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氏傢廟,位於晉江市青陽梅嶺街道梅青社區五店市傳統文化街區內青梅山之陰。在晉江,大大小小的宗祠成韆上萬座,其中聞名泉南一帶的宗祠數不勝數。但要是說起祠堂的美觀,當推青陽莊氏傢廟。 1999年6月列為晉江市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1月列為福建省第八批文物保護單位。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唐•光啓二年(886年),河南光州固始縣人莊森字文盛入閩,肇基永春桃源裏,為閩南莊氏始祖,該族後稱桃源錦綉莊氏。南宋•嘉定十二年(1219年),桃源錦綉莊氏9世莊夏(1155—1223年)封永春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賜紫衣金魚袋,從永春縣蓬萊山徙居泉州府城,蔚為大族,其地即稱莊厝埕(今莊府巷)。桃源錦綉莊氏12世莊祐孫亦遷泉州府城依附曾叔祖莊夏,列官廷署。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佑孫(1211—1265),號古山,讀書重義,誌尚高遠,值宋末社會動蕩,乃緻政而歸。原居桐城東門,因愛青陽山水之秀,有樂青陽之美,時往遊焉,與寶謨學士蔡次傅、進士王節道同誌閤,恒為文字之會。約在紹定三年庚寅(1230年),與蔡氏10世姑、蔡次傅從妹(名號五泰孺人)閤婚,在青陽買田築室定居,成為青陽錦綉莊氏肇基始祖。生5子:公哲(二十三郎)、思齊、公茂、公望(二十八郎)、公從(三十郎),俱英毅卓立。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宋末,宋端宗被元兵一路追趕,當宋室君臣從福州遷入泉州時,泉州招撫使蒲壽庚準備獻城降元,心懷異誌, 拒納南宋小朝廷。泉州莊氏此時富甲一方,為泉城望族。為錶示感恩效忠,莊氏傢族與潮洲司戶蔡若濟同謀迎駕,蔡若濟乃是莊哲之錶弟也,莊傢兄弟毀傢紓難,變賣傢産作軍需,外齣城南七裏迎端宗。他們的傢丁和端宗部隊會閤後也不敢再入城,因泉州不能久留,宋君臣又分水陸兩路入潮州至粵東沿海等地。宋亡,莊氏兄弟遂星散於各地,長公哲居同安,次思齊、三公茂,俱迴青陽守祀事,四公望遷清漳,五公從遷潮洲,繁衍傳播,均為望族。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青陽錦綉莊氏傢廟始建於明嘉靖九年(1530年),或說弘治十三年(1500年),係10世、高州知府莊科倡建。後於明嘉靖十七年(1538年)遭倭寇燒毀。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重建,至萬曆十二年(1584年)建造下落門首,萬曆二十七年(1599年)重建東西兩廳,萬曆四十三年(1615年)砌造大門前石埕等,正是經過這前後85年,一代一代莊氏後人的建造,莊氏傢廟纔修成如此美輪美奐的。1980年再次修葺。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傢廟建築保留古製,占地麵積約925平方米,坐南嚮北,磚木結構,體係完整,規製崇宏。其麵闊七開間,前後兩進,整體由門廳、正廳組成。單簷歇山頂穿鬥式屋蓋,屋脊高低錯落,各起彆緻的燕尾,屋角聳立鴟吻,簷前塑造起高揚的捲草,飾以五彩的剪瓷圖案,組成富麗堂皇的屋頂。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門廳麵闊五間,大門兩旁堵石浮雕麒麟,門前青石鼓、石墩、浮雕駿馬、象、鶴。大門檻在1尺高的石門坎上又加瞭1道2尺高的木坎,比彆傢的高齣許多,這木坎據傳為皇帝欽賜,為瞭顯示這裏門庭的顯赫。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門開三麵並列,中間大門油漆一片紅,兩邊大門則漆成黑色。在閩南傳統建築中,傢廟大門一般都要“上門神”的,但青陽莊氏傢廟門上並沒有繪任何門神圖案。據說,這緣於莊氏齣過文、武雙狀元,即明•萬曆年間先後齣瞭莊安世武狀元和莊際昌文狀元,於是莊氏傢廟獲禦賜“金馬玉堂”,威望顯殊,令神鬼敬懼,所以不必畫門神護衛。中間的硃漆大門平時總是關閉著,隻有等到春鼕二季祭祖的日子,或者迎接十分尊貴的客人時,纔能開啓。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山門、正廳立柱均為石製,基座亦為堅石砌造,大梁鋪架皆以木構,硃漆梁枋,簷下吊筒、花籃;梁木鬥拱雕工精細,為民居建築傳統作法,其間雕彩並施,多以花、鳥以及吉祥圖案入畫,髹漆鮮艷,麗飾奪目。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傢廟的天井也和其他宗祠不同,其他祠堂的天井都是平坦的一片石埕。而莊氏傢廟的天井卻是兩邊低中間高,大門正對進來的中間位置直通傢廟正堂的地方,比兩側高齣瞭4寸。那是因為青陽莊氏在明代齣瞭“四代布政官”。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正廳麵闊七間,進深三間,抬梁式木構架,硬山頂;中梁跨3架。堂上祖龕供奉青陽莊氏始祖莊祐孫(古山)的神像。案桌上擺雕刻精美的青石香爐,據說是明代著名官員海瑞的贈品。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廳內有欽賜“金馬玉堂”、“狀元”、“榜眼”、“會元”、“進士”等多幅匾額,還有較為知名的1對楹聯:“一榜三龍齊奮,五科十鳳聯飛。”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青陽莊氏傢廟現存有36塊匾額,有莊一俊、莊履朋、莊履豐等人的“進士”匾,莊延裕的“翰林”匾;有民國政府贈莊氏傢廟捐助抗戰的“慷慨輸將”匾;有民國政府贈與華僑委員會莊銀安的“民國元勛”匾等等。其中有諸多匾額來自海外莊氏宗親,如來自颱灣的匾額就有6塊,有颱灣彰化莊氏宗親會送的“兩岸同根”匾、金門莊氏宗親會送的“源遠長流”匾。另外還有菲律賓錦綉莊氏宗親總會敬奉的“錦綉傳芳”等。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氏傢廟素有“九十九支半柱”之說。據說傢廟中共有柱子99支半,其中99支為石柱,半枝為木柱。這半枝木柱,是利用傢廟後壁牆左角保留著的一大塊風水石,作為1隻天然柱礎,再在天然柱礎上加上半枝木柱而成的。這也給遍衍外地的裔孫迴故裏認祖時,留下特殊標誌。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青陽莊氏裔族居於青陽,一脈相承,繼往開來,在曆史發展的漫長歲月中,人纔薈萃,俊傑輩齣。自宋迄清曆朝中進士、舉人及至仕宦顯達者有百餘人之多,其中就有古之文武狀元,號為泉州七大纔子之一的莊際昌和莊安世,以及榜眼莊奇顯等諸人。此外,還有受製封為“一門忠孝”之莊方壙,有鬥酒百篇譽謫仙之莊一俊;更有明嘉靖已醜年之一科三進士莊氏裔孫,以及五次科試各中舉人二名之“五科十鳳聯飛”誇耀古今,遂有欽製“金馬玉堂”賜額,備極榮寵,鄉梓增輝。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明•嘉靖八年(1529年)已醜科,族人莊用賓、莊一俊、莊壬春同榜舉進士第,被譽為“一榜三龍”。

明•弘治(1488—1505年)到崇禎(1628—1644年)間的5次科試中,齣瞭10名莊氏舉人(每榜2名):莊晉陽、莊琦、莊尚稷、莊履朋、莊懋華、莊懋聲、莊履萬、莊欽鄰、莊際元、莊際耀;譽為“五科十鳳”。)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明•萬曆四十七年己未(1619年),莊際昌會試、廷試皆第一(會元、狀元)。 莊安世,明•萬曆卅五年(1607年)武舉會試第一,九月中武狀元。莊奇顯,明•萬曆四十一年(1613年)進士,殿試一甲第二(榜眼)。此外,還有受製封為“一門忠孝”之莊方壙,有鬥酒百篇譽謫仙之莊一俊。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數百年裏,莊氏族人的傳奇一直被傳為佳話,最為人們熟知的要數皇帝禦賜“一門忠孝”的故事。故事中的主角莊用賓是明嘉靖八年(1529年)第八名進士,纍官刑部員外郎,浙江按察司僉事。有一年,倭寇進犯泉州,情勢十分危急。知府恐慌,沒有對策,隻好把城門緊緊關閉。莊用賓知道這樣做隻有束手待斃,因此嚮知府提齣建議,組織鄉兵抵禦。這天,莊用賓看見南門外人聲嘈雜,凝神一看,原來是避寇的難民,扶老攜幼,從四麵八方紛紛嚮府城逃難而來,纔知是永寜衛城失守,倭寇由南而來。他立時叫守城門的兵卒下吊橋,開城門,讓城下鄉民逃入城裏。但知府畏首畏尾,見城下密密麻麻的人群,以為倭寇臨城,不讓開城。眼見倭寇已逼近,如不趕快開城,那幾萬名鄉親父老便岌岌可危!莊用賓於是與其小弟莊用晦暗中商討,命他帶領鄉兵數百名埋伏城外,截斷倭寇來路。而自己親自開城門,主持難民進城。至倭寇追至城下,莊用賓又親自在城樓主持防禦。民眾兵士,見莊用賓捨身保民,身先士卒,於是,軍民一體,眾誌成城,終於將倭寇擋在瞭城外。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青陽莊氏這一支漸繁昌盛,能人輩齣,子孫多居官有名。青陽莊氏以“錦綉傳芳”為燈號。現在不論颱灣、還是菲律賓的晉江莊氏鄉親也都以此為號。莊氏在現青陽有多個衍支,有思齊、裕齋、希信、振福、未庵諸小宗,各立宗祠。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自創青陽以來,青陽莊氏後裔 多有徙居外地,主要繁衍同安、海滄、惠安、南安、龍溪、長泰、海澄、泉州各地,以及廣東潮州一帶,旅居海外族親主要分布在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新加坡、美國、加拿大等國,以及颱灣、香港、澳門等地區,總人口就達數十萬之眾,僅菲律賓莊氏宗親會青陽籍人就占70%以上。

明•天啓年間莊際昌修撰《重修青陽莊氏族譜》、萬曆年間莊奇顯編修《莊氏重修族譜》。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錦綉青陽肇基祖古山公墓葬於青陽石鼓山之原,據傳當年方動土,地忽然震動,火星三起,時人因名其塋穴名“地震三星”,石鼓山並不高峻,但古木參天,巨石嶙峋,風景秀麗,先墓園已修繕一新,曆年來海內外子孫經年拜謁絡繹不絕。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有詩贊曰:

匪通而執,匪隱而匿,

懸衡之平,趨道之的,

其裘乎莊,錦綉其昌,

祖於青陽,百世不忘。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與青陽莊氏傢廟在同一條街上的還有青陽蔡氏傢廟,兩者之間相距不足百米。蔡氏傢廟曆史悠久,規模宏大,也是閩南著名的宗祠建築。青陽石鼓蔡氏乃是唐鹹通元年(806)自莆仙遷來,蔡氏傢族秉承勤奮、堅毅的品德,努力奮鬥,名士俊傑代有迭現。蔡氏傢廟始建於宋代,曆代屢有修建,但仍保留瞭舊有風貌。傢廟占地1300多平方米,北嚮,麵闊五間,軒敞而又端穆。山門麵牆以青石砌造,其上施以雕鏤、銘刻。屋頂作雙坡麵、燕尾脊,屋麵鋪設琉璃金黃筒瓦,頂架鋪設木結構,雕梁畫棟,富麗堂皇,極盡裝飾之美,令人嘆為觀止。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青陽莊氏與蔡氏之間淵源極深,不僅為“莊蔡聯婚”美滿良緣。更還有一段莊思齊巧妙保護蔡氏厝宅,其後歸還蔡氏的佳話。南宋德祐二年(元•至元十三年,1276 年)三月,元兵陷臨安,恭帝降。遺臣奉趙昰等入閩,五月在福州另立朝廷,是為端宗,年號景炎元年(1276年)。當年十一月,元兵入閩,陳宜中、少保張世傑率舟師十萬,奉端宗等由福州航海至泉州地域。

青陽莊氏和蔡氏都曾投入到扶宋抗元的洪流中。莊祐孫的5個兒子與蔡若濟倡義迎幼主駕於郊野。幼帝嘉其忠,授莊祐孫次子莊思齊(2世,塔房開基祖)以平鄉尉之職。祥興二年(至元十六年,1279年)二月,張世傑遺於崖山,幼主祥興帝赴海死,宋亡。曾經擁護過南宋幼主的官員、民眾,紛紛遭到元兵的追殺。青陽莊氏和蔡氏都麵臨廢鄉滅族的危險。莊祐孫的5個兒子有3個懼蒲壽庚之殺,散處四方,獨莊思齊及弟莊公茂歸隱青陽故山以奉父老。

莊思齊素有纔名,忠信聞於外,是泉州名師,元朝政府也想拉攏他。元朝官員屢次邀請其齣山為官,均遭拒絕。為待莊思齊迴心轉意,元廷放棄對青陽莊氏族人的剿殺。

蔡若濟是青陽蔡氏族人,莊思齊之錶弟,曾任南宋•潮州府司戶參軍,因保護宋幼主南下,被元兵一路追趕。元兵來到晉江後,曾派兵至青陽,準備誅殺蔡若濟一族。據稱,當此危難之際,蔡氏將厝宅田園、金銀財寶以及宗祠祖墓等,盡皆交托莊思齊保管,星夜逃亡他鄉。莊思齊命人將蔡氏厝宅內燈籠上寫的“蔡”字,統統換成“莊”字。元兵到來時,因找不到蔡氏厝宅,隻好作罷,留下來的蔡氏族人悉數躲過劫難。數年後,逃亡的蔡氏陸續返迴青陽,定居蔡厝一帶。莊思齊便將之前代管的動産及不動産完好無損地歸還蔡氏。蔡氏族人深感莊思齊大恩,當時即將其長生祿位奉祀於蔡氏宗祠,交代子孫將來春、鼕兩季祭拜列祖列宗的同時,要一並祭祀莊思齊。蔡氏子孫恪守祖訓,代代相承至今。

莊氏傢廟和蔡氏傢廟就“住”在五店市的同一條街上,且相距不過數十步之遙,遠觀兩座名祠,就像並肩而立的兩位巨人,正攜手走過歲月的風風雨雨。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晉江五店市傳統街區位於晉江市老城區青陽的核心區,環繞青梅山,毗鄰世紀大道,與萬達廣場相連,和敏月公園相望, 占地126畝。“五店市”不是個新名詞,而是晉江青陽市區曆史悠久的一個舊稱。根據《晉江縣誌》的記載,這個稱呼齣現於唐代。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相傳,唐開元年間,蔡姓七世孫5人,在青陽山下的官道上,開設5間飲食店以方便行人,酒旗招風,飯菜飄香,聲名遠播。自此,“五店市”遂為青陽之彆稱。宋代以來,莊氏入遷五店市後,人丁興旺,成為青陽的一大望族。在明清時期,“五店市”已然成為一片繁華的街區,商店鱗次櫛比,街道車水馬龍,更有美輪美奐的紅磚厝民居星羅棋布。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作為城市發源地,現今晉江五店市已經成為城市的集體記憶。這裏有成片的閩南傳統古厝、番仔樓、獨具南洋風格的連排商鋪,還有石鼓廟、莊氏、蔡氏、蘇氏等傢廟宗祠,如此多樣的建築風格齊聚實屬罕見。這裏是閩南人傢宗族繁衍的所在,這裏也承載著濃濃的華僑文化華僑情,這麼多曆史悠久的閩南古厝、番仔樓是他們記憶中的傢鄉模樣,精神的傢園。

莊嚴曆史文化|晉江青陽莊氏傢廟

圖文\莊國慶  編輯\莊 恒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