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伴你聽金麯】大海


 不消片刻,石人們即被擊退,動彈不得的幾個如同散亂的碎石堆砌在洞中,迴過神的兩人望著眼前甚是恐怖的一幕,頓時不知如何是好,好半天,新鵬說道:看樣子,此地凶多吉少,絕非久留之所,你爹恐怕早就。。。我們還是就此迴去吧~ 他說罷正等著露蓉劈頭蓋臉的臭罵,卻不曾想這方纔還是殺氣騰騰的姑娘竟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哭泣起來,這雨打梨花之勢讓新鵬心中不免又有些心疼,他踟躕一番,上前扶起露蓉,剛欲開口,露蓉卻說道:我知你恨我剛纔撇你而去,但我也是無奈~
新鵬心想,莫非這姑娘真有苦衷,細想起來,本來這番來古洞子就有很多蹊蹺之處,似乎還有很多自己不知之事,不如趁此機會從這丫頭口中探齣一二~
你到底有何事還在隱瞞,你若不說,我也無法幫你~
露蓉抬起一雙淚眼,緊咬著嘴唇,看的齣她很是猶豫,片刻後,她終於開口:洞口處的太極標示其實是我天寇鏢局用作求救和標記重要地點之圖,不是萬不得已,很少使用,我猜爹在此做記,是想告訴我們要小心行進,提放~
不!露蓉咬咬牙關。是那個洋人~
我早就懷疑二媽和這洋人來頭不正,想我二媽好歹也齣自名門,又是留洋歸來,怎麼就甘願嫁給我那年已不惑,目不識丁的老爹,即使嫁瞭,又怎麼甘心做小,其中必有緣由~
什麼緣由?新鵬追問道。
露蓉嘆口氣,她掀起褲腳,露齣細滑的雙腿~
什麼?這忽然之舉讓新鵬有些不好意思.
露蓉就地撿起一塊碎石,猛的朝腿上刺去,新鵬驚瞭一下,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更讓他目瞪口呆,隻見那白皙的皮下是一隻隻交替密布白色的蟲蛹,它們輕顫著,蠕動著,新鵬頓覺自己胃中一陣翻騰~
啊!啊!他驚叫起來~
彆怕!我是人,我自小齣生時,下身就無法動彈,醫生說我先天既有惡疾,下身畸形此生都會如此,我爹不忍看我就此將在床上度過餘生,便四處求醫,後來終有一日,我爹不知從何處尋來一味藥湯,並將其塗抹到我下身,誰知不消時日,我竟然能夠走動,雙腿有如完人~露蓉一口氣說完,將褲腿抹下。
這個與古洞子又有何乾,與你這洋人老師又有何乾?新鵬心中陡升不安!
古洞子其實也並非傳說中那樣,其中的傳說卻隻是掩人耳目,阻人步伐罷瞭。但我卻曾聽父親酒後說過,勒黎雖說隻是一群山野鄉民罷,但卻善用邪術!
邪術?什麼邪術?
斷肢再生,起死迴生~露蓉淡淡的說,有人說這種妖術其實既叫換魂!意指以物易物,以命換命!而這古洞子既是勒黎一族施邪術之地!
當地有很多人既猜測我父親,既是用瞭這種妖術纔讓我得以恢復~而我二媽和那洋人肯定也是聽此纔來接近我父親的,露蓉站起身~但這妖術是傷天害理之事,我絕不信父親會作此惡行!
這個~新鵬欲說,卻不知從何接話,
方纔那些石人?露蓉湊上錢去,踢踢一個碎開外殼的石人,裏麵依舊是一張人臉!露蓉嘗試著用腳輕踹裏麵的人像。誰知這方纔還是栩栩如生之物,經瞬間如燃盡的紙灰樣碎裂開來~
怎會如此?新鵬甚是驚愕。
倘若我沒記錯,這也是邪術,叫封魂牆,用死人骨灰粘閤泥膏像覆在屍體之上,藉此封住亡魂,從而任人差遣,他們可能是地下的守衛~
既然任人差遣,那方纔又是何人在利用他們追襲你我?新鵬問道。
我懷疑是~露蓉慢慢的像洞內踱去,那個洋人!
他們為何要來此,到底這古洞子有何神奇?新鵬剛欲開口問,卻又憋瞭迴去~不能問,眼前這丫頭也是極富心機之人,若是多嘴,隻會讓她對自己更加提放~
此時新鵬不禁背脊透齣一陣涼汗,他意識到此行絕非所看到那般簡單,自己很有可能正在陷入到一場陰謀之中,而這其中身邊所有人都已不值得相信,自己若是稍有不慎,及會在其中殞命~
但眼前形勢卻也不是自己所能控製,他望望一旁的狼仔和頭頂的剃刀,思量片刻,決定還是跟著露蓉先進洞中去一探究竟,倘若老天真要自己葬身此地,也就認命作罷!
兩人一前一後,進瞭大廳,此時,這裏也空無一物,方纔詹姆士驚叫之地,也尋不著他的蹤影,兩人在大廳環視很久,狼仔也不停的嗅著,可似乎這裏已無其他通路~
難道這裏是個死鬍同?新鵬心中生疑。
不可能,露蓉皺緊眉頭,父親的太極圖案不會有錯,這裏肯定還有什麼蹊蹺!
即在二人疑惑之際,狼仔忽然對著地麵嚎叫起來,霎時間,原本光潔透涼的地闆竟泛起紅光,或明或暗的閃爍著,像是翻騰的血池~

  《大海》是颱灣歌手張雨生演唱的一首歌,由陳大力作詞,陳大力和陳秀男作麯,發行於1992年,收錄於專輯《大海》。

創作歌手張雨生,颱灣著名歌手,有颱灣"音樂魔術師"之稱。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係學士。籍貫為浙江省嘉興市,1966年6月7日生於澎湖縣,1997年11月12日逝世於颱北縣淡水鎮,張雨生用他的纔華和短暫的生命為我們留下瞭很多經典的歌麯,至今仍有人唱著《我是一棵鞦天的樹》、《心底的中國》和《大海》深深地緬懷著他。

本文大概

200

讀完共需

2

分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