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


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

閩南語童謠《數宮燈》,滿載著東石人的童年記憶。圖/陳謀演

元宵節除瞭吃湯圓,還要看花燈,相信很多人對此並不陌生。可你聽說過數宮燈嗎?對於福建泉州晉江東石鎮十萬百姓來說,正月新春過大年的“壓軸好戲”,非數宮燈莫屬瞭。

“三公宮,正月半。人點燈,恁來看。看什麼?數宮燈。今年宮燈賴最盞?鼓仔燈、綉球燈、鯉魚燈、蓮花燈,人成海,燈成山。颱灣燈,閣卡好看:一盞雙鳳朝牡丹,一盞嫦娥托玉盤,一盞八仙朝閣老,一盞遊子思唐山。韆盞燈、萬盞燈,一半在颱灣,一半在唐山。”這首流傳數十年的閩南語童謠,滿載著東石人的童年記憶。

這首童謠原本沒有這麼完整,是晉江文史專傢、閩颱東石燈俗代錶性傳承人蔡尤資當年為閩颱東石燈俗準備非遺材料的時候,在原有的版本上進行擴容創作的。後來,《數宮燈》被東石當地的僑聲中學編排成歌舞,去北京參加中小學生校園會演,還獲得瞭金奬。

這首歌謠為何有如此大的影響力呢?歌詞中的“一半在颱灣,一半在唐山”是何寓意?兩岸共數一宮燈的故事又是從何而來?帶著這些疑問,《颱海》雜誌邀請蔡尤資做客講古,將東石數宮燈年俗的前世今生娓娓道來。

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

一年一度的東石數宮燈年俗,因在嘉應廟舉辦,也被當地人稱為“嘉應盛事”。圖/陳謀演

南宋流傳至今的燈俗

“東石人與宮燈結緣,最早可以追溯到南宋。”蔡尤資說。

南宋年間,閩南沿海一帶姑娘齣嫁逐漸開始有瞭陪嫁宮燈的習俗。東石作為 “海濱鄒魯”、“禮儀之邦”,婚嫁習俗自當更注重禮俗,女方齣嫁時都會在轎前懸掛一對宮燈。這一婚俗到今天也沒有改變。據蔡尤資介紹,如今東石姑娘齣嫁時,會讓兩個花童一人提一盞宮燈送嫁。比較講究的人傢,還會單獨用一輛車專門載著陪嫁的兩盞宮燈,作為送嫁隊伍的第一輛車開路。

除瞭結婚時有宮燈護駕,每到元宵佳節,東石人也離不開宮燈的陪伴。相傳當地嘉應廟“九龍三公”十分靈驗,於是每年正月十五,上一年結婚的人傢就會把新娘陪嫁的宮燈掛到廟裏,祈求新人早日添丁,傢族子孫昌茂,由此逐漸形成當地特有的燈俗文化,並一代接一代流傳下來。再後來,正月十五到嘉應廟掛宮燈的習俗逐漸演變為數宮燈。“數一數元宵嘉應廟宮燈的對數,就可以知道上一年東石信奉嘉應廟‘九龍三公’區域內的‘成丁’數量。”蔡尤資進一步解釋,“成丁”指的就是結婚後的男子,這在古時意味著男子真正長大成人。

就這樣,東石人將數宮燈發展成為歡慶、為子孫後代繁衍祈福的年俗活動。可是,這一帶有強烈傳統閩南文化的年俗又是如何傳到颱灣的呢?

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

閩颱東石燈俗為期三天,從正月十三開始,便可以到嘉應廟掛宮燈。圖/陳金展

“明朝末年,東石玉井戶長房蔡源利和二房蔡秉祿移居颱灣時,祈求‘九龍三公’分靈庇護入颱,並將在颱灣居住的地方也名之為東石(今颱灣嘉義縣東石鄉),而後建造嘉應廟供奉,每年元宵節也在廟中張掛宮燈,從此數宮燈在颱灣也流行開來瞭。”蔡尤資告訴《颱海》雜誌記者,東石人帶過去的不僅是宗教信仰,還有生産方式、生産工具,“東石人在晉江老傢主要靠討小海為生;到瞭颱灣以後,他們仍舊養海蠣、造鹽場、圍魚湖。”

據蔡尤資迴憶,他小時候還能經常看到颱灣的船隻開到晉江東石港岸,由此可見當時颱灣與晉江東石往來關係匪淺,“我是1937年生人,記得抗戰勝利後的兩年間,兩岸還有通航,那時颱灣有個布袋港,從布袋港到東石港,坐帆船一天一夜就到瞭。當時我們和颱灣來的帆船會做一些商品交易,通常都是我們賣給他們紡織品,然後又嚮他們買颱灣齣産的大米、蔗糖等食品。”

到瞭正月十五那天,颱灣的蔡氏後人也會送燈前來參加燈會,希望在颱灣的後代能夠共享祖廟的喜氣,早日開枝散葉。據說元宵節當天來掛燈的新郎官,都會到廟裏三公爺麵前“蔔杯”,一次性蔔齣最多杯數者,不僅能夠得到廟裏的綉球燈,還能得到三公爺最大的祝福,未來一定會生男孩。

遺憾的是,1949年後,由於兩岸時局的政治因素,颱灣每逢正月十五送燈迴來的帆船不再齣現,兩岸蔡氏後人的人丁繁衍情況交流就此中斷。而晉江東石數宮燈年俗也曾因為“文革”而中斷多年,一直到改革開放後纔逐漸恢復傳統。

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

兩岸同胞相聚東石數宮燈。圖/張亞錦

閩颱閤作申報非遺項目

蔡尤資退休前是東石僑聲中學的語文老師。深受閩南傳統文化熏陶的他,常常在課堂上為學生們講述小時候到嘉應廟看燈會、猜燈謎的經曆。“一般我們很早就會去三公宮(當地人對嘉應廟的俗稱),去的時候還會帶上傢裏給買的潤餅燈。在三公宮和其他的小朋友遊燈、賞燈、念歌謠。”齣於對童年記憶的懷念和對故鄉民俗的熱愛,蔡尤資一退休立刻全身心投入東石數宮燈的文獻資料考證工作當中,在他和鄉親們的不懈努力下,2005年“東石數宮燈”入列晉江市非物質文化遺産。

消息傳到瞭颱灣,引起瞭一個人的關注,他便是颱灣“一國兩製研究協會”理事長、聯閤國世界和平使者蔡武璋。作為心係兩岸民間文化交流的颱灣蔡氏後人,蔡武璋一直緻力於推動族人與祖籍地鄉親進行更多互動,也一直關心著傢鄉的建設發展。當他聽說東石鄉親們正準備以“閩颱東石燈俗”名稱,嚮更高一級申報這一習俗,他便欣然接下重擔,當起申報工作小組的颱灣方麵聯絡員。在他的積極奔走和協調下,2007年颱灣布袋鎮嘉應廟發來一份委托書,內文寫著:“颱灣嘉義縣布袋鎮嘉應廟係晉江分爐,由於曆史上晉江東石人幾次跨海播遷,形成兩地民俗相同、神緣相通、血脈相連的曆史事實。‘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的民俗就是最好的見證……同意各級政府的文化部門使用颱灣布袋鎮東石鄉嘉應廟有關‘閩颱東石燈俗’的文字、照片及音像資料等用於宣傳和推廣。”值得一提的是,布袋鎮是目前東石人在颱灣最主要的聚集地之一,全鎮80%的人祖籍東石。

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

隨著兩岸交流越來越深入,元宵節來東石參與燈俗的颱灣團體逐年遞增。圖/潘福林

蔡尤資說,申遺時,颱灣布袋鎮嘉應廟是聯閤申報單位。像這樣兩岸共有一個民俗,共同進行申報,在大陸是極其罕見的。這封委托書就像一封申報非遺項目的通關文書,使得數宮燈之後的申遺之路暢通無阻,於2008年順利入選第二批國傢級非遺項目,並很快成為兩岸文化交流的新品牌。

從2006年起,每年正月十五都有颱灣鄉親組團到晉江東石數宮燈,隨著兩岸交流的逐步深入,從颱灣過來的人員、批次越來越多。以2017年元宵節為例,颱灣地區組織瞭9個團體來晉江參加“數宮燈”活動,有170多人,人數創曆史新高。值得一提的是,金門地區是首次組織團體參與閩颱東石燈俗活動,並帶來“陣頭”為“數宮燈”助威添彩。童謠中唱到的“韆盞燈、萬盞燈,一半在颱灣,一半在唐山”在今天的晉江東石終成現實。

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

祭拜祖先是閩颱東石燈俗中重要的一個環節。圖為鄉親齊抬全豬準備春祭。圖/李貴彬

以數宮燈為契機整閤民俗

由於參與人數和影響力進一步擴大,如今的數宮燈活動已經不再隻是正月十五當天進行,而是從正月十三開始,新人們便可以到嘉應廟點宮燈。2016年結婚的東石姑娘莊瑩瑩去年迴娘傢過元宵節,就體驗瞭一把傢鄉特有的燈俗。

“我們是元宵節提前兩天迴去,把燈掛在三公宮裏。到瞭元宵節那天晚上,我們和其他新人一起,在主事的主持下,一對一對去廟裏‘蔔杯’,然後所有新人把燈提迴傢掛在新房內,到傢瞭還有一連串的拜拜。”莊瑩瑩告訴《颱海》雜誌記者,往年她在傢中過元宵節,大多隻關注白天的遊街活動,雖然對數宮燈年俗早有耳聞,但一直未能親身體驗,去年終於感受到瞭傢鄉年俗的魅力所在。“其實整個過程並不復雜,但是總讓人感到既有趣又緊張,看得齣來大傢的心情都和我差不多,難怪每年有那麼多新人就算在外地也要迴鄉參加。”

事實上,莊瑩瑩參與的是閩颱東石燈俗最後的“重頭戲”,而為期三天的豐富活動精彩內容,作為策劃人之一的蔡尤資則更有發言權。

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

如今,元宵節東石數宮燈已經成為兩岸同胞交流融閤的重要平颱。圖/呂俊輝

“準確地說,正月十五我們給鄉親們呈現的是元宵‘閩颱東石燈俗’係列活動,包括數宮燈、舞香龍、南音演唱、民俗踩街、象棋比賽等。”蔡尤資嚮《颱海》雜誌記者透露,目前晉江市已經成立瞭閩颱東石燈俗文化研究會,為如何擴大閩颱東石燈俗文化影響力獻計獻策。一年一度的元宵節,其實正是他們展現研究成果的平颱。在這一天,除瞭以上所列的民俗活動外,兩岸東石人共同祭祖、進行族譜對接也是一項重要內容。“數宮燈活動中斷瞭半個世紀,閩颱東石族譜更新也同樣停滯瞭這麼久,如今重新對接,兩地共數宮燈、互通子孫發展情況,讓每一位新生蔡氏子孫的名字在閩颱兩本族譜上都留下名字。”從正月十三到正月十五這三天裏,颱灣的蔡氏宗親也會在布袋鎮嘉應廟及新塭嘉應廟張掛宮燈,舉行數宮燈活動。

當然,晉江市閩颱東石燈俗文化研究會並不是隻在元宵節臨近時纔有事做。兩岸蔡氏後人因為數宮燈這個共同的年俗活動再續前緣,平日裏也經常組團跨海到各自的鄉鎮進行互動交流,麵嚮早已從最初的宗親年俗發展到商業閤作。2012年,晉江市東石鎮與颱灣嘉義縣布袋鎮正式締結為友好鄉鎮。同年,東石鎮嘉應廟被批準為閩颱東石燈俗傳習所。閩颱東石燈俗儼然成為瞭兩地鄉親溝通的情感紐帶。

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

按照東石燈俗,上一年齣嫁的東石姑娘,元宵節這天都要攜夫君到嘉應廟掛上一對宮燈。圖/林清津

采訪中,蔡尤資透露目前他們正在計劃於颱灣方麵共同推齣一本東石燈俗紀念畫冊,以後還要為燈俗建立展示廳,對子孫後代進行宣傳和展示。“除此之外,我們還希望能夠恢復其他一些已經消失的民俗。”

舉例來說,東石原來也有蜈蚣閣,而且是當地過年很重要的一項年俗活動。在1949年以前,春節期間颱灣鄉親來嘉應廟參加活動,東石人會用蜈蚣閣錶演將其送到岸邊,歡送他們迴去。“東石的蜈蚣閣也是彩閣,下麵由年輕力壯的青年肩扛著閣棚,上麵坐著由孩子扮演的戲麯人物。蜿蜒在街道上,非常壯觀!”蔡尤資說。

至於婚俗,東石過去也有一項與嘉應廟相關,且與“數宮燈”齊名的叫做“抄肚裙”。新娘齣嫁,必須帶著一個紅布袋子,俗稱“肚裙”。這個袋子裏要放24 樣東西。“抄肚裙”就是要看看“肚裙”裏的 24 樣東西有沒有齊全。若少一樣,都要補齊。

“新娘進門之後,在入洞房前,就會先到三公宮的三公爺那裏去問,能不能成親。三公爺如果說還不能成親,那問題一般在‘肚裙’上,就要‘抄肚裙’。那麼三公爺是怎麼迴答新娘的呢?那得由四個人抬著轎子,然後派一個老大去點香問說能不能成親。三公爺如果同意,轎子抬起來就跑瞭。若是轎子往後退,就是不同意成親。”蔡尤資饒有興緻地描述著,看得齣來他對這些已經消失的東石傳統民俗有很強烈的感情。

兩岸民眾跨海共數宮燈,到今年已經邁入第12個年頭。“閩颱兩東石,共數一宮燈”譜寫瞭兩岸同名鄉鎮追續前緣的美好故事。這一世代相傳的元宵燈俗,既是兩岸東石人希冀傢族枝繁葉茂、子孫昌盛的傳統心理的熱切反映,也是中華民族凝聚力的生動體現。

除瞭數宮燈,泉州年俗還有哪些好玩的?

1. 永春達埔“炸佛”

永春達埔的“炸佛”也稱“逐火把”,相傳是明末年間流傳下來的一種古老的民俗活動,整個活動從農曆正月十一持續到十五,夜晚鑼鼓喧天,炮聲震耳欲聾,好不熱鬧。據介紹,抬佛像的人須從本地人中挑選,一般都是剛結婚的青年,他們頭戴鬥笠,赤裸著上身。傳說逐火把炸佛是祈禱全傢安康,添丁進財。

2. 晉江永和山前村“火把節”

這是晉江地區唯一一個保留傳統習俗的“火把節”,同時也是大陸少有的漢族“火把節”,距今已有300多年曆史,於2013年6月被列入晉江市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高舉火把的隊伍綿延2公裏多,遠遠看去就像一條“火龍”,既熱鬧又壯觀。

3. 泉港區樟腳村“闆凳龍遊龍燈”

闆凳龍全長約400米,由4段組成,每段均由同一姓氏的青壯年男性手持。傢傢戶戶將花燈固定在木闆上,每塊約5米長,根據每傢每戶男丁的數量,或8盞一排,或10盞一排。夜幕下,一條條闆凳裝著十二隻紙燈籠的闆凳燈如遊動長龍,盤桓於鄉間巷弄,伴著陣陣鞭炮鑼鼓聲,為元宵佳節增添不少喜慶味兒。

文/《颱海》雜誌記者 方銳

廈門日報社微信矩陣

昵稱

微信號

昵稱

微信號

廈門日報

xiamenribao

廈門招考

xiamenzhaokao

廈門晚報

xmwb597

海峽生活報

lifeweekly0592

海西晨報

haixichenbao

颱海雜誌

taihaizazhi

廈門網

xmnn-cn

遇見婚戀網

yujianw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