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間諜之都

這幾天重溫瞭電影《寒戰2》,突然想寫香港這座城市,好填一下之前埋下的坑。

是的,之前寫某係列的時候提過,香港作為和紐約倫敦東京齊名的世界級大都市,卻有一個紐約倫敦東京都沒有的響亮名頭,國際情報中心,以至於人送一個美稱

——東方間諜之都。

想想香港情報中心的往事,讓我們先從香港的特殊情況開始說起——

一、香港獨特的情報優勢

首先,作為全球最負盛名的自由港之一,物流人流極度發達的香港,成為它們搜集我國情報的便利場所。

香港對外來事物接納程度很高,這為各種勢力在港開展情報活動提供瞭便利的社會空間,西方一些國傢趁機在此安插諜報力量或者扶植代理人,使香港成為“東方諜都”,與歐洲的裏斯本、非洲的卡薩布蘭卡齊名。

另外,100多個國傢和地區與香港都有免簽證或落地簽證的協議,使得各類人員到港極為便利。

其次,香港地理位置特殊。通過陸路的羅湖口岸、皇崗口岸以及水路的深圳蛇口等口岸,每日往來於香港和內地的各種人員數以十萬計,這其中不乏情報人員。

香港迴歸前,許多外國情報機構為嚮內地滲透,利用深圳、惠州與香港間海岸警戒的漏洞,與香港走私集團閤作,使用快艇或漁船,偷渡情報人員入境或接送情報人員離開內地。

第三,發達的商業環境為眾多的情報機構開展秘密行動提供瞭商業外衣。許多海外情報機構除瞭靠著領事館打掩護,還在香港本地注冊公司開展活動。

僅僅看颱灣在香港的例子,據颱灣媒體解密的資料顯示,“國安局”以某公司為名,駐有一個七人行動小組在港開展活動,“軍情局”乾脆一口氣注冊成立瞭20多傢公司,掩護其情報機構開展工作。

小小颱灣都這樣瞭,英美這些老牌情報大國就更不用說瞭。

車水馬龍人員免簽的發達,與紅色中國一河之隔的便利,發達的商業掩護,香港果然是間諜們的樂土。

而且,最要命的是,商業法律法規健全的香港,竟然沒有間諜罪!

一般而言,沒有外交身份掩護的間諜人員,如果被他國政府逮住,往往都是投進監獄坐大牢,然而香港並無與間諜罪有關的法律法規,即使你中國在香港抓到彆國情報人員,你也最多是驅逐齣境瞭事,無法在他沒有刑事犯罪的情況下進行逮捕。

而就算你中國想驅逐這個特工,因為香港承認雙重國籍,隻要這個特工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特工也可以嚮香港法院進行訴訟,從而用漫長的官司扯皮,讓中國政府的驅逐齣境命令成為一紙空文。

What?抓住間諜,竟然不能審判??驅逐齣境都要一拖再拖???有沒有天理啊???

因為講法製,所以沒天理。

香港這樣的法製建設,讓各國在香港的間諜們幾乎沒有後顧之憂,更加肆無忌憚的進行情報活動。

一言以蔽之——如此奇葩的法律設定背後,實質上是宗主國英國,對香港的精心設計。

再看寒戰電影中,劉德華那段激動瞭不少人的講話——

嗬嗬,針對電影颱詞的假大空,岱岱再來個一言以蔽之——

二、香港間諜活動,到底有多猖獗???

那麼問題來瞭,擁有如此優異的情報優勢和幾乎沒有後顧之憂的法製保障,各國間諜們在香港到底搞過多大的新聞呢?

岱岱列舉這幾個例子,大傢就懂瞭。

1955年,周恩來總理本率中國代錶團,從香港搭乘飛機赴印度尼西亞參加萬隆會議。

但國民黨當局在港特務用60萬港幣買通香港機場清潔員,在周恩來預定搭乘的”剋什米爾公主號”右翼輪艙處,安裝瞭一顆定時炸彈。幸好原定乘機的周恩來並未登機,但是,飛機爆炸,中國代錶團多名人員全部遇難。

剋什米爾公主號

默哀……

1995年,覺得在香港搞情報還不過癮,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的聯絡官約瑟夫·陳,和助理聯絡官德韋納·佛羅倫茲,以香港為跳闆,前往中國東南沿海搜集我軍軍事演習,以及廣東、福建空軍基地的軍事情報。

他們潛入多處軍事禁區進行偷拍等活動,並對竊取到的情報進行瞭配音和標注,後在作案現場被抓,因為在身在大陸不在香港,兩人直接被扔進牢裏瞭。

香港某研究中心,迴歸前曾是美國中情局負責搜集我國各類政治、經濟情報的中心。該機構利用微縮影印、計算機下載等方式,搜集瞭新中國成立後內地各主要省市每日的主要新聞報章以及我國2000多個縣的縣誌,有的甚至比內地掌握的資料還豐富。

比如,你如果要調取大陸對某一事件的所有官方說辭和暗地消息,此研究中心能更快整理得到比大陸情報機構更全麵的資料。

國外漢學界以前曾流傳一個說法:

“從事中國研究的海外學者,如果沒在XXX研究中心呆過,其研究成果的權威性和可信性都將受到質疑。”

這個研究中心,厲害瞭……

在我國政府的嚴正交涉下,美國纔放棄瞭對該研究中心的操控。此外,其他一些學術機構,在香港迴歸前也受中情局控製,中情局常年給予其多達百萬美元的巨額經費資助。

2003年,潛伏十年之久的香港中聯辦秘書長蔡小洪被抓。

此人身處樞要位置,父親又是高層乾部,叛變危害極大。最刻骨民心的教訓就是,在上世紀80年代的中英香港談判中,因為蔡小洪對英國齣賣中國對香港談判的底綫與籌碼,讓英國在談判中牢牢掌握控製權,搞的和英國談判極度被動,當時就有人大呼有內鬼有內鬼,然而當時未能查齣,此人在近20年後纔被挖齣。

叛變變時間之漫長,身處位置之敏感,此人破壞之大可見一斑。

如果不是因為他老爸的原因,這個人是要判死刑的。

父蔡誠

子蔡小洪

另外,英國政府在統治香港期間,還在香港警察內部設立瞭警務處“政治部”。

警務處政治部,看過《寒戰2》的瓜迷們,肯定不陌生。

是的,《寒戰2》裏頭,反派首腦前警務處長蔡元祺組織的秘密行動隊,不僅全部以假死身份作為掩護,並且作戰能力和裝備都極為專業,在片中,甚至連大名鼎鼎的香港特警飛虎隊都在這些身份隱秘的行動人員手下吃瞭大虧。

郭富城飾演的主角經過調查發現,這些神秘的行動人員部分可能來自於香港警方曾經的精英部門——政治部,即當年宗主國英國在香港設立的情報機關。

So,影片中那幫戰鬥力彪悍的反派們,其實是訓練有素的特工。

政治部隸屬於英國軍事情報局五處,主要工作是收集社會主義國傢情報,嚴密偵察防範“中共的顛覆、間諜活動”。

一些港英時期的老警察迴憶說,街頭巡邏時看到槍戰,隻要持槍者亮齣證件說,“SB(Special Branch,政治部的英文縮寫),做事!”巡警轉身就走。

香港迴歸後,一批警務處政治部“骨乾”幾年前秘密轉至海外,經過幾年秘密培訓,1997年隨著移民迴流潛入香港。

在英美政府的暗中支持下,他們有的躋身香港的政府部門,有的潛入香港的保安、商貿機構,改頭換麵進行秘密情報搜集。

而未曾參與過政治處情報工作的一般性保安警員,可以公開政治部特工身份在香港生活。

例如TVB當紅小生馬德鍾,此前曾經是政治部的特工,負責香港政要人身安全保護的保鏢,對此他從未避諱。

前政治部特工,現 TVB 小生——馬德鍾

所以有人說,香港迴歸事情上,英國情報機構政治部的解散與迴流,是港督政府最大的機密,也讓當時的中國國安如臨大敵。

是不是有種諜影重重的感覺……

更有甚者的是,在香港迴歸,中國駐軍後,香港間諜們依然肆無忌憚,有恃無恐

(香港間諜的內心:就算給你抓到瞭,你也不能把我怎麼樣。)

香港《東方日報》曾經報道瞭這樣的消息:

打算作為新行政長官官邸及辦公室的禮賓府,日前在翻修整建時發現,竊聽器遍布,包括客廳、臥室以至浴室都“不乾淨”。

此事一齣,不少人在猜測誰是幕後黑手的同時感慨:間諜在香港仍十分活躍,不少外國情報機構更是以香港作為窺伺內地的基地。

而官邸禮賓府,就在美英總領事館旁。

不僅是香港一把手的官邸安竊聽,連駐港部隊都敢去竊聽。

1997年迴歸,駐港部隊接收添馬艦基地的威爾士親王大廈時,赫然發現大廈內部很多隱蔽之處都被裝瞭先進的竊聽器。

會議室的牆壁中、地闆下,甚至衛生間的馬桶底座旁都發現有竊聽器。迴歸後的幾年間,這座大樓幾乎處於停用狀態,駐港部隊也未像英軍那樣將添馬艦基地用作司令部。

駐港機構說:“撤退的時候,英國人走得並不‘乾淨’。”

岱岱說:“老虎屁股都摸得!”

倒是美英間諜輕鬆地說:“你能把我怎麼樣!?”

由此可見,香港間諜們玩的有多嗨。

僅僅這幾個例子,險些炸死周總理,某研究中心比大陸還專業,通過香港為跳闆刺探大陸情報,政治部特工迴流香港,監聽香港首長官邸和駐港部隊。

香港,不愧是間諜之都。

那麼問題來瞭“你能把我怎麼樣!?”,麵對香港如此猖獗的間諜活動,難道中央坐視不理?難道北京束手無策?中國國安又是怎樣應對的呢?

下麵是第三章的名字……

三、齣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岱岱在這一張,也舉幾個例子,看完後,吃瓜群眾心裏就有底瞭。

先視綫拉迴到2014年的12月18日,一位91歲高齡的老人在廣州病逝,這位看似平凡的老人,卻有一個不平凡的告彆儀式——葬禮上,很多中央高層領導送花圈以示哀思。

一位平凡的老人何以驚動高層人物?這個老人到底什麼來頭?

這位老人,就是生前曾擔任香港警察訓練學校副校長的曾昭科。

曾昭科

曾昭科是上世紀60年代香港警方華人第一高官,時人稱之為,警界之星,擔任過港督葛量洪的貼身護衛。

1961年,香港警察的情報部門政治部纔發現,這個警界之星居然是中共地下黨!因為香港沒有間諜法,大陸來如此重量級的情報人員被捕,香港政府即使再惱羞成怒,也隻能恨恨的把曾昭科遣送迴內地,曾之後在廣州暨南大學任英語老師,並安度晚年。

曾昭科多年來在香港警隊扶搖直上,並任港督貼身侍衛,其在情報工作中取得的成就和對國傢的貢獻有多大,岱岱並不知道。

岱岱隻知道,葬禮上驚動高層領導送花圈,並讓現任86悼念,曾對國傢的貢獻,不言而喻。

從曾的例子可見,大陸情報機構對香港的反滲透工作,是一直都有,並卓有成效的。

如果說曾昭科的名字,吃瓜群眾還不是怎麼熟知,那麼下麵將要登場的兩位人物,他們的名字,肯定是如雷貫耳的。

那麼有請第二位人物登場,他就是大名鼎鼎的——————

此處敏感,已刪減……

下麵有請第三位人物登場,鮮花掌聲,獻給國際統一戰綫的同誌——

關於斯諾登的簡介,就不必放瞭,藍星人都知道,他的爆料讓美國在世界麵前,顔麵掃地,獲得諾貝爾和平奬的奧巴馬,人後竟然是個監控狂魔,而誰都不知道他手裏還捏著多少美國的勁爆黑料,美國惱羞成怒,當時為瞭查斯諾登,老美讓玻利維亞總統專機迫降奧地利,當著彆國總統的麵,強行搜查,搞的拉美總統大呼“損我國格!損我國格!”

美國對斯諾登就是三個字——殺無赦。

中國運用瞭遊擊戰法裏的誘敵深入,先讓斯諾登來香港,在香港酒店住著,然後不知不覺的轉移到澳門。

因為香港是美英經營日久的情報城市,中國選擇揚長避短,用斯諾登做釣餌引誘CIA刺殺小組至澳門,然後,駐澳門特種部隊與CIA進行瞭一場惡戰,惡戰的結果是16人的刺殺小組,扔下4具屍體跑瞭,其中,駐港特工頭子被擊斃!

是的,中美交火,特種對決,美國潰敗,岱岱上麵放圖瞭——

然後,尾巴掃除,斯諾登神重返香港,高調亮相,駐澳門特種連,榮獲集體一等功。

通常,解放軍和平時期獲集體一等功,難如登天。

駐澳門特種連訓練場景

而對於擊斃CIA的光輝事跡,官方是持否認態度的。

這很正常,情報領域的刀光劍影,雙方都是捂住不外泄的,怕雙方哪個控製不住國內輿論發酵,導緻事態走勢難以控製。

如果說官方不否認這類事件,那就是撕破臉準備乾架的節奏瞭。

但官方又需要這一消息提振士氣,所以,雖然官方否認,但並沒有封殺此類論調,看來,大大對這次行動,也是很滿意的。

畢竟,斯諾登事件可是大大和普京攜手運作的第一個閤作項目,取得開門紅,可喜可賀。

在這裏,嚮解放軍緻敬!

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綜上所述,從曾到賴再到如今的斯諾登,可以看見,大陸方對香港情報工作,一直是有所準備,並有很大斬獲的,香港雖然雖然受西方經營百年,是間諜之都,但是在大陸強有力的監管與堅決的鬥爭之下,外國間諜們要玩嗨,那就等著玩脫吧。

看來此文,也許吃瓜群眾對香港間諜之都的名稱,能有一個全麵的認識,也希望大傢,能更珍惜今天來之不易的和平生活,因為正是一大群默默無聞奉獻著汗水血水的人,纔有瞭我們今天穩定和平的生活。

如今,彈指一揮,香港迴歸已20年……

迴首往事,金戈鐵馬,展望前路,風起雲湧。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