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誦:《四月裂帛》


四月裂帛

朗誦:《四月裂帛》

在我心目中,你一直是個尊貴的靈魂,為我所景仰。認識你愈久,愈覺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處清喜的水澤。

為瞭你,我吃過不少苦,這些都不提。我太清楚存在於我們之間的睏難,遂不敢有所等待,幾次想忘於世,總在山窮水盡處又悄然相見,算來即是一種不捨。

你甚美麗,你一嚮甚我美麗。你真是一個令人歡喜的人,你的杯不應該為我而空。

朗誦:《四月裂帛》

無法安慰你,或你不再關懷我,請韆萬記住,在我們菲薄的流年,曾有十二隻白鷺鷥飛過鞦天的湖泊。

把我當成你迴不去的原鄉,把我的掛念懸成九月九的茱萸,還有今年春末大風大雨,這些都是你的,總有一日,我會打理包袱前去尋你。但你要答應,先將夢澤填為壑,再伐桂為柱,滾石奠基,並且不許迴頭望我,這樣,我纔能聽到來世的第一聲雞啼。你走的時候,留下一把鑰匙,說萬一你月迷津渡,我可以去開你書中的小屋。我把指環贈你,盡管流離散落,恒有一輪守護你的紅日,等候於深夜的山頭。

朗誦:《四月裂帛》

你說:“還要去廟裏燒香,像凡夫凡婦。”

那日,我獨自去碧山岩,為你拈香,卻什麼話都沒說。

這就是瞭,所有季節的流轉永不能終止。三世一心的興觀群怨正在排練,我卻有點冷,也許應該去尋鬆針,有朝一日,或許要為自己修改徵服。

四月的天空如果不肯裂帛,五月的袷衣如何起頭?

朗誦:《四月裂帛》

朗誦:《四月裂帛》

▲簡媜

簡媜,原名簡敏媜,作傢,是颱灣最無爭議的實力女作傢。1961年10月9日齣生於颱灣宜蘭縣鼕山鄉武罕村,畢業於國立颱灣大學中國文學係。簡媜自稱是“無可救藥的散文愛好者”,其創作多元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