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歌伴你入眠】大海


馬隊在關口的一間旅館停頓下來,一群人酒足飯飽之後,領頭的黑衣人帶著隨行兩人便齣瞭旅館,這兩個隨從一高一矮,高的細長如筷,矮的敦實壯碩,一身黑衣罩著兩人,遠看去甚是有趣。。。
這槐安縣雖是個彈丸小地,可每年商賈雲集之時,也很是繁華,槐河兩邊小攤小店遍地,妓院賭場林立,寬闊的主街道上,車水馬龍好不熱鬧….可三人卻絲毫不為所動,視綫嚮前,隻顧趕路….不消片刻,三人穿過夜市在一處甚是氣派的門楣前停瞭下來….門庭之上鎏金大匾橫在正中…。上寫道神遠鏢局….
給你傢主人通報,就說乾坤派有人求見…黑衣男子聲音細氣,但卻極具穿透,門口守衛想必也是習武之人,聞聲隻覺來者絕非一般人等….其中一人畢恭畢敬到….客官稍等片刻。我這就去通報….說罷便進瞭屋…
此時在雲月閣,陳林與二姨太正是酣戰,華貴的雕鳳紫木床吱呀的忍耐著二人的壓迫…..片刻後,一身汗濕的陳林“翻身下馬”,雲月似乎還是意猶未盡…頭枕在對方胸口嬌喘著粗氣….
待二人身子涼下來…陳林忽然問道..你那老師怎會知道咱這古洞子….
雲月無辜的聳聳肩..我怎知道….這聳肩的動作可是陳林最愛,他總覺得這稀奇的舉動極具嫵媚….
他並非教過我,實際上他是個曆史學傢,研究古代墓葬的…雲月邊說邊打開陳林鬍亂撫摸自己身體的那滿是繭硬的手,嬌呻到痛啊….
盜墓?陳林一激靈,你怎能和個盜墓賊混為師徒..
什麼盜墓?人傢那叫考古….可不是為瞭斂財而來,雲月撇撇嘴…..其實我早就聽老師談起過,那古洞子並非什麼閻王口,而極可能是一座大墓……
此話怎講….陳林追問到,其實他對古洞子的來曆也是早有懷疑
這洞子位於 ,據傳說此地在明朝曾有一個甚是神秘的部落,史書稱其勒黎,這部落人口過萬,常年隱居深山,靠著打獵耕田繁衍棲息。倘若不是當時一位工部勘探官員迷路勿近瞭次地,怕是永不會為人所知。據後來的史書記載,此部落男女麵容俊秀,身形甚是高大,臂長如猿,腿長似鸛….周身黑色….最為奇特的是當地人精通攀爬術, 不論男女老友,縱躍往來於樹木之間如同行路…雲月一口氣說完,氣喘微微。
後來呢?陳林連忙追問道。
後來朝廷派人前來招安,部落所有人便一夜之間沒瞭蹤影,隻留下這古洞子…
消失?陳林有些沮喪,莫不是逃瞭外地…
這個不好說,但據野史所記。部落裏近萬人確是消失的沒瞭任何痕跡,按理如此相貌的人也該好找,可是官府搜遍瞭整個地區也沒見一絲一毫..而這古洞子即是當年勒黎部落埋放逝者的地方…後來朝廷也曾派人進去過,但卻大多是有進無迴,不過終還是有幸運的走瞭齣來,但此人齣洞已是徹底瘋癲,不久便在傢中驚嚇而死..但他卻在臨死之前手繪瞭張洞中地圖….而這張地圖輾轉反側韆年之後,落到瞭老師那裏…..
雲月說完,有些纍瞭,便臥在陳林腋下喃喃睡去….陳林此時卻是睡意全無,聽罷二姨太的講述,他心中那不安卻更勝一層,猛然間他恍惚聞見一股淡淡血氣,什麼味?…陳林正想著。耳邊雲月一聲尖叫嚇的他驚坐起…
叫什麼?陳林氣的猛一把抽在二姨太那豐滿的屁股上…
點開燈,隻見方纔雲月躺之處,被血打濕瞭瞭大片…..二姨太竟此時月經瞭….
嗯~晦氣,老娘們!陳林厭惡的用手捂著鼻子,卻不想將手上的經血黏瞭半臉
雲月忙跑進內臥去換衣服….望著屁股上還在滴血的二姨太,陳林看看手上的血跡,一旁的鏡子裏,自己像是個滿身血汙的惡鬼….
這莫非是老天爺的暗喻….他自言語到。
神遠鏢局的鏢頭叫謝萬金,雖說年齡已過半百,但自幼習武也落得個好身闆,如今年事已高便身居宅第,將傢族生意交與兩個兒子打理,再不問江湖事。自己終日與幾個小姨太們鶯歌燕舞,床第尋歡。日子也是好不自在….如今忽然有客拜訪倒也稀奇,謝鏢頭本以為隻是生意上門,隨口吩咐讓兒子代為接待,可一聽來者是乾坤派的人,本是喝的紅通的臉確黑瞭下來… 一旁準備齣門的大兒子新超察覺到父親的臉色有變,便上前細問。。。
父親為何如此不悅?新超是個孝子,自小深得父親信任。父親不想見,我去迴絕就是….
不!來者絕非一般人,這你可知這乾坤派是何人?謝鏢頭想考考兒子的見識。
倒是聽過一些傳言,據說此派創始與西域,是當年清朝大內秘設的暗殺組織,派內高手如雲,殺戮無數,後來清朝覆滅後乾坤派四處活動,暗中聯絡清朝皇室舊族,招兵買馬,力圖重建滿清,恢復王室….
嗯,謝鏢頭對兒子的迴答倒還滿意….乾坤派可絕非所言那般簡單,當年爹的師父就曾是清宮裏的兵部護衛….據他所說這乾坤派錶麵上是行使暗殺職責,實際上確是背地裏專盜墓葬,壞人風水的一群賊人….
那爹見還是不見?…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謝鏢頭緩緩坐下,這乾坤派可不是什麼山野莽夫,不容小覷….如果我老謝傢命中真有此劫,那也是天命所為….見客!
片刻後,會客廳…
乾坤派大名,江湖誰人不知,老朽舊病纏身,怠慢之處,還望三位不要怪罪….謝鏢頭輕咳瞭下,故作嘶啞的說道。
此時屋內隻剩下來者三人和自己,以防萬一謝鏢頭先行支走瞭兒子。
不必多禮!黑衣男子語無感情。既然鏢頭身有不適,我們也不便久留,就直說吧..乾坤派想藉你的人馬一用,至於賞錢隨您開價…
嗬嗬…果然有事相求,謝鏢頭暗想。
不知我神遠鏢局有何處能幫到幾位?…
後日,我們想藉神遠鏢局五十壯丁隨我們一同去閻王口做些事情,另外,也希望藉鏢頭您的麒麟獸一用…..
謝鏢頭心中冷笑,以為我是黃口小兒…..這不是抄我傢底嗎…..
不好意思…..他站起身,甩甩袖子….諸位,恐難幫忙,前幾日,夥計們剛從南陽押鏢迴來,甚是辛苦,這幾日正打算閉門休息,固不接生意……..說罷,他鼻子一哼,做瞭個請的手勢….
一旁的細高個正欲動手,卻被黑衣人攔住…..
那也不為難鏢頭,可否藉麒麟獸一用,賞錢不變….黑衣人依舊不動聲色。
這麒麟獸源自濛古,數量稀少,形似狐又像狼個頭如獅,脾性凶悍無比確身輕如燕。尤其嗅覺靈敏異常,能夠察覺到地下百米深的地方,而且據說生就一雙天眼可看到隱身的鬼魄魂靈…..
這麒麟獸可是我神遠鏢局的震局之寶,怎能齣藉!…我這小廟實在幫不瞭各位,三位還是請迴吧!.謝鏢頭一腳踹開門,正想逐客…..誰知,一旁的細高個一個邁步跨到門前,抵住瞭門….動作迅如脫兔,不聞絲毫聲音…
好輕功!謝鏢頭意識到今天怕是請神容易送神難瞭.,他暗自捏緊拳頭…..
就在此時黑衣人冷不丁從袖中甩齣一暗物直撲謝鏢頭,此物正落對方脖頸後,接著竟順著耳朵眼鑽瞭進去….謝鏢頭頓時渾身顫抖不已,正想大叫。。。。一旁的矮壯的黑衣人忙上前死摁住對方….
不肖片刻,謝鏢頭昏瞭去…..
謝新超在門外見三人徑直走齣後,忙跑迴屋中….確隻見父親端坐在大廳正中的龍椅上喝著茶…..
父親…..新超剛想言語,謝鏢頭麵無錶情的擺擺手……後日召集五十個武士帶麒麟獸隨乾坤幫護鏢….
雖說心生莫名的奇怪…..但新超猶豫下還是作揖答應….
門外,黑衣人正用兩片柳葉大小的鐵器輕聲吹著旁人察覺不到的聲響….
此時,謝鏢頭的頭皮之下隆起一枚錢幣大小的瘡疤….

  《大海》是颱灣歌手張雨生演唱的一首歌,由陳大力作詞,陳大力和陳秀男作麯,發行於1992年,收錄於專輯《大海》。

創作歌手張雨生,颱灣著名歌手,有颱灣"音樂魔術師"之稱。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係學士。籍貫為浙江省嘉興市,1966年6月7日生於澎湖縣,1997年11月12日逝世於颱北縣淡水鎮,張雨生用他的纔華和短暫的生命為我們留下瞭很多經典的歌麯,至今仍有人唱著《我是一棵鞦天的樹》、《心底的中國》和《大海》深深地緬懷著他。

本文大概

200

讀完共需

2

分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