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数据梦想,如何照入现实(组图)


  全城免费WiFi为开启智慧城市提供了一把“钥匙”;同时,也是提升整个城市宽带基础服务的新入口;此外,它还能成为国家WiFi安全标准的试验场。

  “数据铁笼”的贵州试验模式已几乎遍地开花——“数据治税”“数据信用”“数据安监”“数据信访”等将改变整个政府的治理生态。

2016年数据会在贵阳开幕
2016年数据会在贵阳开幕


  大数据将如何改变一座城?作为“国家靶场”的贵州提供了可能的答案。

  280万贵阳市民首先享受了大数据带来的红利,覆盖了全城的免费WiFi信号降低了整个城市的上网成本;公务员违法违纪的可能性也在降低,基于大数据平台开发的“数据铁笼”,成了时刻盯着公务员的“眼睛”。

  企业亦在逐浪。无形的大数据正在孕育出有形的产业链。上游,以数据中心、呼叫中心为中心,大数据企业已吹响集结号;中游,以大数据交易所为纽带,数据的价值正在被挖掘。下游,一大批大数据企业正在应用上尝试万千可能。

  围绕产业发展、政府治理、民生服务三大领域,贵州的大数据梦想正在照进现实。

  D-guiyang:醉翁之意不在酒

  作为大数据服务民生的头号工程,贵阳市的“D-guiyang”免费WiFi服务甫一面世,就有人提问:全城免费WiFi,全球几乎都没有成功者,贵阳凭什么做到?

  这是一个被誉为全球首个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无线全覆盖城市项目。从2015年1月起航,计划3年实现覆盖400万人口(含流动人口)、200平方公里的城市规模。

  “D-guiyang”提供商贵州泛亚科技信通网络科技公司(以下简称泛亚科技)董事长邢少娱调研过全球的免费WiFi项目,失败案例确实不少。早在十几年前,美国旧金山就携手谷歌提出免费WiFi计划,此后浪潮席卷全球,美国华盛顿、英国伦敦、荷兰阿姆斯特丹等上千个城市纷纷宣布各自计划。国内城市也是此起彼伏。北京奥运会期间,从北京、杭州到泰安、景德镇,都曾表示要建设全城免费WiFi。

  “如果仅仅是为了免费WiFi而去建设,那注定是要失败的。”邢少娱认为一方面是WiFi技术本身的限制,另一方面在于缺乏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他认为贵阳全城免费WiFi项目的醉翁之意并不在免费,而在于WiFi。

  据他介绍,“D-guiyang”免费WiFi服务也被称作“701”项目,是由贵阳市政府与泛亚科技共同投资建造,“这张网是对三大运营商服务的一种补充”。完整地理解“701”项目,应该是“1+1+1”:一条覆盖城市全局的通讯通道,一张覆盖城市全局的光纤传输网络,一个覆盖城市全局的无线免费系统。

  大多数人往往只了解最后一个——覆盖全城的无线免费系统,但是却忽略了前面两项对贵阳大数据战略的重要意义。

  这是“一箭三雕”。首先,全城免费WiFi为开启智慧城市提供了一把“钥匙”;同时,也是提升整个城市宽带基础服务的新入口;此外,它还能成为国家WiFi安全标准的试验场。

  由于光纤铺设投入巨大,全国大多数城市免费WiFi均采用租借三大运营商网络的模式。但贵阳通过光纤传输网络、无线WiFi系统和通讯管道,组建了独立于三大运营商的第四张网络,打造了属于贵阳的城市互联网主入口。

  泛亚科技投资了近17亿元建设宽带网络基础设施,这“第四张网”也将对三大运营商的服务形成补充。例如,针对特定区域开设付费的高速上网通道,或者为各个社区提供个性化服务。

  泛亚科技已经和一些大型社区建立商业合作:以WiFi为切入口,在小区内部搭建物联网。门禁、小区的智能公共保管箱,摄像头都可以连在这张网上,“通过手机就能观看到家里摄像头的画面”。

  此外,“701”项目亦是公共WiFi安全标准的试验田。

  公共WiFi的安全隐患一直备受诟病。在“701”项目中,网监部门通过“第四张网”,就可实现对全市公共WiFi的监管。

  “未来,可能会开放某一片公共WiFi作为试验田,邀请全世界的高手来检验它的安全性。”据贵阳市副市长徐昊透露,贵阳正计划打造一张坚不可摧的WiFi网络,为国家探索出一套公共WiFi的安全标准。

2016年数据会在贵阳开幕
博大董事长陈涛演示远程问诊


  数据铁笼:改变政府治理生态

  大数据来了,普通民众的手机多了一张免费的网,而公务员却多了一个紧箍咒。一款名为“数据铁笼”的App,用大数据的方式将公务员的时间、权力管了起来。

  “数据铁笼”的特别之处,在于实现权力运行全程电子化,让权力曝光于“阳光”之下。2015年6月,贵阳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成为最早的试点单位之一。

  市交管局工作人员孙晓彤的每一天都有精确到秒的记录,与门禁卡、饭卡相连接的考勤系统显示他4月的某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早上8点40分22秒到达局大楼,两分钟后坐上了电梯。中午12点18分出现在食堂吃饭,12点35分59秒离开,四分钟后回到了办公室。下午17点52分45秒才下班回家”。

  与上级领导的客户端相连的工作日志系统则能精确描述出他这一天的工作内容:“拟定摩托车和快处快赔宣传标语并发科技处大屏”“敲定由市台制作的快处快赔宣传短片并在市台播放”。

  上级领导不仅可以查看到下级每一天的工作,还可以通过系统下派任务,每个任务都会标明内容、要求以及完成时间。“如果完不成,还要通过系统请示上级延长任务时间”。

  加班时间会存入“时间银行”。孙晓彤告诉记者:“按照这套系统,出现了加班时间都会补发相应加班费。”

  考勤异常时,系统会自动报警。报警分为四类,一是纪律风险,如考勤异常;二是执行风险,如没有提交工作记录;三是预警风险,像执法存在不符合程序、执法不严等;四是任务风险,领导下派的任务并没有及时完成。

  这些报警内容,第一天会给本人发送提醒短信,如果三天内未进行处理,则会直接短信推送给上级领导。第四天报警还未解除,则会在第四天上报到纪检部门。

  2015年刚刚开始试用时,预警推送高达八千余人次,但试用开始一个月之后降低到约两千人次。2016年2月份则降低至527人次。由于“请假必须通过系统审批”,请假的人数也在锐减。过去的平均每月二十多人请假,这套系统上线之后人数锐减到8人。

  基于考勤的表现,会形成一个个人诚信档案,信用要进行评级,最高级别是五颗星。“五颗星真的很难,整个局都很难找到几个。”孙晓彤说。

  诚信档案通过考勤管理、任务系统以及工作日志,将公务员的时间和工作装进了“数据笼子”,而业务系统则通过打通权力运行的各个环节,实现“雁过留声”。

  每个政府部门的业务不同,App中的内容也不一样。道路运输管理局也是试点之一,该局业务被分为12个部分,相应的管理者都只能打开各自系统。

  运管稽查二大队大队长蔡勇是负责出租车运管管理的,他的业务板块就嵌入了出租车数据库。道路运输管理部门每个月都需对经营性运输企业进行入户检查,由于工作量太过庞大,这项工作会流于形式。现在有了这套业务系统,经营牌照一旦过期,系统一目了然,被动检查变成了主动执法。

  目前,这套系统已在贵阳市所有的政府职能部门开始试用。效果立竿见影,各种拖沓、庸懒等现象已基本杜绝。甚至有些浑水摸鱼的,现在在这个电子监管系统里混不下去了,只能辞职。如交管局已出现了申请辞职的情况。据交管局介绍:“接到、办理民警申请辞职11人,申请提前退休4人,申请辞去科级领导职务4人,民警调出的4人”。

  这场“数据铁笼”的贵州试验模式已几乎遍地开花——“数据治税”“数据信用”“数据安监”“数据信访”等将改变整个政府的治理生态。

  大数据创业:打响创新型城市旗号

  在贵州,与大数据相关的企业正在茂盛生长,一个以大数据为核心的生态圈逐渐形成。在2015年初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大数据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力争到2017年,大数据产业总量规模突破2000亿元。

  呼叫中心和数据中心是数据的源头,来自全国各地的数据汇聚于此。其中的一部分被清洗、脱敏,在全球首家大数据交易中心挂牌售卖。在产业链下游,各类数据应用企业,对数据进行加工利用,生产出新的信息产品。

  东方科技有限公司的东方祥云项目就开拓了一个新领域——利用大数据对洪水进行预警。

  东方祥云项目负责人李胜,在1999年创办企业时,正是希望摆脱传统的预报方式弊病,找到一种全新算法模型,利用大数据对洪水进行预报。然而这条路并不好走,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人在全球都寥寥无几,他只能从零做起。好几次公司都濒临死亡,为了生存下去,甚至被迫“倒卖过电脑”。

  直到2015年,东方祥云才真正进入应用阶段。恰遇贵州实施大数据战略,东方祥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

  李胜说,东方祥云是一个标准的大数据项目。“可以将洪涝灾害预测期从20分钟延长至72小时,是大数据技术和水利的结合,让人们借助云服务‘跑赢’乌云(乌云指暴雨汛期)。”

  东方祥云的数据库收集了全球所有公开的气象卫星遥感数据、各个主要河流的水文数据,以及各种图片、视频,并且每分钟都在对这些数据进行更新。在李胜的看来,这正好符合了大数据的四个特点:大、全、多元、实时。

  更为重要的是大数据平台的搭建。贵州举办了中国“云上贵州”大数据商业模式大赛,“东方祥云”项目在这个比赛中一炮打响,被评委认为是大数据时代的颠覆性构想与实践,获得最高奖——“云端大奖”,获500万元的扶持资金。

  与李胜一样,80后的朱立宇也选择在贵阳创业,他所创办的贵州博大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大科技)是一家金融电子现金的研发公司。

  目前他们利用银行卡的闪付功能,将传统自助售水、售货、售药行业与“互联网+”技术相结合,开发出金融智能“微超市”“水超市”“微药店”等多种智能端产品。

  过去,朱立宇带着自己的产品去各地出差,一听说是来自贵州的“高科技企业”,对方的表情里总是充满了狐疑:“贵州怎么会有高科技企业?这些人印象中,这些企业就应该在深圳、北京这些大城市才靠谱。”甚至一些在北京创业的朋友也会质疑他:“干吗要在贵阳创业?”

  但实际上,朱立宇之所以能创业成功,与贵州的后发优势存在莫大关系。

  最开始创业时,中国银联是他们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而中国银联之所以将贵阳选为试点城市,正是因为贵州的支付市场在当时还是一片蓝海,各大银行之间并没有形成固定的利益格局。也正是如此,博大科技成了全国最早研究金融电子现金的企业。现在的博大科技已成为国内领先的金融电子现金环境运营企业。

  当下,贵州实行的大数据战略又给了朱立宇另一个创业机会,作为智能终端研发方,他们拥有数据的搜集和运算的先天优势。

  现在贵阳80%的出租车上都装上了由他们研发的智能终端设备,而这些设备能将“是否载客、路况信息、收费情况、行车轨迹、速度等信息等通过大街小巷的出租车实时反映出来”。

  这些数据,将有效地协助政府部门对出租车进行智能化监管,可为政府提供城市最新的实时路况信息,也可提前对突发事件进行判断及疏导。现在,这些数据,成了朱立宇的另一笔财富。

  这才是刚刚开始。2016年3月,贵阳市提出“痛客计划”,首届中国痛客大赛暨社会共治·企业信用痛点主题大赛启动。结合大数据战略,正是贵阳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代的创新举措。

  贵州大数据起风了,与朱立宇、李胜一起站在风口上的,是三千万贵州人。

  文章链接:

  贵州:大数据“国家靶场” 是如何炼成的?

  2016年5月19日

  2014年伊始,从最接地气的数据中心、呼叫中心,到“高大上”的大数据交易中心“云上贵州”等,贵州一路狂奔,找到了一条“弯道取直”的捷径。2016年2月,随着贵州被挂牌为国家大数据产业综合试验区,昔日工业时代的跟随者,变成大数据时代的同行者,甚至领跑者。

贵州:大数据梦想,如何照入现实


  作者:李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