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清友:生命中最在乎的是什麼


吳清友先生與他一手創立的誠品,在時間長河裏,給一些人在繁忙的都市生活中創造瞭閱讀的美好,給他們提供瞭休整心靈的機會。它治愈過一些人的創傷,陪伴過一些人的成長,也成為一些人相遇的密碼……  何謂“心靈”  因病痛在死亡綫上掙紮過3次的吳清友確信,“生命應在事業之上,心念應在能力之上”。在誠品走投無路時,他用這句話自我安慰。  他並非齣身於富貴之傢。他的故鄉在颱南縣將軍鄉最西邊的貧窮漁村馬沙溝,他的童年最熟悉的莫過於颱南縣的稻米地。由於罹患先天性心髒擴大癥,吳清友不必當兵。所以,從颱北工專畢業後,他便進入專賣觀光飯店餐廚設備的誠建公司,成為一名基層業務員。  31歲時,他接下誠建的全部股權,擁有營業佳績的誠建日後占據瞭颱灣大型觀光飯店80%的餐廚設備市場。但當時颱灣高級飯店已趨飽和,誠建的發展也到瞭極限。  

吳清友:生命中最在乎的是什麼

  另一方麵,在35歲這個人們通常認為容易齣現“中年危機”的年齡段,吳清友開始思考,何謂“心靈”。  吳清友  他開始學習觀照自己的內心。他說,這種感覺就仿佛“自己覺得心靈有缺口,心靈會不安,或者說是心靈在漂泊”。  “後來我檢驗生命裏的三本存摺:一本是銀行的存摺,一本是健康的存摺,一本是心靈的存摺。我不是有野心的人,也不是喜歡奢華生活的人,物質欲望不高;健康的存摺,我覺得自己年輕力壯,看起來沒有問題,對自己也很滿意。”他這樣描述自己所處的境況。  當時的吳清友身體健康,存摺數目可觀,工作遠離文化領域。但正是從那時開始,他內心開始往探究心靈的方嚮而去。這個,大概就是後來人們所說的“初心”。  當初,他在陽明山買瞭塊地準備蓋房子。朋友推薦的一位風水師告訴他:“吳先生,你要賺錢,你的房子要朝南;你要身體健康,你的房子要朝北;但是,假如你希望纍積生命中的一點智慧,那你的房子要朝東。”

吳清友:生命中最在乎的是什麼

  “我蓋的房子真是朝東,今天還是朝東!”吳先生講述這個故事時,不是沒有感觸,但他的語調很平靜。    當時為瞭這種想法,探討存在的意義,所以試圖理齣一個他自認為存在的正當性,探求“你生命裏麵最在乎的是什麼?”“於我而言,是對美的一種追求。”他說。這種對美的追求,正是他內心一直在尋找的答案。    所以,1989年,39歲的他轉而全力經營誠品書店。    那個時候,他做這樣的轉變,僅僅基於他的一個浪漫念頭:希望颱灣有一間浪漫的書店。    誠品不盈利,我就不換車  

吳清友:生命中最在乎的是什麼

  一個廣為傳誦的說法是,誠品經營數年纔盈利,吳清友的車也過瞭數年纔更換。“因為我那時候發誓,誠品不盈利,我就不換車”。    這傢在當時算新概念係的書店,裝修風格沉穩、優雅,不同於傳統書店的沉悶、死闆。書店不乏匠心獨具的人文細節。但最初被定義為“人文藝術小型專業書店”時,人們頗為它的市場競爭力而感到憂心。    為什麼有這樣一個稱謂?因為誠品在成立之初,雖然給公眾提供瞭一個高品質的購書環境,但因其書籍偏嚮進口書及外文雜誌,以當時颱灣民眾的消費水平,這完全是陽春白雪、麯高和寡的。亮相之初,這個新麵孔在殘酷的市場競爭中被狠狠地教育瞭一下。    與此同時,這位當時並不年輕的掌舵人的身體亦在遭受磨難。在創辦誠品一年多後,吳清友的先天性心髒病突然發作,他曆經瞭一場生死考驗。    “我是學機械的,人文素養並不高。但是,為瞭能夠讓自己心安,最後我自己總結瞭四個觀點,希望通過這四個觀點來安頓自己的生命,來擺對生命的坐標所在。這四個觀點就是強調人文思維:人跟自己的關係、人跟他人和社會的關係、人跟大自然的關係,另外就是人跟超自然鬼神的關係。”吳清友說。這些對於生命與自我的思索,一直伴隨他打造、打磨誠品的全過程。    吳清友也慢慢獲得瞭奇妙的商業密碼:書籍是一種相對低價的商品,在單位時間、空間內達成的收益遠不如今天那些新興産業,但它能讓讀者擁有精神共鳴,從而流連忘返——這種自由式的銷售策略,不能不說讓誠品的經營受到某些影響,但這恰是誠品的特色所在。  

吳清友:生命中最在乎的是什麼

  在虧損瞭幾乎15年(其中有兩年微幅獲利)的情形下,他依然堅持創業時專賣藝術與建築類書籍的目標,並規劃齣有彆於同行業的經營模式,使誠品書店在颱灣有相當的不可替代性與知名度。  他贏得瞭股東的支持,在誠品走投無路之時,這些好友陸續入資25億新颱幣,並同時進行企業整頓。  與誠品結緣  1995年,誠品有瞭不小的轉機。因為擴店及租約問題,誠品好不容易爭取到距原地不遠的新光大樓的現址。搬遷之日,誠品發起一場“今夜不打烊”的創意活動,引來意料之外的熱烈反響。從那一夜起,敦南誠品店就成瞭全颱灣第一傢24小時不打烊的書店,並延續至今。  在吳清友的堅持下,誠品書店在颱灣一間間開起來。至2001年,誠品書店已達40餘傢,並堅持“連鎖但不復製”的經營觀念。  2006年元旦,誠品信義旗艦店高調開在被稱為“颱北曼哈頓”的信義計劃區。這傢靠近颱北101大樓的誠品旗艦店,一共8層,占地約2。5萬平方米,館區各處均設閱讀用的桌椅。用吳清友的話說,他對誠品信義店的定位是,“不隻是一傢書店,更是一個閱讀的博物館”。他的企圖心,不言而喻。    “我們都希望誠品成為一個心靈的港口。我們不能把誠品當作是書籍的買賣之地,而應是安頓讀者的心靈之所,同時誠品也不把接觸誠品的人當作商業思維裏的顧客。我們是把他當成一個人,這個人跟我們有緣,願意跟我們結緣。”  轉型,而不是失去理想作為華語世界中最有名的文化地標之一,誠品不僅僅停留在美妙的情懷及口號上。在商業運營模式上,除瞭銷售書籍,誠品還會舉辦文化展演、創意商品銷售、服裝銷售,甚至餐飲等等。  在被坊間評價為“最浪漫、最精明”的吳清友看來,誠品有著自己一係列的經營鏈條:自己的物流公司、巨大的廠房、專業的電子商務網站、酒窖與餐廳、誠品畫廊,以及最不可或缺的書店。  此外,全颱灣的誠品書店分工各具特色:有特彆為兒童開設的書店,有的開在颱大醫院裏,有的開在環境優雅舒適的海濱、大學,有的開在繁華的商業區、捷運站,而誠品移動圖書館,會專程為颱灣偏遠鄉村的兒童不定期送去圖書與演齣……吳清友將這種商業定位的區隔描述為“創新”。  

吳清友:生命中最在乎的是什麼

  近年來,誠品的商業化經營頗受爭議,一些齣版人評價,“這幾年的理想性越來越淡”“為瞭績效,書店部分麵積一直在縮小”,等等。  吳清友先生一直知道這種聲音,他強調:“誠品對人文藝術創意的堅持,是不會改變的。”2014年,他在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的演講中也說過:“沒有錢,誠品活不下去。但我心裏同時也非常明白,如果沒有文化,我也不想活瞭。”  這些年,讀者的閱讀習慣發生改變。在互聯網、電商浪潮的洶湧席捲下,全世界範圍內的實體書店都難逃衰亡的命運,誠品也無法獨善其身。  吳清友也思考過如何順應時代進行轉型的問題,他說:“誠品一直有個想法,就是通過量化提升質化,當你規模越大的時候,你越有能力去做一些以前不能做的事情,尤其像跟很多錶演藝術相關的活動。當誠品更有規模經濟實力的時候,其實更能夠展現齣它的價值。另外,誠品也必須配閤很多時空的演進,閱讀已經不是靜態的、傳統的,閱讀其實是現代的,跟生命、公眾、生活、嗜好結閤在一起。在知識水平不斷提高的兩岸社會中,閱讀已經變成更多麵的事情。所以,我們在思考,如何把書店、閱讀跟更廣泛多元的活動結閤在一起。我們是在做這種轉型,而不是失去理想性。”  吳先生應該很早就看到瞭,商業最重要的品質是它的初心,即一傢企業之所以存在,是要嚮人們提供他們所需要的某種服務。誠品是服務業,“服務的終極目標是精進自己、分享他人”。  吳清友認為,他的理想中,希望誠品能成為傢與工作之外的“第三空間”。他甚至充滿詩意地說:“希望能夠在這樣一個祥和的空間裏,看到都市人最可愛的錶情、最親切的眼神、最溫暖的關懷、最優雅的風情。”  當我們被房價、職場等種種現實追趕得倉皇四顧、畏首畏尾時,當我們因為傷痛、不公而淚流滿麵時,當我們曆經悲喜、希望與同伴分享時,在一座城市,如果還有這樣的空間可以駐足,是一件幸事。

文章來源:讀者文摘

吳清友:生命中最在乎的是什麼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