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十大奇案一览

在香港,曾經發生過十大駭人聽聞的真實恐怖事件,這十大奇案包括《雨夜屠夫案》、《Hello Kitty藏屍案》、《八仙飯店滅門案》、《溶屍案》、《紙盒藏屍案》、《康怡花園烹屍案》、《佳寜謀殺案》、《秀茂坪燒屍案》、《三狼案》和《寶馬山雙屍案》。下麵我們就來一起看一下這些讓人頭皮發麻的案件吧。

雨夜屠夫案

1982年2月11日,香港警方在沙田城門河,發現一顆女性人頭及一雙女子手臂。隨後證實是屬於22歲的夜總會大班,陳鳳蘭所有。一宗極度凶殘的人體肢解案開始曝光。

1982年8月18日,灣仔一間照相館職員代客衝照片時,發現一些恐怖肢解的彩照,於是暗中報警。警方看過後認為確有可疑,遂暗中監視及跟蹤,拘捕瞭前來取相的男子,27歲的齣租車司機林過雲。

警方在林過雲傢搜齣四十套錄影。其中有三套拍攝的是林過雲對女性死者屍奸,及肢解屍體的情況;又搜齣女性性器官標本及女死者裸體特寫照片;還有殺人工具及攝影機。其後林過雲又帶警方人員到銅鑼灣大坑山坡草叢中,挖齣兩具女性屍體。

審訊過程中,林過雲交待,自己原名林國裕。童年不幸,與傢人關係冷漠,自認為人生比較坎坷。他在犯案前是一名夜班齣租車司機,先後殺害四名夜歸女性。

第一名死者陳鳳蘭,任職舞女。案發當日,陳鳳蘭於淩晨4時收工後與朋友飲酒,酒後在尖沙咀地區搭乘被告駕駛的齣租車。林過雲載陳鳳蘭到觀塘等地兜風,後又返迴傢中取電綫,在車上將陳鳳蘭勒死。並將屍體帶迴傢中奸屍。第二天,林過雲從陳鳳蘭的錢包裏取齣五百塊錢,到街上買瞭個電鋸,然後將陳鳳蘭支解成七塊,再用報紙包好放入膠袋內,於該晚上班時將肢體棄於城門河中。

第二名受害者陳雲潔,任職收銀員,31歲。於5月29日淩晨5時20分下班,大雨中乘搭林過雲駕駛的齣租車士迴傢。林過雲在途中停車,用手銬銬住陳雲潔,再用電綫勒死。

第三名受害者梁秀雲,任職清潔工,29歲。於6月17日淩晨4時下班,不久遇害。

第四名受害者梁惠心,學生,17歲。她於7月2日在尖沙咀參加謝師宴,晚上11時在酒店門外等候齣租車時,上瞭林過雲所駕駛的齣租車。林過雲說,梁惠心是與他相處最久的死者。他殺死對方之前,逼她戴上手銬,與她在齣租車內交談瞭很久,內容都是有關學校、前途、傢庭、宗教、靈魂等等。但是,最後過雲還是選擇用電綫勒死她,然後將她的屍體帶迴去奸屍,再進行肢解!

林過雲在法庭上錶白他自己的殺人時的心態說,他殺死第一名女子時並無犯罪感,隻是被一種憤怒驅使,因其是妓女,林過雲錶示自己是替天行道。其後殺死第二、第三名受害人是因為自己上瞭癮。但殺到第四個的時候,他已經開始厭倦。第四名女死者梁惠心是個17歲的女學生,林過雲錶示自己也不明為什麼要殺她。當被問及梁惠心的時候,他曾經數度落淚!

五名精神科醫生為他作齣深入評估後,有三位認為他並無精神病,犯案隻為滿足不正常的性需求。不過,林過雲對不同的專傢供詞有齣入,有專傢認為他智商甚高,有故意說謊誤導專傢之嫌。

但他絕對做瞭一件極其愚蠢的事,那就是喜歡拍攝女屍器官的他竟然拿相片到照相館衝印!

要不是這個低級失誤,照相館報案,不知要再死多少婦女警方纔能破獲這莊驚天凶殺案。警方也沒這麼容易破案。按照香港警方超過百分之四十的高破案率,還真多虧瞭這種白癡行為自投羅網!

Hello Kitty藏屍案

Hello Kitty藏屍案是於1999年發生在香港的轟動一時的殺人案。犯人是陳文樂、梁勝祖、梁偉倫。案中23歲女死者樊敏儀,遭多人禁錮於尖沙咀加連威老道一個住宅單位,被迫飲尿、吃糞、暴力毆打、燃燒身體等。死後又被肢解、烹屍,頭顱被塞進一個Hello Kitty洋娃娃之內。

3名被告陳文樂,34歲;梁勝祖,27歲.及梁偉倫,21歲.

在1999年3月17日至4月中旬,將案中任職舞女的死者樊敏儀(23歲),禁錮在尖沙咀加連威老道31號一個單位,然後將她毒打緻死。被告為瞭毀屍滅跡,將屍體放血後再碎屍,肉身、內髒及頭遭烹熟,然後棄置在不同地方;頭部更被縫閤在HelloKitty公仔內,屍身及內髒則遭棄置。死者慘遭毒打火燒灌油。

據控方特赦證人、即案中第3被告的15歲女朋友在庭上作供,指女受害人被禁錮期間,幾乎每天都被毒打,被打至頭顱齣血。而第3被告梁偉倫曾連續嚮樊身體踢瞭50下;及又見他與第2被告梁勝祖用火機燒飲管,將熔液滴在樊女腳背,以緻她嚴重灼傷;而為瞭不讓死者撕開結痂,梁偉倫將樊女雙手綁在天花闆一個架上。 女證人又供稱,有人曾灌受害人飲生油;有人用木棍在她的傷口上下擦,女證人亦將辣椒油倒在受害人傷口上。第2被告梁勝祖又嚮受害人小解,將尿液射在受害人口中。到瞭禁錮後期某一個晚上,發現樊女在廁所內奄奄一息,首被告陳文樂用火機燒她小腿,見她尚有反應,女證人於是未有留意。死者被殺後遭放血碎屍。女證人又指,樊女死後,3名被告將其放血碎屍;肉身、內髒和頭顱均遭烹熟,當時她還被吩咐煮麵吃;女證人與第3被告梁偉倫,曾先後3次將藏有死者屍身的垃圾膠袋,放進垃圾車內棄置。 其後鄰居由於不堪惡臭,決定報警;警方於1999年5月26日聯同法醫官到現場調查,並於簷篷發現一袋載有心髒、肝腸及肺部的白色膠袋;根據次被告嚮警方錶示,由於警方曾到上址調查一宗強奸案,為恐被發揭發命案,3人遂於慌忙下將膠袋棄於簷篷。法官審閱過三名被告的精神及心理報告後,總括三人均有精神變態傾嚮,在精神不穩情況下犯案,對於公眾構成高度危險,為瞭保障公眾安全,判處三人終身監禁,至少服刑二十年。

屯門色魔案

1992年4月24日淩晨3時許,當時僅21歲、住在屯門大興邨的林國偉,在屯門公路上喝著啤酒駕車,此時一輛的士在他車旁掠過,的士內一名夜歸少女長發披肩。林國偉被捕後曾描述,該女士的容貌與她前女友相像。他於是開車追貼的士,直至少女在屯門友愛村愛明樓下車。

年僅19歲的少女在電梯大堂等候電梯,林國偉藏匿在暗角。待電梯到後,他一個箭步撲齣,閃身進入電梯之中,強勁勒緊少女頸項,把她硬扯齣電梯,並於後樓梯將她強奸。隨後搶走她的手袋及金飾。這是林國偉首宗案件。

1992年6月,一名32歲夜總會女侍應淩晨4時半下班後,乘的士迴到屯門建生村時,成為他第二個獵物。再隔兩個月,他在淩晨時份於屯門新禾裏將一名39歲女子扼頸,拖入草叢強奸。

上述2名受害女子均即時報案,令警方留下瞭林國偉的精液樣本,惟受害人在混亂中未能認清凶者麵貌,隻得一些模糊的印象,如身材、發型、口音等,令警方束手無策。

1992年12月,他先後再在屯門區齣沒犯案。該月3日,大興村一名女子深夜迴傢時,突然被人從後勒頸扼暈,蘇醒後方發現被人強奸及洗劫,翌日與親友報警。28日,另一名女子與丈夫唱卡拉OK,丈夫因上早班先行離去,結果她迴傢時不幸在梯間被強奸。

1993年2月24日淩晨四時許,林國偉再次齣動,對象是一名50歲的傢庭主婦,她當晚與朋友打麻將後,獨自迴到友愛村,被林國偉扼頸拖至梯間。這一次,林國偉用力過度,將對方勒死,他未有將受害人強奸,但在她身上射精,並劫去受害人的手袋。兩個月後,一名22歲的唱片騎師深夜迴到大興村的住所,亦被林國偉扼斃及強奸。兩名受害人的財物,同被林所奪去。

在調查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林國偉因為風聲太緊,搬到紅磡區姊姊傢中暫避,因住所鄰近土瓜灣益豐大廈,93年5月24日淩晨4時,將23歲卡拉OK公關劉小敏強奸,他事後竟意圖與對方“做朋友”,被女受害人重摑,林國偉將她扼斃。

同年8月,他看中瞭另一名21歲少女。在同區的美景街強奸一名少女後,迫對方交齣電話號碼,林數日後再緻電受害人相約外齣,被埋伏探員拘捕,經精液的DNA鑒證,證實他正是為為禍兩年的“屯門色魔”,先後在友愛村、大興村、益豐大廈、紅磡下鄉道及美景街,強奸及搶劫9女子,殺害當中3人。

連續多宗強奸案在屯門區發生,引起當時區內居民大為恐慌,有街坊亦曾自行組織互助小組,護送女士歸傢。當時警方已相信色魔必定極為熟悉區內環境,有可能是區內居民。

負責調查該案的是已故香港警隊總督察王永基。在案情分析時,警方發現凶手犯案後,能在極短時間內,前往不同地區的銀行提款機,以受害人的提款卡提取金錢,鎖定凶手必定是有車一族,利用車子跟蹤受害人,施暴後再駕車而逃。

警方隨後發現,接載首名受害少女的計程車士司機,潛意識中依稀記得事發當晚,曾有一輛私傢車尾隨。警隊於是邀請催眠師楊誌滔協助,在催眠效力下,司機能描述齣該白色車是日本車,並且說齣車牌中的數個號碼及車款型號,事後證實這些資料相當準確。

香港警方其後嚮入境事務處取得過萬名市民的個人資料,利用人手逐一輸入電腦分析,再根據疑犯的簡單資料,將可疑人物收窄至數百人。警方亦在區內安排女警作“香餌”,希望引林國偉上釣。最後,林國偉因為相約案中受害人觀看電影,被警方拘捕。

空姐溶屍案

搜到的圖片太重口就不放瞭…

空姐溶屍案發生於1989年五月,案中主角黃大衛,因為同時與兩名女性交往,引起兩人爭風呷醋。這次桃色糾紛令28歲任職空姐的黃紫君被殺,兩人後來以腐蝕性液體將死者溶掉。

涉案單位樓高三層,地下有一戶人傢居住,而二樓及三樓則由涉案美籍華人黃大衛承租,警方派員到二樓進行調查,發現少量可卡因後,立即拘捕男被告黃大衛及女被告餘玲。而警員在發現三樓亦是其承租後,便立即往三樓進行調查,在浴室內發現一巨型鐵箱,打開後赫然發現一截嚴重腐爛的女性殘肢,由於屍體曾經過腐蝕性化學液體處理,以緻僅餘骨骼。而在屍骨中亦發現一副人形頭骨,且發齣陣陣屍臭,最終揭發這宗手段凶殘的溶屍奇案。

1990年8月,兩被告被一緻裁定謀殺罪名及妨礙死者閤法下葬等罪名成立,法官當時依例判處兩被告死刑。兩人本已於監獄服刑,但後來二人提齣上訴。在上訴期間,女被告突然推翻以往的證供,獨攬所有罪名,令黃大衛隻保留妨礙死者閤法下葬一罪,當庭釋放。而女被告則由謀殺改判誤殺。女被告最終於1994年被釋放。

紙盒藏屍案

12月17日清晨7時許:一間獸醫診所的職員鬍永康發現門外行人路旁放著一個紙盒,內藏死者卞玉英赤裸的屍體。死者卞玉英陳屍在一個日立牌S67B型的電視機紙箱內。

這個電視機的紙箱成瞭破案的關鍵。

經偵訊,在九龍柯士甸道某電器公司內,查悉代理此牌子的商行,知道這牌子在72年4月初在港麵世。而藏屍的紙箱可能於73年至案發那天,在港島區售齣。

經過化驗,證實該紙箱與代理商所售者相同.專案小組為瞭追查燒焊器的來源,在跑馬地地區內,查問瞭在電器行工作的750人。又找齣50款不同汽車,嘗試將紙箱放入車尾箱內。

最後,終於找到瞭嫌犯歐陽炳強,法院最後判他有罪

這個案件的看點在於,“紙盒藏屍案”是香港首宗紙盒藏屍案;其案情峰迴路轉轟動全港;亦是香港曆史上首宗在沒有目擊證人的情況下,利用鑒證科技成功入罪的案件。但是歐陽炳強真的是殺人凶手,至今尚有爭論。

據說當時警察為瞭破案還在半夜打電話去他傢冒充死者亡靈,結果他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然後就是他到現在也不承認殺瞭人。當年在認罪書上簽字的時候他還說:“我雖然簽瞭字,但是不代錶是我做的。”歐陽炳強的傢人在判決後也作多次上訴均被駁迴。

02年9月11日,在監獄度過28年的案件主人公歐陽炳強假釋齣獄,而強嫂和子女沒瞭蹤影。記者問歐陽柄強當年是否殺人,歐陽柄強說案子已經劃上句號,有生之年不願再提起……

康怡花園烹屍案

搜到的圖片太重口就不放瞭…

988年2月23日下午3時,28歲姓傅少女正準備離開康怡花園D座單位,當時見其母正在抹地,鼻孔之間有血漬,同時更發現其父不知所蹤。經她詢問之下,其母透露:“你爸爸想用毛氈焗死我,所以我已經用鐵鎚殺死佢!”

少女第一個反應是推開父母房門,尋找父親蹤影;但其母即時阻止。自此少女再無見過父親一麵。初時她以為母親隻是鬍言亂語;到真的相信時,又不忍報警揭發母親的罪行。不過,其母最後亦難逃法網。一個月之後,少女的叔父嚮警方報案,令全港第一宗找尋不到屍體的肢解案正式曝光,而當中駭人聽聞的殺夫情節亦為此案增添傳奇性!

殺死傅棠原因:丈夫有外遇,要求對方離開新歡不遂,威脅錢亦不果;丈夫嫌她隻生女,於是另結新歡。

過程:聯同弟弟馬坤,另外找兩人協助;地盤工人石誌明(後轉為特赦證人)及馬坤友人梁傑忠索取萬多元酬金協助捆綁死者。

方法:放入鍋蒸,直至血乾,斬屍,分件,在西灣河垃圾站棄置,棄掉傢具及傅棠物件,隻剩下傅棠的身份證影印本。手法純熟,乾淨。死者女兒的矛盾心情。數周後被告謂丈夫及情敵欲殺她,與女兒搬到灣仔汕頭街。

三名港府鑒證科化驗師曾經到過凶案單位搜集證供。當時見到屋內連一件傢俬都沒有,亦無任何屍首,隻發現其中一間睡房的櫃、窗簾、牆壁、牆腳及天花,以及廚房門上均染上血漬。由於當時香港未有DNA鑒證技術,化驗師隻能夠化驗到血型。但血點實在太細,化驗師根本無法證實血漬是否屬於死者傅棠。不過,由於馬潔芝在供詞中親自承認殺死丈夫,所以最後都被判處有罪。

八仙飯店滅門案

八仙飯店滅門案是1985年轟動一時的凶殺案。疑凶黃誌恒涉嫌殺害澳門八仙飯店東主一傢九口及一名員工,死者年齡由7歲至70歲。當凶案翌年被揭發後,外界盛傳凶徒把死者屍體煮成叉燒包,並於飯店齣售,案件轟動香港及澳門。

1985年8月8日中午,路環黑沙海灘阿婆秧灘浮齣8件殘肢,泳客隨即通知水警。經警方點算後,當中有4隻右腳腳掌、兩隻左腳腳掌及兩隻手掌。當時殘肢已嚴重腐爛、浸在海水超過兩天,因為有4條右腳掌,斷定遇害人數最少4人。

澳門司警曾懷疑偷渡客遇上鯊魚,但肢體的切口十分整體,其中斷掌手指曾被壓扁,似是被人刻意毀滅指紋。兩日後,阿婆秧灘一隻野狗咬著一隻女性左手手掌,三天後,司警再發現一隻女性右掌,泳客亦發現一隻右腳腳踭。

麵對11件殘肢,司警迅速成立專案小組;司警在調查過程中,曾邀內地法醫官來澳協助化驗斷肢,留下記錄,但凶案調查並無進展。

1986年4月,亦即發現肢體8個月後,澳門司法警察司署及廣州國際刑警先後收到八仙飯店東主鄭林兄弟來信,成為破案的契機。信中指:“餘兄鄭林去澳門多年,憑勤勞立業,但於去年八月初突然失蹤,而他在澳門的八仙飯店及物業則由另一名姓黃的男子承受。而最近澳門路環黑沙阿婆秧海麵又發現人體殘肢,恐兄一傢遇害,望警方竭力幫助找尋餘兄的下落。”

鄭林的兄弟指,其兄1985年7月曾帶兩名幼女迴故鄉中山,此後音訊全無。當時他們懷疑兄長妻子岑惠儀與黃誌恒有外遇,兩人於是串通殺害鄭林,又推測凶手與岑氏事後反目,於是把她一傢殺害。信中提及的十名失蹤者包括:

八仙飯店東主鄭林(50餘歲)及其妻岑惠儀(42歲)

女兒鄭寶瓊(18歲)、鄭寶紅(12歲)、鄭寶雯(10歲)、鄭寶華(9歲)及兒子鄭觀德(7歲)

女東主的母親陳麗容(70歲)女東主的九姨陳珍(又名陳麗珍,60歲)

八仙飯店廚師鄭柏良(61歲)

雖然這連串案情並未能證實,但這封信引起司警展開對黃誌恒的調查。

司警接信後重新檢驗去年檢獲的殘肢,竟發現一隻女性指紋與八仙飯店失蹤者陳麗珍的指紋相似,司警於是監視黃誌恒,並訪問失蹤者約20名街訪。

當時八仙飯店一名雞鴨商指,1985年8月4日下午,曾接到鄭林來電落單叫貨,職員送貨時,店內一切如常;翌日早上,當夥計再送貨時,卻發現八仙飯店突然貼齣“休業三天”的告示。該雞鴨商曾到訪鄭林住宅,當時一名陌生男子應門,指鄭林舉傢去瞭珠海。

同樣在8月5日,另一名失蹤者、女東主九姨陳麗珍亦離奇失蹤。她的鄰居指,當日清晨,一名年約30歲的男子上門找陳麗珍,指鄭林的幼子發燒,請她協助,兩人乘齣租車離開,自此陳麗珍一去不返。

這兩份口供令警方相信,鄭林一傢是在1985年8月4日至5日失蹤;由於黃誌恒已年屆50歲,警方懷疑有一名年輕男子有份參與謀殺。

同年9月28日下午,黃誌恒匆匆離開八仙飯店,欲進入中國內地,司警發現後即將之截住,帶署調查。警方發現,黃誌恒在鄭林一傢失蹤後,除瞭接管八仙飯店,換上新員工外,同時把鄭林位於黑沙環第四街的物業放租,黃誌恒與一名廿多歲的兒子住在另一單位,當時其子駕駛的汽車亦為鄭林所有。

盤問時,黃誌恒指他隻想送契女返大陸,否認潛逃,又指自己以真金白銀買下鄭林的物業,這筆錢是從走私中賺取。當晚,他指自己哮喘病復發,情緒激動,揚言會咬舌自盡。翌日,司警正式發齣八仙飯店10名失蹤者的照片,要求居民提供有關資料。

此後,黃誌恒又轉口供,聲稱鄭林欠他60萬元賭債,把所有財産移交自己,鄭林一傢此後移民,但司警並未發現鄭林一傢的離境紀錄。此時,警方在黃誌恒的夾萬內,搜齣鄭林在南通銀行紅街市分行的保險箱鎖匙、迴港證,4名子女的齣生證書、學生證副本。

1986年10月2日,黃誌恒正式被落案起訴,移交刑事起訴法庭偵訊,並裁定錶證成立,還押澳門市牢監獄候審。

1986年10月6日,黃誌恒在獄中披露案發經過,全因鄭林欠賭債不肯償還導緻殺機。黃誌恒與八仙飯店東主鄭林夫婦認識多年,且經常一起賭博,通常是打麻將,有時賭沙蟹。案發前一年(1984年)某晚,黃在飯店內與鄭林夫婦及廚師聚賭玩沙蟹,鄭妻的九姨陳珍亦在旁觀戰。黃誌恒以2,000澳門元的賭本與鄭林搏殺,經一輪交鋒,黃贏取近18萬元,鄭林當時答允一年內清還賭債,並口頭承諾若不能還款,將自願將八仙飯店抵押給黃。案發前一年內,黃多次嚮鄭林夫婦討債均被拒絕,未能從中收取絲毫分文。直至案發當晚(1985年8月4日)八仙飯店收鋪後,黃誌恒再到飯店嚮鄭林討債,當時亦遭鄭拒絕,由於鄭曾承諾若不能償還賭債將讓齣八仙飯店給黃經營,因此黃誌恒當時已另外找到廚師及一班夥記,並已通知他們準備於8月8日上工,惟讓齣飯店方案亦遭鄭林拒絕。據黃誌恒說,他原想叫鄭林先償還兩至三萬,餘款可以慢慢還,此時鄭林則謂:“還乜X嘢呀?你又冇藉據。”(還什麼呀?你又沒藉據。X為廣東話粗口)雙方於是發生爭執,黃誌恒隨手撿起颱上的啤酒樽,擊碎樽底成為一個半截斷開的利器,一手箍著站在身旁的鄭觀德(鄭林幺子),用破樽頂住他的頸部,喝令眾人不得揚聲。雖當時鄭林一傢及廚師共9人在場,但由於鄭觀德是鄭林夫婦的獨子,各人均不敢妄動。黃誌恒著令各人用繩索互相捆綁,並用布條將口部塞住,最後綁剩鄭妻岑惠儀及鄭觀德。黃於是著令岑氏亦用繩綁起幼子。此時,鄭妻突然發難,大聲呼喊並欲抱起其子,黃誌恒一個箭步衝上,用破玻璃樽擲嚮鄭妻頸部,岑氏當場斃命。黃於是狂性大發,接著用破樽擲斃或徒手勒斃餘下各人。當時屋內九名受害者中,最遲遭毒手的是鄭林幼子鄭觀德,他被殺前曾嚮凶徒黃誌恒說:“九姨婆會報警拘捕你!”黃誌恒之後到九姨婆陳珍的傢,假稱鄭林幼子發燒,把她誘騙到八仙飯店,再將她殺死。黃誌恒承認用8小時將屍體碎屍肢解,然後分多次放入兩層的黑色膠袋內,逐袋棄於垃圾箱。

佳寜謀殺案

佳寜案曆時十七年,涉及款項達六十六億元,訴訟費更超過兩億元!但主謀陳鬆青隻被判入獄三年,其中一年多更在羈留病房中渡過!不過,三個和案件有密切關係人士卻離奇死亡!其一是律師溫樹寶,他被發現在寓所泳池溺斃,最後證實是自殺。另一名是法官柏嘉,他於審結陳鬆青等人後一年,於塞浦路斯發生交通意外不治斃命;柏嘉太太於93年亦宣告破産。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大馬裕民財務的財務總監伊巴謙。1983年,他專責到港查核該公司一筆為數四十億元貸款,其後他的屍首被發現棄置於大埔火車站附近的蕉林內,警方相信他是遭人勒死 !

陳鬆青,前佳寜集團主席,一九八三年十月與公司董事何桂全被拘捕,控以詐騙罪名,當時佳寜集團負債一百億。佳寜案也是香港開埠以來訴訟期最長的案件,至一九八六年十月方審結,陳鬆青承認兩項串謀訛騙兩億八韆萬美元,入獄三年。陳鬆青與司法部門的惡鬥,有其製造財富的狠勁,自八三年來,多次嚮法庭申請永久擱置聆訊,令香港go-vern-ment要負擔近兩億元的訴訟費。至一九八七年主審按察司以控罪重復為理由,裁定陳鬆青毋須答辯,當庭釋放。按察司後來深受批評,指其判錯案,結果按察司於八八年辭職。律證署並沒因陳鬆青在主要控罪開脫而放棄,繼續控以陳鬆青其他罪名。陳鬆青被捕前,貸款與陳鬆青的大馬裕民財務助理經理在香港一間酒店被殺,屍體被移到野外蕉林。此謀殺案開審前一天,負責佳寜産業交易的律師又離奇自殺。一名負責佳寜案件的廉政公署調查主任,疑因工作壓力過大,自殺身亡。曾審理佳寜案的按察司,辭職後第二年在塞浦路斯撞車死亡。陳鬆青曾是香港的發財神話。他一九七二年從新加坡來港,不過是一個工程經理。七九年他瞞天過海,嚮馬來西亞裕民財務藉入大筆資金,隨即宣布收購一間上市公司,易名佳寜企業,逼高股價,隨即開始滾雪球,以錢賺錢。八O年他曾以十億港元購入中環金門大廈,半年後以十七億齣售,一轉手賺七億,令香港股民如癡如醉,佳寜集團的股價兩年內上升一倍,業務包括地産、航運、旅遊。一九八二年香港前途危機齣現,佳寜卒之吹破肥皂泡,負債纍纍,八三年佳寜停牌及清盤,但多間財務公司及銀行都無法追迴欠款,更不要說跟風的小股東瞭,手持的股票頓成廢紙。他們原來以為廢紙可以變成金。 鬍禮達Warrick Reid,原籍新西蘭,前香港律政處副律政專員,在香港律政署工作十四年,於八九年被廉政公署起訴財富與官職收入不相稱,翌年被判監八年。他就任副律政專員其間,曾收受一韆兩百四十萬元的贓款,作為不起訴的代價。他被捕後曾作汙點證人,指證其他閤謀貪汙人士,一共十三人,結果獲減刑一年。鬍禮達於九四年齣獄,並被驅逐迴新西蘭。不久又因涉嫌提供假證供,再度被起訴。

秀茂坪燒屍案

秀茂坪燒屍案發生在1997年的香港九龍秀茂坪邨,由於是一起涉及童黨的嚴重刑事罪行,所以又叫被稱作秀茂坪童黨燒屍案,案中十多名少年虐打受害人至死,仍不知悔意。

“童黨”一詞,應該來源於香港,指一些缺少傢庭溫暖,具有反叛性格,不服管教的青少年,他們聚集在一起,吸毒、叫罵、打架,做齣一些影響社會秩序、人身財産安全的反社會行為。他們不是黑社會,但部份帶有黑社會背景。

16歲的陸誌偉(外號“阿雞”)結識瞭村內一群童黨,因不滿他們屢次欺負37歲的清潔工人陳木清(外號“三叔”),勸他報警,童黨自覺被齣賣,決定教訓他一頓。

1997年5月14日晚上,為數14人的該群童黨將陸誌偉引到秀茂坪邨39座第1508室(陳木清居所)內,先後襲擊、虐打他,並施以一連串“傢法“:包括人肉打樁機等。經過三小時慘無人道的虐待之後,陸誌偉當場死亡。童黨在知道弄齣人命後,害怕事件會被揭發,在驚惶失措的情況下把死者的屍體拖往垃圾房,兩度燒屍企圖毀滅證據。同被該童黨欺負的陳木清到醫院求醫,警方從身受重傷的陳木清身上得到綫索,從而揭發瞭凶案。

三狼案

三狼案發生於1959年至1961年的香港,1959年6月18日晚,香港富商黃锡彬之子黃應求與友人外齣宵夜,19日淩晨迴傢時失蹤。三天後,黃锡彬於傢中收到一個包裹,裏麵裝有一雙人耳,黃傢人確認耳朵屬於黃應求,包裹裏還有黃應求的車鑰匙,筆記本,打火機等物品,另有一封匿名為“野狼”的勒索信,要求黃傢支付贖金50萬港幣。

黃應求於1915年12月16日齣生,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擔任盟軍翻譯,失蹤前幫助父親打理生意,其父黃锡彬是一位石油商人,創辦的新英公司是美孚石湖香港總代理。黃锡彬拒絕嚮綁匪交納贖金,而他妻子則齣五萬元港幣懸賞花紅,但未有綫索,黃應求從此消失無蹤。

1961年2月10日,黃锡彬本人也遭人綁架,寄給黃傢的勒索信,署名又是“野狼”,黃锡彬的侄子黃應機與黃應禧,按綁匪要求交納瞭50萬港幣贖金,17天後,黃锡彬獲釋。

此案在此後的一年多都毫無進展,直到 “蛇仔明”的齣現。“蛇仔明”原名鄧偉明,21歲,原也是綁匪之一,“蛇仔明”將案件嚮警方全盤托齣,包括殺害鄧天福的事情。

鄧天福33歲,綽號:“鬼仔福”,是鄧偉明的同鄉,同時也是個混混,因為看見一直一窮二白的鄧偉明突然衣著光鮮而嚮他勒索,而且貪得無厭,令鄧偉明無法容忍,於1961年3月18日夥同綁架案其它同夥將他滅口。因本身分得的贓款就最少,又遭鄧偉明勒索過,鄧偉明嚮其它同夥要求分得更多贓款,不但遭到拒絕,還發展到被追殺,被逼無奈投嚮警方轉做:“汙點證人”。

警方根據“蛇仔明”提供的綫索,1961年12月10日,在淺水灣一處山坡挖齣黃應求及鄧天福的骸骨,1961年11月3日將三名案犯緝捕歸案,他們分彆是31歲的無業人員李渭、32歲的教車師傅倪秉堅、35歲的電影化妝師馬廣燦,其中的李渭與黃锡彬是遠房親戚關係。

李渭1930年在大陸齣生,1948年到香港,父親李啓的姐姐嫁給黃锡彬的弟弟黃锡九,因為這層關係,李渭1955年開始在新英公司工作,由於文化不高,月薪隻有25元港幣,他乾瞭兩年後離開,到一娛樂場所打雜,月薪有100多元,但該娛樂場所開張一個月就關閉,李渭因此失業,手頭拮據的他打起瞭黃氏父子的主意。

綁架需要交通工具,李渭不會開車,就找到朋友馬廣燦幫忙,馬廣燦嚮他推薦瞭倪秉堅,因為倪秉堅曾是齣租車司機,後轉行當瞭教車師傅,自己擁有一輛汽車,就這樣,一起轟動香港的綁架案産生瞭。

1962年2月19日,三狼案開審,十多位證人齣庭作供,黃應求的太太作證時,不時掩麵痛哭,而年過半百的黃鍚彬則老淚縱橫,當辯方律師要求他辨認黃應求的頭骨時,他堅決拒絕,因為他實在受不瞭如此大的刺激,最後他獲準無須確認此證物,這個感人的片段掀起瞭審訊的高潮。

而三位被告則供齣曾受到警方的威逼、恐嚇及毒打,他們的供詞錯字百齣,並非自願。而對於爭論的焦點:黃應求的死因時,他們不約而同錶示:自己隻是有份參與綁架黃氏父子,對黃應求的死沒有參與,亳不知情。控辨雙方在法庭上咬文嚼字,針鋒相對。辯方律師梁永濂的盤問非常精彩,讓熱鬧的旁聽席上傳來陣陣轟動。整個審訊過程充滿戲劇性,時不時在證人和被告口中爆齣震撼的案情內幕。

1962年3月14日,下午一時,香港最高法院,按察司戴上黑巾正式宣判,陪審團一緻裁定三名被告謀殺黃應求的罪名成立,被判處環首死刑,直至氣絕身亡為止,於同年11月28日執行。“蛇仔明”因為舉報有功,被輕判15年有期徒刑。

由於該案件涉及到警察逼供,可能證據不實,有人把它列為奇案。

雖然到臨死的一刻,三狼都大呼冤枉,但是他們都一同死在刑颱上。而他們在相識時以兄弟相稱,一句「不願同年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日死」的誓言,最終亦一語成讖。

寶馬山雙屍案

1985年4月20日,就讀香港港島英童學校的一對英國籍情侶:肯尼斯·麥布萊(Kenneth McBride)及尼歌拉·梅雅絲(Nicola Myers)前往北角賽西湖公園後失蹤。翌日,有晨運客在當時仍是荒地的北角寶馬山配水庫附近發現兩人屍體,死狀恐怖。

經驗屍後證實兩人是被人亂棍打死,而且女死者曾被強奸。男死者肯尼斯,身上穿藍色牛仔褲,上衣被掀起,雙手反綁,全身共一百多處傷痕;女死者尼歌拉,上身一件米黃色恤衫鈕扣被解開,幾乎全身赤裸,左眼球跌齣,下顎遭打碎,全身有五百多處受傷,錶情痛苦,估計垂死掙紮數小時後纔死去。

警方高度重視案件,派齣六百多人搜山,又齣動直升機高空搜索 ,搜獲尼歌拉的底裙、手鐲、中式綉花鞋、倫敦生活照 、胸圍鈕扣,以及兩截斷木棍,其中一截沾滿血,另一截則仍繞尼歌拉的發絲。為收集綫索,警方設立熱綫,並封鎖附近的中興大廈,以問捲訪問居民。

警方在案發後六個多月仍毫無頭緒,據說當時肯尼斯父親任職公司的一名總裁曾匿名懸紅五十萬元,協助警方破案。最終警方接獲綫人報料,該綫人在渡海輪上偷聽到案中主犯彭信義嚮友人吹噓自己殺瞭一名“鬼仔”,又指腳上球鞋正屬“鬼仔”所有,綫人於是跟蹤彭信義迴傢,並嚮警方報料。

逾百名探員即時跟進調查,根據女死者體內的精液、凶案現場遺下的內衣以及凶器等證據,1985年11月28日,警方拘捕涉及此案的3名成年被告彭信義、譚士歡和趙偉文,以及未成年的同夥成員尹三龍和張有恒,化驗結果證實彭信義所穿的九號球鞋確屬肯尼斯所有。

尹三龍被捕後供稱,案發當天,嫌疑人彭信義、譚士歡、張有恒、尹三龍、趙偉文五人途經寶馬山,發現肯尼斯及尼歌拉正在復習。彭隨手拾起一根木棍,嚮其他四人 說,“不如過去玩玩他們!”他們搶去肯尼斯金錶,彭信義要求與尼歌拉發生性行為遭拒,於是一麵用棍棒毆打她,一麵把她拉到山下強奸,事後還詢問其他人“要不要”。接著又用燒烤叉指嚇其餘四人,要他們將二人殺死免留後患。

結果五人把木棍架在肯尼斯頸上,然後大力踩踏玩“搖搖闆”,又拆去肯尼斯肩上的綳帶及用尼歌拉的衣裙勒他的脖子,肯尼斯痛苦掙紮,最後氣絕身亡。然後他們又把木棍及汽水瓶放進尼歌拉的陰部,直至其昏死過去,再以木棍亂打,導緻最後尼歌拉失救而死。

警方對拘捕的5名凶徒,全部控以兩項謀殺罪。當中隻有尹三龍承認謀殺,且齣庭指證四名同黨。結果陪審團於1987年裁定各人罪成,判處死刑。到1992年,港督與行政局按照慣例赦免他們的死刑,改判終身監禁。尹三龍與張有恒由於未成年, 則判處‘等候英女皇發落’的刑期。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前夕,尹三龍等人仍未知道其刑期,他們的傢屬曾到前港督府示威,要求港府為這班少年在囚人士訂下實際刑期。主權移交後,相關法律條文變成無效,各少年在囚人士前途未蔔。1998年,受害人傢屬:男死者肯尼斯的父親寫信給當時的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為尹三龍求情,最後行政長官確定其監禁期為27年。

而另一在犯案時未成年的張有恒已確定35年監禁期。張有恒不滿刑期過重提齣上訴,2006年4月6日,上訴庭頒下判詞指,涉案多名被告不尋常及長期的虐待兩名死者,釀成兩名無辜性命被剝奪,屬加刑的考慮,故不認為判刑過重,駁迴上訴。

2004年9月,在扣除假期之後,35歲的尹三龍獲準齣獄與傢人團聚,並在懲教署安排下,在一所律師事務所任職,重獲新生。尹三龍錶示1998年他在獄中看到一篇報道,受害人的父母錶示已原諒及寬恕他,對他造成莫大震撼,讓他明白寬恕及原諒的重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