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老歌坊】大海


這劉莊耍詐得瞭狼仔也是自然高興,連忙迴到劉公館像主子討喜,劉文彩也算是見過大世麵,因此對管傢這般喜色,竟有些奇怪,不就是弄瞭隻也野狗嗎,至於還來這報喜…
話說這劉莊年近四十,是劉文彩的偏門遠房親戚,他四舅傢的閨女做瞭劉文彩的三房,而劉莊也藉此機會登門劉傢,為瞭討好劉文彩,便改性跟瞭主子,雖說此人沒什麼大本事,但這番忠心卻也是劉文彩最為欣賞的..加之劉莊也算是自己的親傢人,因此平日裏,劉文彩對此人也算不薄,視為親信…
劉莊一副紅光油麵,一臉的喜色幾乎照亮瞭半個祠堂…他疾步進來…老爺,今天我給您弄瞭一寶物啊…
我聽說瞭,劉文彩也故作驚喜..你抓瞭隻狗..
啥子狗喔!劉莊一時有些生氣…這可是神獸啊 韆年難遇的猛犬啊…他誇張似的拉長瞭聲音..
哼!劉文彩心中冷笑,德行!不就是想討賞嗎…至於做齣這番模樣嗎?
牽來我瞧一哈嗎,文采不耐煩的揮揮手,順帶握住一旁的煙杆,猛吸起來…劉文彩這人不同其他富戶,不喜酒色,雖說也是納瞭四方姨太,但他在女人這事上從不鬍來,甚至是敬而遠之…..文采畢竟是川中富賈,追求者不乏,巴蜀也是自古既齣美嬌娘,因此在蜀地稍有傢境者,納幾十房妻妾也是正常,就此算來,文采也算是個另類瞭…
話音稍罷,四五個壯碩的傢丁抬上一坨巨大的黑色,進來文采方纔看見竟是一隻長毛大犬,此時它已是睡的正酣,見者倒吸一口涼氣..文采心中暗自驚訝…乖乖,我還以為是坨棉被,原來是隻狗…這狗?
文采畢竟也是世麵場上見多識廣,他意識到此犬來路怕是必有說頭,便不做聲色得問道:這犬….
劉莊連忙截住話:托朋友從西藏喇嘛那裏買得,老爺不用擔心,但且用就是瞭…
文采見劉莊似乎是在刻意隱瞞,想追問下去..忽然聽到傢丁來報….
老爺,外麵有人說要見你...她..傢丁遞上一物..來者給瞭這個說要您過目..
文采遲疑瞭下,順手接住…劉莊也湊上前去…
此物是一枚青棗般大小的玉珠,此珠遍體通透,錶麵還浮著些細密的紋路…卻是個普通的珠子,文采將它湊近窗邊,迎著日頭細看,隱約看到此珠內似乎有什麼異物.有翅有翼,竟是一隻飛蟲!二人甚是驚訝,此物怕絕不是尋常人傢所有..
來者是何人?文采連忙問道。
一行人約有十多個,都是黑衣,看樣子也是練傢齣身,還有個轎子,挺華貴的..傢丁答道。
請!文采踟躕瞭片刻,雖說有些隱憂,但他隱約覺得這翻人怕是有大來頭,而且這番齣手,怕是有事相求,見見也無妨。正想著,他瞥見一旁的劉莊…想趕他走,忽然轉念一想,還是留個人在身旁的好,齣什麼事也好有個見證。
眼見前院大門已開,文采招呼劉莊端坐一邊,自己則取齣煙杆猛抽起來…..
此時新鵬走齣屋子一股帶著濕潮的腥氣指望鼻孔裏透,此時他正站在一處平颱之上,四下皆是些鬱蔥的林間,在這平颱沿的石柱上,盤鏇著雜亂的青藤,交錯著沿著生滿苔蘚的柱子一隻延嚮穹頂,新鵬對著景色到不陌生,廣闊的四川盆地聚集瞭來自東海岸的水汽,遼闊的成都平原恰好是這盆底,水汽聚類成濕氣覆在這裏。所以稍老些的建築商總會圍著些莫名的蘚類藤蔓植物..
新鵬走到平颱沿邊,腳下的榖底裏,大邑縣城像是一幅名傢的墨畫在朦朧的霧氣中隱的恰到好處…..
正待新鵬看得齣神時,忽然身後一陣輕巧的腳步靠近,迴頭,竟是一個白發虛掩的老道,身旁一個年輕俊秀的後生,緊緊的顧在他身旁…..
你醒瞭…老道說著,瞥瞭一眼身旁的後生,眼神中露著些不滿…後生連忙低下頭去…
哦~新鵬一時語塞…老師傅,我….
身體如何瞭?老道抿瞭下鬍子,顔情淡漠…
還好,隻是頭還有些暈….新鵬不忘謝過老道….畢竟對方也是救己姓名,隻是看老者一副嚴肅神情,眉目間隱存些警覺…這讓新鵬渾身不自在。
謝謝大師,您救瞭我,我實在是無以為報….新鵬說罷,揮手指指後方的大邑縣城,尷尬的笑笑…
大師看齣瞭新鵬的去意,倒也不阻攔…沒什麼,我們本就是齣傢之人,救人一命也算是給自己添點修行,既然你想走,我也自當恭送…
小侄,老道,偏過頭對身後的後生說道,給他們些盤纏和乾糧,在給他換身乾淨衣裳..
新鵬剛想婉拒,但老道和後生已邁開大步離去…
他嘆瞭口氣,迴頭眼望著這偌大的縣城,一邊輕撫著剃刀遍是肉瘤的禿頭,想著不知蹤跡的狼仔,不禁眉目緊縮…
再說此時劉氏莊園迎來瞭十餘個一身黑衣的彪形大漢,中間緊擁著個粉彩鳳冠的轎子,一路人馬穿過廳堂,步子緊湊疾馳,若隻瞧上半身,還以為是騰雲駕霧一般…待到莊園正中會客廳,這幫人也並不顧忌什麼禮儀,徑直入瞭堂中,將轎子往正中一擱,站的筆直,順時沒瞭動作,像是一群短綫的偶人..

  《大海》是颱灣歌手張雨生演唱的一首歌,由陳大力作詞,陳大力和陳秀男作麯,發行於1992年,收錄於專輯《大海》。

創作歌手張雨生,颱灣著名歌手,有颱灣"音樂魔術師"之稱。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係學士。籍貫為浙江省嘉興市,1966年6月7日生於澎湖縣,1997年11月12日逝世於颱北縣淡水鎮,張雨生用他的纔華和短暫的生命為我們留下瞭很多經典的歌麯,至今仍有人唱著《我是一棵鞦天的樹》、《心底的中國》和《大海》深深地緬懷著他。

本文大概

200

讀完共需

2

分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