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学者:南海问题裁决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


  南海本是一片和平富饶的海洋,不仅每年经由南海航线航运的货物总价值高达5万亿美元,在其水下还蕴藏着包括110亿桶原油以及190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在内的自然资源,使南海成为尚未开采天然气储量最大的海域。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一些周边国家由于觊觎南海的丰富自然资源,开始对中国南海岛礁提出领土要求,非法侵占南海岛礁,南海问题就此产生。根据中国与东盟国家在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以下简称宣言),中国与东盟致力于加强睦邻互信伙伴关系,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宣言强调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南海有关争议。中国历来严格遵守《宣言》精神,积极推动南海争议的对话解决,反倒是包括菲律宾、越南在内的其他声索国置《宣言》精神于不顾,一方面在争议岛礁上加速填海建设工作,大肆推动礁石岛屿化、岛屿军用化;另一方面搭乘域外大国插手搅乱南海的“顺风车”,加速针对中国的军事化建设。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数据显示,除中国在内的其他南海声索国在2005至2015年间军费开支几近翻倍,达到了史无前例的304亿美元。

  国际仲裁庭对南海问题的裁决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从动机看,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根本就不是为了寻求一个中立、公允的裁决,而是出于对双边对话协商结果不满。菲律宾执意抛弃对话协商这一争议解决机制的行为,折射出的不是菲方对法律精神的尊重,而是其输不起就破坏规则的无赖心态。从法庭本身来看,由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关于争议解决的条款对于涉主权争议并不适用,因此仲裁庭对菲律宾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并无权受理。所以从法律角度看,不论是越权受理此案,还是让当事一方形成胜券在握的判断,国际仲裁庭本身的专业性和公允性都值得质疑。中方对菲律宾提起的南海仲裁案采取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的态度,体现的正是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精神的恪守。

  作为与南海领土争议毫不相关的域外大国,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打着和平旗号推动军事化,披着中立外衣构建遏华联盟。一方面,美国务卿克里“强调”美在南海领土争端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并要求各方以和平和外交方式妥善处理分歧;另一方面,美明显加大在南海军事部署力度,包括于上月向南海派遣两个航母战斗群执行舰队防空、海洋侦查和远程空袭等演习任务,以及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部署其最新型电子战飞机。美上述举动不仅无益于南海问题和平解决,反而有可能造成部分声索国对于战略形势产生误判,加剧擦枪走火的风险。(作者为巴基斯坦战略研究所中国问题研究员哈桑·萨达特 中国经济网记者梁桐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