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鈎沉】施琅收復颱灣之戰


【鈎沉】施琅收復颱灣之戰

【鈎沉】施琅收復颱灣之戰

施琅(1621年—1696年),字尊侯,號琢公,福建省泉州府晉江縣(今晉江市龍湖鎮衙口村)人,祖籍河南固始,明末清初軍事傢,清朝初期重要將領。施琅積極主張早日解決颱灣問題,並率兵攻取澎湖,進軍颱灣,以後又竭力堅持將颱灣納入中國版圖,為颱灣迴歸祖國,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創建瞭不朽的功績。

1683年5月,康熙帝見招撫不成功,遂命施琅進兵颱灣。在姚啓聖準備瞭充足餉需的支持下,六月十四日晨,施琅在銅山港誓師,統水師2萬多人,戰船300多艘進攻澎湖,以提標署右營遊擊藍理為先鋒。十五日晚,清軍駐泊鄭軍未設防的八罩島和貓嶼、花嶼。在海上巡邏的鄭軍哨船發現後,即報知劉國軒,劉國軒聞訊,急命鎮守獅嶼頭、風櫃尾、雞籠山、四角山、內塹、外塹、東峙、牛心灣等各要點之將領,把大炮移到海岸,以防清軍寄泊,傳令各水師將領駕駛大煩船、鳥船、趕繒船,環泊於娘媽宮前和內塹、外塹、東峙、西峙各要口,準備迎戰。宣毅左鎮請求乘清軍遠航疲憊,立足未穩之機主動齣擊,遭到拒絕。劉國軒認為炮城嚴密,清船無處可泊,隻待風暴突起,將不戰而潰。時值天晚,清軍戰船灣泊八罩以西的水墳澳。邱輝又欲進攻,劉國軒仍堅信日內必有大風,按兵不動。

十六日晨,兩軍在澎湖海麵初戰。清先鋒藍理率7船衝陣,擊沉和焚毀鄭船數艘。標右營韆總鄧高勻等駕船5艘,又擊沉鄭船3艘。時值南潮初發,清軍數船爭先,未能保持好戰鬥隊形,互相衝撞,不成行列。有幾艘船被潮水衝近炮城,鄭軍乘機齊齣包圍,右武衛林升率船隊奮勇衝殺,清軍稍卻。施琅親督諸船衝入敵陣,與興化鎮吳英前後夾攻,救齣數船,力戰得脫。“琅乘樓船突入賊陣,流矢傷目,血溢於帕,督戰不少卻”(《清史稿·施琅傳》)。因天色將晚,清軍水師收攏後,在西嶼頭洋中錨泊。邱輝又建議乘勝連夜齣擊,劉國軒寄希望於颱風,坐失戰機,不敢乘勝追擊。經一天激戰,鄭軍損失兵將2000餘、船隻16艘,清軍損失小於鄭軍,施琅右眼負傷。當晚,施琅率舟師泊於西嶼頭。

十七日晨,施琅率舟師駛迴八罩水垵澳灣泊,嚴申軍令,查定功罪,賞罰官兵;並議每鎮督大鳥船6隻,各配精兵,於十九日再戰。十八日,施琅率師齣戰,總兵吳英進取虎井、桶盤二嶼。十九日,施琅率羅士珍、張勝、何應元、劉沛、曾成等坐小趕繒船,深入鄭軍腹地內塹、外塹偵察。二十日,施琅遣使招降劉國軒,被拒絕。二十日、二十一日,用趕繒、雙帆艍船分作兩股,佯攻內塹、外塹,以分敵勢,麻痹鄭軍。

清軍經過3天的休整和準備之後,於二十二日發起總攻。施琅改變戰術,分三路進攻。隨徵都督陳蟒、魏明、副將鄭元堂等率船50艘,由東畔直入雞籠嶼、四角山;隨徵總兵董義、康玉、外委守備洪天锡領船50艘,由西畔內塹直入牛心灣;施琅與硃天貴、吳英等率船56艘,分作8股,每股7船,各作3迭,居中主攻;約定以5船閤攻1船,各自為戰,直搗娘媽宮;又以80船分兩股繼後,擔任後援。第二次大會戰開始。此時,劉國軒卻一反常態,督船迎戰。“巳刻,南風大發,南流湧起,(施琅)遂下令揚帆聯進。風利舟快,瞬息飛駛,居上流上風之勢,壓攻擠擊,一可當百;又多用火器、火船,乘風縱發,煙焰彌天”。(阮曼锡:《海上見聞錄》)兩軍酣戰竟日,聲聞數百裏。劉國軒發火箭噴筒,毒焰衝天,清將硃天貴戰死。施琅督清軍拚死力戰,待後路援兵湧至,以眾擊潰,用火船乘風縱發,共焚毀、擊沉和俘獲鄭軍大船37艘、趕繒及其他船隻107艘,鄭軍死傷各級頭領300餘員,士兵約1.2萬名。劉國軒慘敗,浮屍遍海。鄭軍僅餘小炮船3艘、小鳥船2艘、趕繒及雙帆船26艘,由劉國軒率領逃往颱灣。澎湖陸上守備部隊官165員,兵4853名投誠。清軍官兵陣亡329人,負傷1800餘人,船隻無損失,可謂大獲全勝。

澎湖之戰的勝利,為清軍進徵颱灣創造瞭良好條件。施琅在殲滅鄭軍主力後,立即慰問居民,安撫降眾,對鄭軍將領以禮相待,士卒給以錢糧,負傷者代為醫治,有欲歸見妻子者派小船送至颱灣。施琅以澎湖為據點,整船治軍,擬於八月或十月,乘北風進軍颱灣。颱灣聞鄭軍在澎湖慘敗,人心惶惶,兵無鬥誌。此後,清廷對颱灣加緊招撫。施琅派員以厚爵遊說劉國軒,促使劉國軒極力主降,並派兵監視鄭氏子孫。鄭剋塽於是上錶請降,駐守上淡水的虎衛鎮何義也嚮施琅投降。八月十一日,施琅留水陸官兵3000名、大小戰船30艘守澎湖,親率舟師開往颱灣。十三日,到達颱灣鹿耳門港。十五日,舉行受降儀式。二十三日,施琅率吳英、劉國軒等巡視颱灣南北兩路。十一月二十二日,清軍班師至澎湖。二十七日返抵廈門。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在施琅等人的據理力爭下,清政府決定將颱灣收入版圖,置颱灣府,下設諸羅、颱灣、鳳山3縣,與廈門閤設道官1員,撥兵1萬名防守。自此,颱灣成為福建省的1個府。直到光緒十一年(1885年)九月,始分立為颱灣省。

此次作戰,曆時6月餘,清軍擊沉大小鄭船294艘,焚殺鄭氏官員300餘人,兵1.2萬餘人,完成瞭統一颱灣的使命。

此戰,交戰雙方的兵力大體相當,鄭軍經營澎湖多年,設防據守,以逸待勞;清軍渡海作戰,遠來疲憊。鄭軍處於有利態勢,而結果卻一敗塗地,全軍覆沒。除政治腐敗,士氣不高以外,指揮上的失著應是一個重要原因。首先是防禦部署上的錯誤,鄭軍隻注意防守八罩水道以北的北大山、西嶼、北山等大島,而忽視瞭在八罩水道以南的八罩、虎井、桶盤、花嶼、貓嶼等諸小嶼設防,這就使南來的清軍水師得以乘虛入據,成瞭清軍駐泊、休整和齣擊的前進基地。其次是消極防禦,貽誤戰機。當清軍水師經過30多小時的航行,抵近澎湖時,鄭軍宣毅左鎮邱輝對劉國軒說:“乘彼船初到,安澳未定,兵心尚搖,輝願領煩船十隻,同左虎衛江勝貫陣卻之。”建威中鎮黃良驥也說:“先發製人,半渡而擊,正閤兵法。”劉國軒卻說:“炮颱處處謹守,彼何處灣泊?當此六月時候,一旦風起,則彼何所容身?此乃以逸待勞,不戰可收全功也。”遂按兵不動,使清軍水師得以順利到達澎湖,環泊花、貓二嶼。

邱輝又建議“乘夜潮落,衝舟宗擊之”,又遭拒絕。十六日,清軍齣戰不利,韆帥受傷。邱輝建議乘勝夜襲,劉國軒仍以等待颶風使彼自覆為由未予采納。邱輝說:“兵法有雲:半渡可擊,立營未定可擊,乘虛可擊;今敵患三者,而不乘其勢,若早晚無風,閤萬人為一心而死戰,將奈何?”劉國軒不聽部屬的閤理建議,三次放棄殲敵的有利戰機,把取勝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可期而不可必的風暴上,結果是風未至而兵已敗。第三是冒險決戰,全軍覆沒。戰史上因主帥胸無全局,遷就眼前事變,由消極防禦變為冒險決戰的事例時有發生。鄭軍的作戰方針本來是以澎湖為重點設防固守,劉國軒本人也不願主動齣擊,而是指望海上風暴會使清軍不戰而敗。既然如此,那末就應該充分利用防禦工事,保存有生力量,避免與清軍決戰。劉國軒見不及此,當施琅發起總攻時,亦率全部海上兵力迎戰,終於全軍覆沒。

在澎湖海戰中,清軍之所以取勝,除戰船裝備精良,將士作戰勇敢之外,也是與作戰指揮的正確分不開的。清軍水師統帥施琅“治軍嚴整,通陣法,尤善水戰,諳海中風候”(《清史稿·施琅傳》),因此在指揮上有許多獨到之處。在渡海時間上,他一反在東北風季節渡海的傳統,選在西南風始發的六月中旬。有人間這是什麼原故,琅曰:“北風日夜猛,今攻澎湖,未能一戰剋,風起舟散,將何以戰?夏至前後二十餘日,風微,夜尤靜,可聚泊大洋,觀釁而功,不過七日,舉之必矣。”(同上)這種選擇曾經遭到姚啓聖等人的強烈反對,但施琅始終不為所動。實戰證明,這一選擇是正確的,它保障瞭清軍水師在發起總攻前的安全錨泊。在渡海航路上,以往從大陸到颱灣,都從金、廈齣航,而施琅又一反慣例,把齣航點選在靠南的銅山島。因為水師從銅山齣航後可利用西南風,直取澎湖以南鄭軍未設防的諸島嶼,以作為前進基地,然後嚮北轉入澎湖海域,這樣便始終處於順風順流的有利陣位。

實戰證明,這種選擇是正確的,取得瞭預期的效果。在戰術上,集中兵力,速戰速決。澎湖海域六月多風,深諳海情的施琅是知道的,在初戰小挫之後,便立即抓緊再戰準備,並不失時機地發起總攻。施琅除分兵二路,從東、西兩個方嚮進行佯動和箝製以外,在主攻方嚮上集中瞭56艘主力戰船,並以五船閤攻一船,逐次殲滅瞭鄭軍主力,而清軍水師卻無一船損失,這在海戰史上是不多見的。

【鈎沉】施琅收復颱灣之戰更多往期閱讀請關注方略書院公眾號!

⊙對於美國挑事,這就是中國態度!

⊙普京當政二十年:強大的自己,虛弱的俄羅斯

⊙中朝友好關係決不可受韓美日乾擾

⊙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們的根本問題不是中美關係

⊙聲明:文章除原創外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原作者聯係刪除!

⊙投稿:本公眾號接受相應欄目投稿,原創打賞歸原作者所有!

投稿閤作聯係郵箱50314644@qq.com 

方略書院

公眾號ID:flsy2017

關注

【鈎沉】施琅收復颱灣之戰

【鈎沉】施琅收復颱灣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