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蒙独立前因后果 – 是毛泽东还是蒋介石的错,由历史来评判

卖外蒙古,谁的罪责更大?

祖国更重于生命,是我们的母亲,我们的土地。 —— 智利 聂鲁达

我们考察中国现代史,应该认识到:毛泽东现象是列宁主义和中国皇权思想的产物,是极权制度的产物,也是毛泽东个人品质的产物;我们必须把毛泽东个人与整个中国共产党以及与广大共产党员区别开来。

——岩石

【提要】:这是一个争论多年的老问题。症结在于:蒋介石、毛泽东谁的罪责更大?——对于疯狂攻击当代中共中央“走卖国主义路线”的崇毛派来说,不能不与之辩论个: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我希望你看看地图,外蒙古被苏联分割后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们现在的战略处境如何?中国五十岁以上的人都记得,中国的形状像枫叶,假如你现在再看地图,就发现北边缺了一大块,使我们处于极

其不利的战略地位”——这是邓小平1989年2月对老布什总统的谈话。

失去外蒙古意味着什么?——正如蒋经国对斯大林之所言:“我们中国坚持抗战八年,就是为了把失地全部收回来。今天反而把这么大的一块地方割让出去,岂不失去了抗战的本意?”

毫无疑问,邓小平的话代表了中华民族绝大多数子孙共同的思想感情。看看地图,想想祖先,每一

个有良知的中国人谁不痛心疾首?!

一、一方具有重大经济军事价值的中国固有的宝地

蒙古人民共和国国旗 蒙古国旗

(1924-1949) (1992年及以后)

蒙古高原,西汉、唐代时已归属中国。外蒙古,系清代地名。指蒙古高原北部(包括漠北漠西)﹐以别于高原南部的漠南(“内蒙古”)——所谓“外、内”,蒙古语意指的是地理方位上的“北、南”之分。外蒙古东临黑龙江将军辖区(后改为黑龙江省)﹐西至阿尔泰山接新疆﹐南至戈壁与漠南蒙古相连﹐北与俄罗斯接壤。本为中华民国袁世凯政权、北洋政府、民国政府的特别行政区划。首府为库伦(现名乌兰巴托)。

蒙古高原上从古至今有多个游牧民族繁衍生息,如匈奴、鲜卑、柔然、回鹘、突厥等。

蒙古族是有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民族,传说中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关于蒙古族的族源,现在多数的学者都认为:蒙古族属东胡族系——中国古代北方,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东胡、匈奴、突厥三大系统——东胡自有史记载以来,一直是一个强大的族群。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称雄一时。公元前209年,东胡被匈奴冒顿单于所破,在匈奴人统治下受奴役达三世纪之久,公元一世纪末至二世纪初,匈奴为汉朝所破,东胡人的一支鲜卑人自潢水流域转徙至蒙古高原,剩余的匈奴人也都自称为鲜卑。鲜卑自此强盛起来。公元四世纪中叶,居住于兴安岭以西(今呼伦贝尔地区)的鲜卑人的一支自称为“室韦”。蒙古部就是室韦人的一支。

公元8世纪(中国唐代),蒙古部已分出了70个分支,在高原上被称为“迭儿勒勤蒙古”。 唐朝史书记载,称之为“蒙兀室韦”。由于人口的不断增长,不得不向外迁徙,在迁出的蒙古人当中,有一位很有声望的人,名叫孛儿帖赤那,以他为首的迭儿勒勤蒙古自称为“乞牙惕氏”(乞颜的复数)。公元840年,回鹘汗国崩溃后,“乞牙惕氏”人迁徙到了斡难河源头肯特山一带,生活方式由狩猎转为游牧。臣属于中国的辽国(907~1125年)、金朝(1115~1234年)。其时多以“鞑靼”或“阻卜”泛称蒙古草原各部。 1206年,孛尔只斤铁木真(1162~1227年) 统一了这一地区的所有蒙古部族,在斡难河畔举行盛大聚会,建立了大蒙古国。铁木真被推戴为蒙古大汗,号成吉思汗。于是“蒙古”开始成为蒙古高原各部落一律使用的族称。大蒙古国随即统一了中国北方。1271年忽必烈建立元朝,1278年灭南宋。国土包括现在中国的大部、蒙古高原、朝鲜半岛等。明朝时蒙古人退回塞外,维持北元政权,与明朝对抗。后来满族统治者与漠南蒙古(即内蒙古)诸部结盟,进入中原,建立清朝。其他漠北、漠西蒙古部族也逐渐成为清朝的臣属。

外蒙有着丰富的战略资源:土地面积156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1 / 6多;铜矿资源占全国的50%;石油、煤炭、盐湖矿产、磷矿、稀土、钼,钨,水晶,铅,锌以及畜牧产品等资源皆占全国的重要地位。更重要的是其军事战略地位——北部与俄罗斯接壤,皆崇山峻岭,易守难攻;西部与新疆交界,横亘着阿尔泰山,东、南部与内蒙古接壤,皆一马平川之地,无任何天险可守。外蒙古是控制中国北方地区的战略制高点,咽喉要地。20世纪六七十年代苏联在外蒙古陈兵百万,给我国国家安全造成了巨大威胁。

1945年8月中苏谈判时,斯大林曾对蒋经国说过:“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

二、、沙皇俄国觊觎已久

伟大的民族英雄林则徐早就说过: “终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可以说,外蒙古所谓的“独立”从头到尾都是由俄罗斯、苏联一手组织、策划而成。

沙俄从16世纪开始与外蒙古往来。1727年中俄签定的《布连斯奇界约》和《恰克图界约》(合称《布连斯奇条约》),肯定蒙古属于中国。但沙俄对外蒙古早已垂涎三尺,到清末加快了向外蒙扩张的进度。为了达到将之变为自己属地的目的,20世纪初便采取物质和感情贿赂的卑鄙手段进行活动,以放长线钓大鱼。信奉藏传佛教的蒙古地区与西藏一样,活佛的地位至高无上。4岁的小小哲布尊丹巴被清朝皇帝册封为七世活佛的传世灵童以后,沙皇政府便派遣一些俄国的男人女人护卫其周围,用大量俄国玩具对其施加潜移默化的教育影响,年长以后,又送俄国美女与其作伴。于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终于被培植成了具有浓重俄国情结的大卖国贼。

三、外蒙古坎坎坷坷“独立”路

1911年10月10日爆发的辛亥革命推翻了皇权专制制度。随后,饱受专制压迫的中国各省各地纷纷宣告独立。在俄国策动下,哲布尊丹巴也趁机宣布成立了“大蒙古国”,但并未在中华民国政府成立以后归顺新政,脱离了全国重新统一的进程。

袁世凯政府曾经想在外蒙问题上有所作为,但最终却屈从于沙皇俄国的压力,1913年签订了《中俄声明》,1915年6月7日在外蒙古恰克图与沙俄政府、外蒙当局签订了《中俄蒙协定》,将此声明具体化——同意外蒙古实行“自治”,即中国变成了这块土地名义上的“宗主国”,而外蒙实际上由俄国控制。但两天后即宣布取消“大蒙古国”,哲布尊丹巴被袁世凯册封为“呼图克图汗”。 不管怎样,以卖国著称于世的袁世凯总算没有丢掉外蒙古。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苏维埃俄国在1919年7月25日发表对蒙古声明,称外蒙古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要求与之建立外交关系。1919年11月7日,外蒙当局致电中国中央政府,要求取消“自治”,恢复前清旧制。造成这种局面有多种因素,但民族功臣、库伦镇抚使陈毅将军功不可没。他实行怀柔政策,游说于活佛、王公之间,终获成功。当日,中华民国总统徐世昌和政府首脑段祺瑞决定出兵外蒙,派徐树铮率兵进入库伦,软禁哲布尊丹巴活佛,并召陈毅回京,全面否定《中俄声明》。同年11月17日,外蒙古正式上书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呈请废除俄蒙一切条约,蒙古全境归还中国。南方孙中山护法军政府亦致电庆贺。11月22日以《中国大总统公告》下令取消外蒙古自治,恢复旧制。同时取消《中俄声明》和《恰克图协定》,北京政府在库伦设立“中华民国西北筹边使公署”,由徐树铮部在外蒙古驻防。孙文因此赞扬徐树铮:“徐收回蒙古,功实过于傅介子、陈汤,公论自不可没!”

然而,苏俄依然在进行分裂中国的活动——共产国际代表在中国境内成立了相互平行的两个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和蒙古人民革命党。在此前后, 1921年2月11日,苏联国内战争期间,白俄恩琴的军队在日本关东军的支持下攻入库伦。中国驻军撤离库伦,一部分在高在田的率领下转移到买卖城,准备再战。3月18日,蒙古人民党军队在苏联红军的支持下攻占买卖城,逐走了中国驻军。1921年7月11日,外蒙古建立亲苏的君主立宪政府。11月25日建立“人民革命政权”,当日与苏联订立了《苏蒙修好条约》。1924年中苏建交前,5月31日,两国政府签订《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苏俄承认外蒙是中国的一部分,尊重中国对外蒙的主权,并答应从外蒙撤军。然而,不到半年,蒙古君主哲布尊丹巴活佛突然去世。1924年11月26日,在苏俄操纵下,外蒙政府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成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国” ,定都库伦,改城名为乌兰巴托,允许苏联驻军。但英、美等当时主要国家政府皆未承认。

外蒙古再次宣布“独立”和建立“蒙古国”消息传到内地,一时间舆论大哗,国内各民间团体、民主党派纷纷发表宣言,反对外蒙古分裂祖国的倒行逆施,谴责苏俄对中国外蒙古的武装占领。北京政府的实权人物曹锟和吴佩孚早就对外蒙古闹独立十分恼火。东北的张作霖也大骂俄国人,对外蒙古的“独立”异常愤慨。但是,第二次蒙独后,中国相继发生直奉大战、北伐战争、国共第一次内战、中原大战、抗日战争、二次国共内战等战事。当时,处于混乱不堪内外交困之际的中国,无暇顾及外蒙古问题。苏联也不再承认中国对外蒙拥有主权。

1941年,苏俄为了避免两栖作战,与日本于4月13日签订《苏日中立条约》。双方都以中国的领土完成了肮脏的交易;苏俄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日本也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对此中华民国政府外长王世杰声明“《苏日中立条约》,对于中国绝对无效。”

1945年2月,在斯大林召集并主导下,召开了苏美英三巨头会议。美英为了鼓励苏联参加对日作战,对苏做出了重大让步。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与斯大林共同签订了秘密的《雅尔塔协定》。它包括了“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等内容,外国再次拿中国的领土作了又一次可耻的交易。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直到此时,中国历届中央政府从未承认过外蒙独立。

德国纳粹灭亡以后,地球上只剩下了日本一个二战元凶。可是,它扔有700多万军队,还相当有实力,根据美英的意向和自己国力虚弱的实际情况,为了打败日寇解放祖国,蒋介石政府于1945年6月30日委派行政院院长兼外交部长宋子文率团赴莫斯科,请求斯大林对日宣战,派兵进入中国东北打击日本”关东军”。斯大林当即要中方认可《雅尔塔协定》,宋子文答道:“这是事关民族情感的大事,无法答应。”因此,谈判中断。宋子文向国民党中央常委会慷慨陈词:“我不做这个外交部长,不能落千古骂名!”当时,与会人员一致认为,中国国力军力实在薄弱,不能不求助苏联出兵支援。况且,当时苏联正鼓动外蒙与内蒙联合起来搞大蒙古共和国,形势非常严峻。同样事关国家民族的根本利益,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不得不忍痛割爱。于是,王世杰继任代理外交部长与苏方继续谈判。经过两个多月的谈判,中华民国政府最终做出妥协。1945年8月14日,双方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同意“苏联出兵击败日本后,在苏联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不援助中共”等条件下,允许将依公正之公民投票的结果决定是否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10月20日在亲苏的人民革命党政府一手操办监督下,外蒙举行了“公民投票”。当局宣布:“共有49万选民,98%参加了投票,一致赞成独立。”受命前往观察投票情况的国民政府内务部常务次长雷法章回南京后报告说:“此项公民投票……实则在政府人员监督下,以公开签名方式表达赞成独立与否,人民实难表达自由之意志。”1946年1月5日,中华民国政府不得已承认了外蒙古的独立。

之后,外蒙古12次派代表团到南京谈判要求签署友好协议确认蒙古独立,中国行政院蒙藏工作委员会拒绝了他们的独立要求,也拒绝了与他们交换地图。从1946年到1949年,外蒙古一直在中华民国的地图里。1947年行宪,明确规定外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 10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建交。 而后通过一系列双边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终在法理和事实上承认了蒙古人民共和国国际地位的合法性。

1952年,中华民国政府援引苏联并未做到“不援助中共”等条件向联合国控告苏联。联合国大会以25票赞成,9票反对,24票弃权通过联合国大会505号决议谴责苏联。是为“控苏案”。

1953年2月24日,中华民国立法院一致决议,废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并宣称“处蒙古作为我国固有领土的统一政策不变”,不再承认外蒙独立。蒋介石在国民党的中央会议上沉重地检讨说:“承认外蒙独立的决策,虽然是中央正式通过一致赞成的,但我本人愿负其全责。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罪愆”。蒋还称,放弃外蒙古“实在是一个幼稚的幻想,绝非谋国之道”。

四、雅尔塔协定

挺蒋派、崇毛派都爱提起《雅尔塔协定》。好像,可以以此洗刷卖国罪恶似的——“既然强国已经决定,弱国不能不忍受耻辱”。其实,这是非常荒诞的借口。

如果说《雅尔塔协定》毫无价值,显然是虚无主义态度——地球上三个最强大国家元首的共同意见,其政治作用岂容小觑?但如果说《雅尔塔协定》已成铁定、不可违背,无疑,也是自欺欺人之谈。

运用形式逻辑三段论推理是否正确,首先在于大前提的真与伪——实际上,雅尔塔协定根本不具备法律效力(仅有一定的政治作用),怎么能引以为依据呢?

在私法上,有所謂所有权绝对的原则,即个人私有财产的所有权神圣不可侵犯。又有契約效力相对性原則,即契約效力只及於契約当事人双方,不及於第三人。因此,某人的财产,除非所有权人同意或经法院判決,其他人不得擅自以单独行为或以契約來加以处分。

在国际法上,也有主权絕对的原则,即一个国家的主权神圣不可侵犯(1933年蒙特維地欧公約第5条、1945年联合国宪章第2條d項参照)。也有条約的效力相对性原則,即條約的效力只及于订约当事国,不及于其他国(1969年維也那条約法公约第34条參照)。因此,某国的領土,除非经该国同意或经国际法院判決,其他国不得擅自以单独行为或以条约來加以处置。

另有一个例子明摆着:同样出于雅尔塔协定,日本却一直不依不饶地索要小小的北方四岛——况且,日本与中国并不同,他是战败国,任人摆布——蒋介石、毛泽东作为一个泱泱大国—— 一个战胜国的元首,怎么能丧权辱国呢?

五、斯大林和杜鲁门的压力

若否认压力,显然不符合客观事实。可是,若认为“压力之下,不得不为之”,则就完全抹杀了道德准则和是非标准——请问:哪一个卖国者不承受巨大的压力?那一个卖国者是心甘情愿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卖国的?

六、蒋介石的罪责

作为中国的国家政权组织,中华民国政府第一个承认外蒙古独立,放弃了宗主权,蒋介石之罪必须肯定。不过,总有一些人为蒋介石进行辩解:

其一,“蒋介石的动机是为了请苏联出兵打败日本侵略者,以解放祖国,当时也确实是无奈之举”——这叫做:情有可原,罪不容恕。

其二,“承认外蒙古独立,是民国政府所为。蒋介石只应承担部分领导责任”——对此,应该进行政治制度分析。当时,实行的是独裁制度。独裁者理所当然要负全部责任——正如其本人所言。

还有两点需要说明:

1、1961年外蒙古加入联合国,代表中国的台湾民国政府听凭美国外部压力没有行使否决权也是一大罪过(只投了弃权票)。

2、对于蒋介石1952~1953年悔罪之事,一些人采取讥笑嘲讽的态度是不公允的。从个人来说,悔罪总比顽梗不化好一些;从国家来说,在联合国505号决议的有力支持下,如果毛泽东也能幡然醒悟、及时给与呼应配合,的确不失为中华民族又一次纠错的良机。

七、毛泽东与失去外蒙古究竟有没有关系?——他有没有责任?

问题的症结在于: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能不能纠正已被推翻的国民党政府的过失?

如果不可能——即1945~1946年蒋介石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和承认外蒙古独立已成板上钉钉无可挽回,那么,外蒙古的飞走与毛泽东就毫无瓜葛——他不承担任何责任。这场历时多年的争论也早该偃旗息鼓,没有任何意义。可是,事实恰恰相反——

(一)、1949年9月21日开幕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正式使用的会徽,图案以五角星、四面旗帜和中国地图为中心,以光芒四射的蓝天作背景,周围由缎带连结起来的齿轮和麦穗环绕着。1949年7月,由新政协筹备会制定通过。当年,新政协筹备会提出设计会徽的指导思想,明确解释为:地图表示新中国。而这个地图版图包括外蒙古——可是就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仅仅几个月以后,新中国的地图就变了:由枫叶形变成了残鸡形。

(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制定的临时宪法——《共同纲领》,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将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可是,长达28年无所作为。

(三)、一个生动的反证:邓小平、江泽民成功地收回了香港(失去100多年)、澳门(失去近400年)的主权。

(四)、一个更生动的反证:毛泽东自己的现身说法——1950年1月在莫斯科,他对周恩来说过这样一段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我们已经宣布过由中国与外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的国际协定条约一律不予承认。但外蒙独立是一个例外——外蒙独立是国民党政府办理的,但我们尊重外蒙古人民1945年的公民投票,他们一致拥护独立,现在双方政府经过谈判确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苏联也表示支持中国这一立场,同时也希望蒙古发表声明表个态。”

朋友们,看一看,其逻辑何其荒谬!——

其一,对于1945年外蒙的“公民投票”,且不说其中有诈,即使确切表达了当地人民的真实愿望,难道一国之内,其固有领土一部分的民众拥护独立,中央政府就应该表示尊重予以支持吗?

如果说,这种说法“正确英明”的话,1948年与斯大林特使米高扬会谈之时,毛泽东为什么主动提出要解决外蒙问题呢?为什么此后几十年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悔愧不已呢?为什么当今中共中央不容许台湾人民就所谓的独立问题举行“公民投票”呢?

其二,外蒙独立,根据的是1945年中苏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难道它不是不平等条约吗?既是不平等条约,为什么又要“例外”呢?

其三,国民党政府不是你的死敌吗?你推翻了国民党政府的一切制度一切对外关系,为什么唯独对卖国条约情有独钟呢?

显而易见,外蒙古之所以飞离祖国母亲的怀抱,毛泽东的责任推卸不掉抹杀不了!

八、外蒙古独立,毛泽东有哪些责任?

(一)、1945年7月1日 斯大林 化名达维卡夫,致电毛泽东及中共中央,电贺中共建党纪念日。通报6月30日与重庆政府代表宋子文的接触情况。表示,依据雅尔塔协定,要求承认蒙古独立,,借此保护苏联的远东利益。

7月6日毛泽东回电。表示:“感谢苏联党的贺电。支持苏联党和斯大林同志对战后中国国内问题的建议,支持苏联党和斯大林同志关于外蒙古战后地位问题的看法,支持蒙古党和人民要求摆脱大汉族反动统治、寻求民族独立的正当要求,支持蒙古人民革命党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参加战后(国际)组织的正当要求”。(见 7日斯大林电报)

8月13日 ,达维卡夫(斯大林)致电中共中央及毛泽东,告之,应对中国国内由重庆政府背后支持的反蒙古独立现状运动,组织反运动,揭露重庆国民党政府大汉族主义反动本质,迫使国民党方面同意该意见,有利响应苏联与重庆政府正式签约。

8月16日毛泽东致电苏联党和政府,祝贺对日作战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建议加速蒙古采取正式行动的速度。(见19日斯大林电报)

——摘自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斯大林年谱》及1979年版《斯大林文集》

(二)、1949年10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建交。开始把外蒙古从中国的版图中去掉,双方交换地图。

(三)、1950年1月12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美国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题为《亚洲的危机——对美国政策的检讨》的演说,提出:“苏联企图占据中国北部的四个区域,中国想收回外蒙古”——见此报道,斯大林恼怒不已,要求中国政府必须出面辟谣。毛立即遵旨行事,以出版总署署长的名义声明中国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

(四)、1950年2月14日毛泽东在莫斯科与斯大林签订了一份《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附件,再一次与苏联共同承认外蒙古独立。

(五)、之后在莫斯科发表了“中苏蒙三国关于蒙古独立的联合公告”,在此公告中毛宣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无条件承认外蒙古独立。

(六)、1950年10月毛派总理周恩来去蒙古主持主权移交仪式,与蒙古签定了“中蒙友好协议”。

(七)、从1949年10月1日至1950年还多次公开发行邮票庆贺“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即独立)。

(八)、1950年毛接见蒙古大使时公然声称清政府对蒙古拥有主权是一种侵略, 把国民党宣称对蒙古拥有主权说成是大汉族霸权主义。

(九)、1961年以前,积极活动亚非国家支持外蒙古加入联合国。

(十)、1964年,与外蒙古勘定了双方“领土边界”。

九、祖国失去外蒙古,谁的罪责更大?

(一)、首先应该明确,根据国际法及联合国宪章的规定,主权国家中的一部份分裂独立成为新的主权国家,应该具备的必要条件: 1、母国与新独立的国家签署同意独立的条约; 2、双方建立外交关系; 3、划分边界及交换边境地图,将已独立的国家的领土从自己的地图上取消; 4、双方举行主权移交仪式; 5、联合国承认。

显然,蒋介石触犯了第2、第5条的规定,而毛泽东则完成了外蒙古“独立”的全部程序。

(二)、更需要明确的是:《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不是不平等条约?——这是进一步推理的大前提。

1、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正式使用的会徽看,当时中共中央和全国最高立法机关共同认为《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不平等条约。否则,中国地图的版图不会包括外蒙古。2、毛泽东也认为《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不平等条约。否则,1948年他不会向米高扬提出外蒙古问题,1949年底赴苏与斯大林会谈时也不会提出废止旧约再签新约的要求。3、1950年初,中苏会谈时斯大林坦承《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不平等条约。4、1953年台湾废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表明中华民国政府也认为该条约是不平等条约。5、从1952年联合国505号决议看,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也认同该条约是不平等条约——因此,可以肯定,《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不平等条约。也就是说,中华民族重新收回外蒙古完全具备法理基础。

那么,下一步自然就转为:中国政府是废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要求收回外蒙古还是相反:再一次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这是整个问题的关键!

(三)、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毛泽东再一次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特别是与外蒙古缔结了外交条约,就使生米彻底煮成了熟饭,铸成了中华民族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

(四)、完全可以断定:如果没有毛泽东——无论是邓小平,还是胡耀邦,还是胡 锦 涛主政——根据他们的所作所为——都会废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也就是说,外蒙古都不会被断送。

十、毛泽东断送外蒙古的恶劣影响

现在,台湾西藏新疆分裂主义分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理由:允许外蒙古独立,为什么不允许我们独立?——这就是毛泽东为中国共产党继续执政制造的巨大麻烦。

事实昭示得明明白白:在中华民族失去外蒙古这个重大问题上,毛泽东的责任最大。

攻击当代中共中央“走卖国主义路线”的崇毛派的先生们,请你们比一比!比一比!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