感叹道。

作品:16年一群匠人向天争绿
丰宁植树造林项目成果


  共生:匠人作品与人的故事

  如同手工匠人们所做的茶杯茶具,只有在品茶人泡茶使用的时候才是真实的作品。丰宁植树也是如此。作为匠人们辛苦打磨出来的一颗颗树木,如果不能与当地人的生活发生有益的关联,好作品也很难存在下去。

过度的放牧对植被造成巨大的破坏
过度的放牧对植被造成巨大的破坏


  匠人们把树种好了,接下来要考虑的是如何让丰宁人从“植树作品”中收益。丰田人的做法是这样的。丰宁项目第一期以生态绿化为主,将沙子先治住。第二期开始考虑怎么带动经济发展、提高农民收入,主要是种植以山杏为主的经济树种以及一些草药作物。

  此外,丰田还曾经从项目中拿出一部分资金设置奶牛扶持基金,鼓励以对生态环境损坏较小的圈养式牧业替代散养式牧业。奶牛的养殖不仅可以给农民带来一笔不小的经济收入,还能更好的维持植树绿化的成果。

  丰宁植树项目已经扩展到靠近内蒙古的地区,把自己“给人与鱼,不如授之以渔”“以长远的眼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治理经验,对丰宁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防沙治沙也起到了示范、带头作用。

  俗话说:植树是“三分种,七分养”,道出了它不是光靠种植就能一劳永逸的,扶持一群“护林人”守护这块来之不易的“绿色”是相当重要的。68岁的老人张珍就是其中最年长,也是参与时间最长的一位。

  张珍,今年68岁,从丰田2000年丰宁植树项目启动就加入到守林员的工作中来,一做就是16年。

护林员老张和他的老伴
护林员老张和他的老伴


  这16年来,老张几乎每天都要到山上跑一圈,来回几十公里。“别看我年纪大,若论巡山,年轻小伙子们都比不过我。”老张说着自己的工作和身体,不无自豪的哈哈笑起来。

  日常都是老张一个人在山上巡查,主要是防火,还有禁牧。“跟乡亲们红脸吵起来,记不清有多少次了。每次都是笑脸提醒和劝说大家这里不能放牧。”从年轻时候刮起风沙睁不开眼的景象,到如今满眼绿色,老张不无感叹。

  “走过这么多遍的路,每棵树的位置,大小,我都记得清楚。我不忍心看到他们就这样没了。”所以老张,还在坚持。

(潮河源头,承担北京主要水源地/密云水库供水)
(潮河源头,承担北京主要水源地/密云水库供水)
(潮河源头,承担北京主要水源地/密云水库供水)
(潮河源头,承担北京主要水源地/密云水库供水)


  随着这些年丰宁植树项目的推进,丰宁的生态环境有了质的改变。下一步,从“生态立县到旅游兴县,希望能够借助优质的生态环境和极佳的地理区位,能够吸引北京、天津周边的人来丰宁旅游。

  尾声:匠人与丰田环境战略2050

  丰田品牌一直给人的印象是低调、踏实、谨慎、朴素、谦卑,恰如一位老匠人,沉于自己的作品中,自己坚持自己的路。2015年10月,这位老匠人一反常态的高调宣布了自己的未来环境战略——“丰田环境挑战2050”战略。

  在这一战略里,丰田针对气候变化、水资源缺乏、资源枯竭、生物多样性减少等地球环境问题,以“使汽车产生的负面影响无限接近于零”和“为社会带来正能量”为目标,在“打造更好的汽车”、“更好的生产活动”、“美好城市和美好社会”3大领域发起了6项挑战。

  “2050战略”实质上是一种郑重承诺,但很多人看到这个目标都感到惊讶不已,它以一个非常长远和前瞻性的眼光给自己提出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对于环保的目标和追求,以致于会引起部分人们在心里打鼓它是否能够实现。但是想想丰田在新能源汽车技术和市场方面所取得的遥遥领先的成绩以及一向谨慎踏实的丰田风格,人们又不太怀疑它做不到。

  联系到丰宁植树的实践,这16年的坚持,也是一个佐证。大巧若拙。在一群匠人们16年的坚持下,这片漫天黄沙毫无生机的荒漠,真的变成今天的青山绿水。16年的坚持为了什么?也许只是品牌的性格,自然而然——对环境保持敬畏,对本地保持感恩,对作品抱有匠心。

  16年,时间成就了丰宁,丰田人也回馈时间以一个朴素而不简单的品牌。

  作者:长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