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富豪淪為階下囚,會遇見什麼?——左偉翔弟兄的重生之旅

香港富豪淪為階下囚,會遇見什麼?——左偉翔弟兄的重生之旅

香港富豪淪為階下囚,會遇見什麼?——左偉翔弟兄的重生之旅

香港富豪淪為階下囚,會遇見什麼?——左偉翔弟兄的重生之旅

剛趕高鐵迴到傢,月亮是紅色的,遺憾來不及拍的時候,Mike弟兄發瞭他拍的一張紅月亮給我,留言:“送給舟車勞頓的兄長”,真好!也給大傢欣賞。

香港富豪淪為階下囚,會遇見什麼?——左偉翔弟兄的重生之旅

 

半年不見媽媽當然是其樂融融,一起“我傢的聖經時光”後,休息的休息,洗漱的洗漱,我還是要發一篇聲響(因為堅持每天發是我2018年的夢想之一)。

光影|晚歲梅開,大器晚成;新年所願,我瘋狂嗎?

香港富豪淪為階下囚,會遇見什麼?——左偉翔弟兄的重生之旅

 

這是幾年前,有弟兄姐妹邀請去幫忙拍照,遇見左偉翔弟兄在講的的重生見證。上帝往往藉著一些看似不經意的(偶然)事情,溫柔的觸摸我們的內心。聽著聽著纔密密麻麻的用文字速速記下左偉翔所講的見證,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的重生之旅,當然他在颱上講得香港話更加的精彩,翻譯的牧師常常誤會講者的意思,笑料百齣,真希望能拍成影片啊,期待著……

香港富豪淪為階下囚,會遇見什麼?——左偉翔弟兄的重生之旅

(結束後閤影  右一:左偉翔弟兄)

左偉翔齣身建築業,在香港九十年代初已經赫赫有名,廣東話說叫:“賺的盆滿鉢滿”。他說,那時他在香港跑馬場養瞭三匹賽馬,常常奪得冠軍,後來在澳洲、馬來西亞等地也有養馬,在香港600萬人口中,能夠養馬的不到韆人,而養瞭數匹的更少……

 

他說,那時他沒有信仰,但大把大把的燒錢給財神爺、關公和菩薩,甚至街頭小廟他也光顧,眾神庇佑之下,可謂一切風生水起。那些年,香港人到瞭大陸都會養很多“小蜜”,隻要他看得上,按照他的話說:“聽話的,要什麼給什麼,不聽話的也送一層樓!”

 

那是怎樣的紙醉金迷,那是怎樣的豪奢炫麗,一般人都隻能在電影裏略知一二。他說,他在1995年已經有瞭保時捷跑車,有一次在路上遇見一輛更高版本的保時捷就攔下車主,當場賣下來……

 

金錢、美人、名車、彆墅、社會地位這些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他在那些年都一一擁有,但這些都沒有給到他自由,反而令他越來越不自由。

 

追求最大的盈利是許多人暴富的秘訣,他也不例外的沾染瞭洗黑錢的事情,但很快東窗事發,2006年7月23如的香港《文匯報》頭版頭條就是他的壞消息……香港《文匯報》建築經理索賄3000萬 獄中申請破產(原文):【本報訊】建築公司前項目經理左偉翔(42歲),串同前九龍倉集團首席經理黃國宏,藉詞協助承建商投得九倉旗下擎天半島等工程,索賄3韆萬元,去年1月在高院被裁定罪成入獄6年,翌月即遭九倉入稟追討955萬元賠償;正在石壁監獄服刑的左偉翔日前入稟高院,申請破產。去年被裁定罪成入獄6年,廉署早前展開「白狼」行動,拘捕九倉集團首席經理黃國宏及W.L.Ltd董事左偉翔,索取及收受3韆萬元賄款。案情指,98年1月至02年12月期間,黃國宏負責處理承建商就競投建築工程所呈交的標書,透過左偉翔接觸承建商而索款。最後,黃、左兩人分別被判入獄7年及6年,另外法官頒令二人各將收取270多萬元及955萬元賄款歸還予九倉集團。

 

其實,兩年前他都被廉政公署請去“喝茶”瞭。他說,香港一般的非預謀殺人,纔判決2-3年,但他就是經濟犯罪卻判瞭6年,他很不服,雖然坐牢還是繼續上訴。而當他的媽媽來探監時他交代母親必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迴傢砸掉一切的神颱與神像,甚至祖宗牌位都要砸瞭。為什麼呢?因為這一切的神靈、祖宗都不能保佑他。他所經手黑錢所得的利潤,不是也供奉給瞭諸神嗎?那麼他們的生命相連,現在他身陷牢獄,神仙不救齣他就是他們的不講“義氣”……

 

跟基督徒接觸隻為吹冷氣

 

牢獄生活是枯燥的,更何況之前“風光”過的人。他在監獄裏無所事事,渾渾噩噩,真不知道怎樣打發時間。這時,有一監獄事工的團契邀請他去聚會,監獄裏隻有小教堂纔有冷氣機(空調),他就因能夠吹幾小時空調,還有水果吃的緣故開始瞭他與基督信仰的初步接觸。“牢中關三年,母豬賽貂蟬”,男性監牢裏沒有女性,而能夠進入監倉的義工女子就成為瞭“寶貝”(他齷齪的想法是可以和這些女孩拉手禱告),給他很大的“安慰”。

 

有一次,牢裏請來瞭很漂亮的美女歌手,唱那首《恩典太美麗》,那個女歌手隻盯著他說:“我知道你想信耶穌,站起來吧!”,他就是不站起來,覺得很沒麵子。他旁邊有個虎背熊腰的“大隻佬”,他小聲跟他說:“要是待會我想站起來,你就拉我坐下來!”那個大隻佬說:“我都想站起來瞭!”這樣堅持瞭15分鍾,縱然感動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他還是沒有站起來,因為他實在是莫名其妙的跟神賭氣……

 

上帝聽禱告是“巧閤”

 

後來,他還是去參加瞭基督徒在監牢裏開設的團契,甚至去上“初信課程”,不是因為信瞭耶穌,而是為瞭和組長辯論。他深深的記得,有一次,他對組長說:“現在我申請上訴那麼久瞭,怎麼不見耶穌幫助我,禱告耶穌也不迴答,就像手機沒有電一樣,我該怎麼做呢?”組長說:“繼續禱告,凡事有神的美意!”然後,整個小組為我的事情代禱,當大傢說:“阿們”

 

監牢的房門打開,一個獄警進來,叫瞭他的監獄號碼,宣布:“你的上訴被批準瞭!”這個時候,他還沒有高興,監獄裏的基督徒倒是個個高喊“哈利路亞”(注:‘哈利路亞’是希伯來話:‘當贊美上帝,神是值得稱頌’的意思)。他當時覺得基督徒真是有點“癡綫”(神經病),我上訴成功,竟然開心過我。這次上帝聽禱告不過是“巧閤”吧……

 

遇鬼事件

 

上訴成功後,他被轉移瞭牢房,跟一個不大愛說話的人關在一起,每天晚上,他麵牆而眠,他麵對東牆,另外一個麵嚮西牆。一到深夜總有人來拍他的肩膀,他說:“搞咩野?”(做什麼啊)他一迴頭,獄友正在打呼嚕睡覺,他覺得很驚奇,這是什麼東西,難道是幻覺,但不像啊……

他很害怕,急難中跟耶穌說:“耶穌,你叫他走開!”天天如此,將近一個月的光景,他特彆慎重的對耶穌說:“耶穌,求你你叫他莫玩瞭,我要休息啊!”之後再無鬼來摸肩膀的事情發生。他驚奇耶穌的能力,但仍然認為這是“巧閤”……

 

像基督徒一樣關心人

 

他又被轉移瞭牢房,跟一個毒販同倉(房間),那是一個吸毒被抓瞭三十次的人,那人每次齣去帶一點毒品過海關,僥幸賣瞭之後,賺錢買毒品自己吸,每天大約需要200-300元港幣,這樣20年裏都坐瞭30次牢,吸掉瞭300萬元財富……

 

那人那天在床上低聲的哎哼。他就過去問他,你怎麼瞭?那人說:“我肚子餓啊!”原來那人毒癮發作過後,感覺到餓瞭,但是監獄的飯菜沒有胃口,很像吃一些有味道的食物。

 

左偉翔就說:“你想不想吃維他奶和蘇打餅嘛,我去買!”他點點頭,他就起床自己花錢去監獄商店幫他買來維他奶和蘇打餅親手喂給他吃,這是他以前沒有的行為。

 

左偉翔一邊喂,一邊勸他,極像一位真正的基督徒,他說:“你賺瞭那麼多的錢都吸毒抽掉瞭,也沒給妻兒留點啥,最寶貴的幾十年都在牢裏輾轉,值得嗎?”

 

那人沉思狀,不迴答。左偉翔繼續說:“我勸你啊,返迴教會吧!牧師會幫你的,他會介紹工作給你,沒有地方住他也會給你解決……”那人也沒有迴答,大傢就睡瞭。

 

在他們就要分開的那個晚上,左偉翔正在衝涼,那個人卻闖瞭進來。他連忙喝止他:“你要乾什麼!想占便宜啊!”那人說:“我想找你聊天,等不及瞭!”

 

左偉翔推他齣去,然後匆匆的洗好齣來,麵目猙獰地說:“什麼事,這麼著急!”那人說:“請你為我禱告!”

 

左偉翔一下子傻眼瞭,神啊!我自己都不會禱告,怎麼幫助彆人禱告。憑藉他聰明的腦袋,他想起見過的禱告和以前上香的話語,就糅閤起來,加進去耶穌的名字。當他說到:“耶穌啊,求你給他齣獄後給他和他的傢人的住處,給他預備工作!”那人就就開始哭泣,一會兒就哇哇大哭起來。一麵認罪,一麵痛苦的那種,然後兩個大男人都抱頭痛哭起來……

 

獄警來瞭,嗬斥他們:“你們兩個搞什麼東東不睡覺!”獄警其實是擔心他們迴自殺,接著說:“你們要死,不要死在我的倉裏,轉瞭監獄再死不遲……要哭就當著我的麵哭,哭好瞭就睡覺!”

 

左偉翔當時也搞不懂怎麼自己會受獄友的感染,自己還沒有完全相信上帝怎麼會變成如此專業的基督徒去安慰彆人。現在知道那叫聖靈的感動,但當時仍然以為是“巧閤”……

 

耶穌你不齣聲代錶你認可

 

後來,左偉翔又跟獄警鬧氣瞭矛盾,忍無可忍打算投訴獄警,資料都填好瞭。他覺得要問一下耶穌。他對耶穌說:“耶穌啊,耶穌,我現在要投訴獄警,想問一下你,如果30秒後你不迴答代錶你默許我去起訴!”他給耶穌30秒,靜默思想,30秒之內,耶穌怎麼能迴答他呢?

突然傳來聲音:“阿左!”

 

他睜開眼,原來是牧師來到他的窗口前。他連忙問牧師,你怎麼來瞭?牧師說,他原本不是來看他,但他在獄警那裏翻開花名冊,正好看到他的資料,想到很久沒有見他瞭纔順便來看看他……

 

這麼巧?不會吧!一定是上帝派遣牧師來阻止他上訴的……他決定饒恕獄警,真心悔改。沒想到很難減刑的香港監獄,他少坐瞭半年就齣來瞭……

 

左偉翔重生後

 

左偉翔在獄中悔改信主,過上瞭凡事敬畏上帝的生活。齣獄後,一心追求聖潔生活而遠離諸多試探的地産界。他隨著兄長到瞭大陸,在順德做傢具生意。但兄弟間的理念不和,他不得不退齣,找瞭些資金開始做飲食生意,開瞭幾傢不大不小的飯店,其中有一間在香港機場候機廳裏麵。

 

他很感恩,淩晨可以在餐廳開布道會,帶瞭很多遊客信主。但一麵是遊客信主的增多,一麵是日漸難以維持的生意。他很為難,不得不麵對,隻好結業瞭。

 

當時那間店鋪已經欠下200萬元的債務,按照閤同,他還要賠給物業商(香港一傢大型上市公司旗下企業)18個月的租金(每月10萬),要賠180萬元。他對耶穌說:“耶穌啊,我已經很慘瞭,現在還要賠180萬,我到哪裏找這筆錢!求你幫助我!”他主動跟物業坦誠交涉,物業居然沒有難為他,180萬免瞭……這在商業社會就是個天方夜譚的奇跡,居然發生在左偉翔的身上。

 

他至今都沒有還完那200萬元的債務,但是他每月都能還款一部分,很開心的還款,他說:“感謝神,給他還款的能力!”

 

左偉翔的其他見證

 

左偉翔還有其他的餐廳在經營,他的脾氣也在被上帝改變。香港最低的工資是時薪28元,因此他也請瞭一些30多元時薪的洗碗工,那些來自社會最底層的人,有些素質不高,他看不順眼就要去說,這一說,人傢就不洗東傢洗西傢,他找不到洗碗工就要自己上陣,一下子要洗幾韆個碗。這樣他的嘴巴就不敢動不動就發火批評人,看到人做不好也是小聲的溫柔建議……

 

現在,他聽瞭牧師的建議又迴到瞭建築業裏麵,他不再是從前那個貪得無厭的左偉翔,他是重生的基督徒左偉翔,他吸取教訓不受賄賂。端午節前,客戶送給他很大的信封(裏麵塞滿瞭錢)他拒絕瞭,中鞦節前,那客戶又來,他不在場。他就留瞭紙條給他,在他的電腦下麵放瞭一張卡,留下瞭密碼,叫他過節瞭拿去買些東西……

 

他其實很想去銀行查查到底有多少錢,人不變懷是因為代價不夠大。一萬兩萬可能不要,那十萬呢?一百萬呢?一個億呢?當好男人遇見試探該怎麼辦?

他打電話給牧師,牧師說你不要去查詢多少錢瞭,拿剪刀剪瞭這張卡,對於客戶的項目該怎樣審查還怎樣審查,像個基督門徒的樣子……

 

左偉翔做到瞭,他用剪刀剪瞭那張卡,同過去的左偉翔已經判若兩人。他雖然沒有過去那麼多的財富,但他活得很開心,他很喜樂,他說他現在真自由啊……

 

左偉翔經曆瞭他奇幻戲劇式的重生之旅。伴隨他價值觀的顛覆,信仰的重建,使他恢復瞭自信和活力,他走齣瞭經濟犯罪的陰影,正用從他信仰的主耶穌那裏得著的能力,在布道會、在生活中、在生意場上見證耶穌基督的大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