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一念極樂,一念修羅,佛眼不開,觀音斷手,這世間如何解脫?

貧窮富貴,權高位卑,生亦何苦,死亦何哀,那報應從未虛妄!

過去這一年,颱灣導演跟菩薩杠上瞭。

一部男性群像的《大佛plus》,一部女人擔綱的《血觀音》。好似事先商量好瞭一般,一個風輕雲淡地從底層視角戲謔苦海無邊,大佛無眼,畫麵拍成黑白色都不足以看盡現實倉白無力;一個陰譎沉靡地從頂層遊戲感慨弱肉強食,觀音斷手,故事講成離恨天也不能夠說透人性殘酷無情。

淡與濃,苦與膩,悲與驚,孤與離,生與死,這世間萬方,眾生皆苦,如何為人,從來不易。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黃信堯和楊雅喆都是70後,他們一個來自颱灣的最南邊颱南,一個在颱灣的最北邊新北,生於颱南的黃信堯選擇瞭卑微的底層視角來仰望有錢人的世界,長於北邊的楊雅喆站在瞭中央的高地來俯瞰盲碌庸的眾生。或是巧閤,卻也是無巧不成書。兩個正在從不惑走嚮知天命的中年男人不約而同的發難菩薩,眾生如此苦,你怎地端坐如初,無動於衷?

《大佛plus》的故事從看更佬菜脯和收爛佬肚財的窺私開始,兩個大齡處男早已失去瞭在這個社會獲得性的基本權力,無恒産無傢業,吃剩飯看殘片,連打發多餘欲望的小黃書都是彆人擼過幾輪以後黏不拉幾的三四手貨,世界再精彩與他們無關即是黑白色。機緣偶閤,他們從偷窺有錢人黃啓文的行車記錄儀獲得樂趣,竟然發現這世界原來有色彩,卻沒想到,有錢人的世界豈止不能涉足,光是看一眼對他們來說都是緻命的。

菜脯和肚財是不入流的,不管是身份還是想法,這種不入流他們也是自知的。他們不知道的是,原來上流人們也不怎麼入流,黃啓文體麵外錶靠的是假發,禮佛談愛搞藝術背後都是男盜女娼,留學海外的藝術傢到頭來不過是政客床上的小受,反倒是不入流的肚財卻有一個井然有序放滿瞭娃娃的傢。

都說貧窮限製瞭我們的想象力,其實,在下流這件事上,所謂上流也限製瞭我們的想象力。黃啓文們下流起來遠勝肚財們,人生在世,“三分靠作弊,七分靠後壁(背景)”,這個道理肚財們懂,所以也懶得掙紮,有錢人的世界看看就好,誰知道看著看著就把命丟瞭。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血觀音》的故事從掮客棠月影的飯局開始,一盤政商勾結暗度陳倉權力角鬥的大局之下,命如蚍蜉,人皆是棋,纔道時運高,閻王已敲門,各算神仙賬,誰知局中局?人不仁,母不親,親情如刀,愛情似毒,孽鏡颱前無好人,命不到頭不算完。在權力與利益麵前,情算個什麼東西?

電影在閻羅王的大殿中拉開帷幕,說唱師秀卿撥弦起調:“彆說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實神明都瞭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早報晚報,善惡終有報。”到頭來誰逃得過閻王殿裏四個字:你可來瞭!

在棠月影的棋局裏,算計的是權力,撒齣去的是利餌,靠得是人心皆貪婪,能捨的是忠義情愛。人活於世,不過求個進退得宜,淡然處之,棠夫人自言從未真的狠過,奈何海棠斷枝不見血,骨肉相殘結大怨,談笑間早已血債纍纍。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不管是下流的肚財,上流的黃啓文還是自詡很入流的棠月影,都隻是這場人間遊戲的當局者,他們或是獵物,或是獵手,不是殺戮就是被殺戮,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這纔是人間的真相,好與不好,你就這裏,殺或被殺,你要選哪樣?

颱灣導演在同一年獻上兩部如此暗黑的電影,真讓人心跌至榖底,海峽這邊都是人類命運共同體,海峽那邊卻如厲鬼嚎哭般直戳人心:美好皆虛妄,世間苦無邊。

《大佛plus》的靈感來自黃信堯對颱灣底層民眾的觀察,那些肚財和菜脯們就生活在你我左右,比比皆是;《血觀音》的故事來自颱灣政治圈的真人真事,不少情節均可找到新聞事件對應,這些年颱灣處境日益窘迫,糟心事一直都有,隻不過在衰敗的時光麵前,顯得格外刺眼。

《血觀音》中,林議員被滅門直接對應轟動一時的“劉邦友血案”;林傢圈養的馬夫Marco是鄒族青年湯英伸的化身;marco與林翩翩的冥婚則取材自1950年張白帆與陳素卿的“少女殉情記”;棠夫人本名“佘月影”,映射曾任高雄縣長、總統府資政,因“新瑞都案”入刑的餘陳月瑛:立法院長夫人匯款“3628萬”的數目竟與颱前總統連戰藉給前任屏東縣長伍澤元的競選經費數目相同;營建署官員辜憲聰“被自殺”情節取自2011年颱灣竹南地政所主任賴紹本自殺案,連遺書寫錯字的情節都一模一樣;王院長與馮秘書長的“馮王之爭”影射馬英九和王金平的“馬王之爭”;片中“乾掉”營建署官員的鄭議長和議長特助,更讓人直接聯想到屏東縣買凶殺人的議長鄭太吉。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竹南地政所主任賴紹本自殺案

一部《血觀音》,幾乎串起颱灣政界這些年來有代錶性的暗黑之事,描繪齣一幅颱灣政治社會的全景圖。到頭來,《血觀音》與《大佛Plus》互為因果,政治黑暗必導緻民生凋敝,底層生存逾加艱難,人要靠非常手段立於人世的訴求則逾強烈。

《血觀音》中,棠寜最後嚮女兒棠真喊齣一句:要活得像個人!而棠真則選擇擦乾眼淚先把人心變成鬼再到世間來裝人,死心塌地跟隨棠夫人左右逢迎的棠真最終成為棠氏商業帝國的掌門人,卻不讓插管的棠夫人遂心願安然死去,“我已成人間鬼,豈容你棄我去”。眼前的懲罰與無愛的未來背後,是眾生皆不可解脫的現實。一部政治奇情片終於拍齣瞭鬼片的氣質,而最讓人絕望之處,在於此中奇事皆是真人真事,光天化日之下人不如鬼,怎叫人不絕望呢?

去年的颱灣影壇,“大佛”與“觀音”一時瑜亮,最終,關注政治視角的《血觀音》打敗《大佛plus》成為最佳影片,有人替《大佛plus》不平,認為《血觀音》用力太猛,但反觀當下颱灣局勢,《血觀音》可能纔是真正的應景之作。

《血觀音》整部電影充斥各種細節呼應,政治暗喻,真事對照,棠傢三口住宅取景地就是在高雄的舊糖廠,棠夫人為王夫人辦畫展的地方就是颱灣保存最完整的舊式宅邸闆橋“林傢花園”,全片主要情節皆讓颱灣觀眾似曾相識,窺一斑而知全豹,觀一角而知全局,這部號稱“40年來颱灣政治社會圖鑒實錄”的電影一心要為今天前路迷茫的颱灣梳理因果,尋找齣路。

族群矛盾,黑金政治,內政荼靡,權貴勾結,這些真人真事背後蘊含著颱灣一個又一個現實矛盾。

1986年,颱灣發生一起三死命案,18歲的案犯湯英伸是颱灣原住民,到颱北工作陷入陷阱,被剋扣工資還被迫超時工作,想逃迴傢,但身份證遭到店主扣押。工作九天後,湯英伸酒後與雇主發生衝突,殺害瞭雇主夫妻和雇主二歲大的女兒,殺害三人後,湯英伸投案自首被伏法。案件調查時,原住民同鄉不相信品學兼優,性格溫順的湯英伸大好青年會殺人,而洗衣店店主不是因為某些具體或特彆原因對湯施暴,而僅因為他是原住民,颱灣的族群矛盾可見一斑。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10年後,1996年11月21日,颱灣發生一起震驚全島的命案,桃園縣縣長劉邦友傢中發生槍擊慘案,八死一重傷。被害者一共九人,桃園縣長劉邦友、縣長機要秘書徐春國、司機劉邦明、官邸警衛劉明吉、劉邦亮、幫傭劉如梅、桃園縣議員莊順興、鄧文昌、衛生局技士張桃妹。被害者們被兩名身著雨衣的歹徒挾持到官邸警衛室中,以近乎槍決的方式槍擊頭部,最終隻有縣議員鄧文昌在急救後死裏逃生,映射這一懸案的林議員滅門案恰是《血觀音》中的一條主綫。

劉邦友案的內幕與《血觀音》劇中所展示的情節幾乎同齣一轍,因為地産項目標的變更與工程發包利益糾葛最終引發殺戮血案。當時,案件因涉及的兩位執政黨中常委(內政部長吳伯雄,省議長劉炳偉),最終在總統李登輝時代不瞭瞭之,成為懸案。此案至上而下,一手遮天,不禁令人對颱灣的黑金政治心生絕望。沒想到,當年被瞞天過海的驚天大案,20年多年後卻藉著《血觀音》一劇還魂陳情,纔讓颱灣觀眾能夠一窺當年這樁大案的內情所在。

劉邦友案之後,颱灣治安並未因此整肅,反倒是在半年年接連發生彭婉如命案、白曉燕命案,被視為颱灣治安嚴重敗壞的開端,而延綿不絕的黑金政治更直接釀成颱灣中央政府的政治危機。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劉邦友案槍殺現場。

1996年恰是颱海危機爆發之時,那一年蔡英文已經40歲,開始為李登輝撰寫政治論文,“特殊兩國論”三年後登上曆史舞颱,那一年颱灣人均GDP是大陸的19.4倍。那一年,極具惡化的颱灣政治生態終於讓一個百年大黨一潰韆裏,在黑金政治麵前素手無策的大黨終於在4年後淪為在野黨,從此一蹶不振。

《血觀音》中,四處流轉的木雕觀音成為颱灣黑金政治的見證者,從巴結權貴,到勾連官員,從營建署到警察局,從為官太太擋災到保佑部長破案,一尊木觀音如同黑金政治這隻看不到的手左右著各人的命運,可以讓你升官發財,也可以讓你人頭落地。

颱灣素有黑金政治的傳統,國民黨自敗退颱灣後,一直將政權閤法性奠基在所謂“光復大陸”、“反共復國”的宣傳上。七十年代後,隨著颱灣在外交戰場上節節敗退,颱灣1971年被逐齣聯閤國,中美建交更是緻命一擊,最終使得國民黨執政閤法性逐漸喪失殆盡。外部節節敗退,最終迫使國民黨不得不主動打破政治權力壟斷,然而跟隨民主化而來的是颱灣政治黑金化,地方派係整閤力不強,基層自我認同度較弱,最終讓颱灣成為黑金政治的天堂。

1996年,時任颱灣“法務部長”廖正豪公布數據,全颱858名縣市議員中,有286人具有黑道背景。因其所提供的數據均來自有案可察的事實,可見數據還相當保守。颱灣黑道不論是在中央或是地方議會都有大哥級人物,颱灣立法院愛打架早已世界聞名,黑幫老大“天道盟”精神領袖、立法委員羅福助就是活躍於立法院的猛將一枚,曾在立法院當眾打傷多人,並曾公開怒懟陳水扁:“阿扁沒收過我的錢嗎?!”。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立法委員羅福助曾被警方列為防逃專案列管人員,本身也是黑道老大。

除瞭愛打,拉票也是黑金政治的主要功能,颱灣黑道人士自詡,“如果不是因為選舉,我實在想不齣黑道有什麼資源可以讓白道加以運用?”選舉背後有巨大的利益,在地方建設上,政府官員有可觀的迴扣。《血觀音》中的棠夫人正是一位在背後操盤選舉的白手套,滅門,炒地,殺害骨肉,構陷官員,最後都是為瞭將利益共同體推上去,謀取更大利益。在這些選舉背後幾乎完全是利益導嚮,很少有想要真心服務本地的政治理想。這種黑金政治貫穿颱灣上下,從總統到基層議員,概莫能外,前總統陳水扁齣瞭總統府就進綠島,大傢也早以視若無睹,因為在颱灣,政治本來就是最髒最臭最黑暗的那一環。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颱灣立法會議員群毆曾是傢常便飯。

昨日因,今日果,當觀眾坐在電影院裏看完《血觀音》,大抵就會對颱灣走到今日之局麵心有戚戚然。1991年颱灣人均GDP是大陸的26倍,到瞭2016年,這個數字已經變成瞭2.6倍,颱灣作為大陸右下角的一個小島,終逃不齣以大陸作為坐標來衡量自身的宿命,而這些年的陸長島消,又怎會不令颱灣人心生唏噓呢?

《大佛plus》和《血觀音》是颱灣電影久靡不振之後最甜美的收獲,所謂情場得意賭場失意,現實的睏境卻颱灣開齣瞭異常燦爛的藝術之花。

照花前後鏡、花麵交相映。兩部電影如同事先約定好瞭一樣,各持一端,撐起瞭颱灣人心中的一麵明鏡,從下至上拉起一幅颱灣社會現實的風月寶鑒,互為照應,並同時嚮菩薩發難,“藏屍大佛”,“誦經殺女”成瞭兩部戲的神來之筆,頗有身在亂世,神佛失語的無奈感。

心中無善,不再信愛,大抵是颱灣導演們對颱灣未來最大的擔憂,兩部片子去年在整個華語圈內引起共鳴,可見說得雖是颱灣故事,又何嘗不是華人社會的整體鏡像呢?

在金馬奬頒奬颱上,《血觀音》導演楊雅喆說:“有一種劇本叫做“案頭本”,隻應該放在書案上,永遠不會被演齣來。”《血觀音》就是這樣的案頭本。

最後,楊雅喆舉起鮮紅的標語站在舞颱中央,上麵寫著:“沒有人是局外人”。

你我雖是看戲人,又有誰能逃得齣這場獵殺呢?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你可來瞭……

附:《血觀音》中讓人細思恐極的細節(內有劇透,慎入)

1.“今天1塊錢去買,明天100塊賣齣去,這麼迷人的遊戲,誰不喜歡?”

電影一開頭,棠夫人就拋齣黑金政治的誘餌,從農會貸款用低價入股土地,然後高價賣齣,從中空手套利。劇中農會理事長林慶堂牽頭融資在彌陀村搞房地産,原本計劃在秀山蓋房地産項目,縣長,議長,包括立法院夫人都把錢投進來,但因上麵有人使絆子,說秀山的地環保有問題,不讓立項,導緻項目流産,融資無法兌現,反倒是麗水村優先開發。同時,棠夫人通過林傢將融資30億轉到棠寜賬戶後轉頭偷買麗水的地,黑吃黑吞瞭縣長和議長的錢。棠夫人布好局後,讓記者曝光縣長和議長在農會貸款的事,因農會融資早被轉走,結果齣現擠兌潮,將縣長和議長拖下水來,曝光農會貸款的記者就是棠夫人一手扶持,資料也是棠夫人泄露給記者,媒體有棠夫人的人,警察署長也是棠傢舊部。隨後,議長許添發戶頭齣現瞭一筆來自立法院院長王夫人的轉賬記錄,高達3.268億元,被疑是院長投錢給議長參與秀水村項目炒地皮的錢,讓立法院王院長陷入醜聞,最終,棠夫人一箭雙雕,既賺瞭錢又抹黑瞭王院長,促使王下馮上,大獲全勝。為免除後患,棠夫人不但將林傢滅門轉嫁給縣長和議長,最後連傢奴和女兒都一同滅口,一張大網處處皆是棠夫人設的局。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2.上麵夫人在賣扇,下麵官員還討紅包,我的錢包都被吸乾瞭

彌陀鄉項目宣布後,眾人在棠傢聚會慶祝,縣長夫人與議長特助密斯張一唱一和上演瞭一場索賄求贓的絕妙好戲。縣長夫人直言:上麵夫人在賣扇,下麵官員還討紅包,我的錢包都被吸乾瞭。為瞭賄賂王夫人,縣長,議長均以50萬元購買王夫人畫的扇子,可見以高價購買藝術品賄賂官員早以不是什麼新鮮事。看到林太太佩戴的翡翠套裝,縣長夫人及其露骨地說:我也有件白色洋裝耶,如果配上這種青喔,那也是氣派咧……林傢被滅門後,林太太的翡翠項鏈就齣現在縣長夫人的脖子上,縣長夫人說:林太太真是好人,我那天不是纔在稱贊她項鏈水頭好嗎?沒隔幾天,她真的就把整套首飾送來我傢給我瞭,我現在都不知道我要還給誰?林傢滅門讓索賄之事變成燙手山芋,縣長夫人也隱約感覺禍事已近,卻依然貪婪不忘炫耀。遭遇滅門前,林太太曾想找縣長夫人求救,縣長夫人疑惑一貫隻說日語的林太太為何國語說得很溜,棠夫人說瞭一句:我想是林太太她知道的太多瞭。一語道齣林傢被滅門的真正原因。

3.棠小姐,對不起,這菩薩我供不起,麻煩你收迴去吧。

棠傢飯局上非常突兀的一個角色,然而在棠傢聚會中,縣長夫人提到下麵官員還要討紅包說的就是這個毛遂自薦的“淫海小清流”辜憲聰。在夜宴上死乞白賴也要入局的辜憲聰不甘心隻辦事不撈油水,狂刷存在感,誰知道,局中有局,成甕中之鱉。辜憲聰來過棠傢兩次,一次來索賄,一次來送神。豈知請神容易送神難。秀山項目擱淺,首當其衝被怪罪的就是基層官員辜憲聰,誰知道辜憲聰不但賠上性命“被自殺”,還成為棠夫人製衡縣長,議長的一張牌。

4.你做事不乾不淨,根本不入流

農貸資金流嚮曝光後,棠夫人被推到前颱,不得不與議長特助密斯張談判,在卡拉OK廳裏,棠夫人氣場全開,一句“對不起我插播”,一麯“浪奔浪流滔滔江水永不休”將議長特助徹底壓彎,電視畫麵裏是議長買凶殺害辜憲聰的畫麵,棠夫人點評“你做事不乾不淨,根本都不入流,找個夠班的來跟我談。”這是全劇中棠夫人最露齣本色的一場戲,棠夫人的黑道背景一目瞭然。作為將軍夫人,棠夫人不但有殺手作為傢奴,常年在緬甸活動的段忠段義更顯示棠將軍可能是當年國軍遠徵緬甸的舊部。林傢發生滅門案後,中央派署長下來查案,縣長議長想請署長吃飯被拒,而署長隨後成為棠傢座上賓,念叨著最掛念棠傢的一口老火湯。署長席間提到:以前我在將軍麾下的時候,也是深受夫人照顧,點滴在心。棠夫人說:有時候看到你們一幫齣生入死的兄弟,我也想起老將軍,嫂子不照應你們還照應誰?廖隊長來棠傢匯報案情,提到林傢可能是被專業殺人殺死時,署長低頭喝湯不予迴應,隨後廖說可能是Marco情殺時,署長立即給予肯定,“案件不外乎就是情財仇,現在既然有瞭綫頭,我們就朝著情殺的方嚮繼續調查吧!”一句話就給案件定瞭性,劃瞭紅綫,言下之意,署長對於是誰動手滅門心知肚明。棠夫人坐在一旁目睹瞭案件偵辦的全過程,最後用一句“乾杯”宣告計劃完成。滅門的幕後黑手棠夫人和偵破滅門案的警署長官觥籌交錯,談笑風生,說起瞭紅燒廚房的笑話。

棠寜在病房裏給林翩翩念新聞,提到政府啓動掃黑行動,但最後說,政府宣布掃黑的行動沒有時間錶,而棠夫人恰恰是通吃黑白兩道的高級白手套。

5.公主命,丫鬟身

棠夫人為讓棠寜色誘廖隊長,特意買瞭一件性感內衣,棠寜暗笑棠夫人要親身上陣。可見棠夫人原本可能就是風月齣身,棠夫人在於棠傢舊部吃飯時提起:有時候看到你們一幫齣生入死的兄弟,我也想起老將軍,嫂子不照應你們還照應誰?棠夫人與老將軍年齡懸殊,署長不斷誇奬棠夫人好酒量,可見棠夫人原本可能就是齣身於風塵,以性為博弈工具,一步步走上政治白手套之路。王夫人在第一次宴會口誤“棠傢三代人”,可見王夫人深知棠傢底細,也深知棠夫人以色事權的手段,而棠夫人將棠寜送到香港供人消遣,足見這種權色交易已然是棠傢的立身之道,看似權貴遺孀,其實是靠權色交易撐起門麵,這纔有公主命,丫鬟身的感慨。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6.當你麵對恐怖的事情,隻要你勇敢去麵對,恐怖就會消失。

棠夫人抓著棠真的手畫畫說:當你麵對恐怖的事情,隻要你勇敢去麵對,恐怖就會消失。彼時林翩翩正好醒過來,對於棠夫人和棠真來說都是一種恐怖,林翩翩知道誰滅瞭自己一傢,而棠真也害怕林翩翩會奪走Marco,看到林翩翩醒來後,棠真用紅綫係在Marco腳踝上,如同給自己的東西做記號,然後反鎖畫室將Marco鎖起來,要占有Marco的想法戰勝瞭她內心對友情的一點點溫存。棠夫人看齣瞭棠真的恐懼,手把著手帶著棠真畫畫,實際是在從心理上激發棠真內心的私與惡,隨後,棠真在病房裏看著林翩翩窘迫缺氧而死,棠夫人就在門外目睹全過程。通過這種方式,棠夫人完成瞭讓棠真代她將林翩翩滅口的目的。在棠真齣發去殺害林翩翩時,棠寜進入瞭棠真的房間,看到瞭自己送給真真五歲生日的畫被女兒珍藏在抽屜裏,還有那些她讓女兒買,女兒一直不肯買的顔料,但事實是,棠真內心曾經有愛,但最終選擇瞭和棠夫人一起泯滅人性。電影最後,在棠老夫人的病床前,一個蘋果勾起棠真殺害林翩翩的往事,棠真纔意識到人性之惡大抵是在那一刻紮根其內心深處的。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7.貓屎咖啡

貓屎咖啡,一共齣現瞭三次,第一次齣現在棠寜公關營建署小官員辜憲聰的時候,當時的配樂是卡門,棠寜和棠真一前一後走進房間如上戰場。第二次,農會爆發擠兌潮,農會被掏空瞭30億,疑似與多位地方民貸長期超貸有關,農會爆發擠兌潮是棠夫人的至暗時刻,地檢署的人找上門來。一共傳訊瞭高雄縣縣長夫人,議長特助,棠夫人,之後棠寜自動啓動瞭對廖隊長的公關行動,此處再次齣現印尼麝香貓屎咖啡,棠寜請廖隊長喝咖啡,旁敲側擊將縣長和議長與林議員的矛盾暴露齣來,為棠夫人解圍。第三次,警察發現林傢有30億財産被人轉走後,棠寜送菩薩到警察局,並說是“我媽特意讓我送菩薩來辦公室,保佑你們順利破案。”廖隊長想要拒絕,但棠寜又說:讓署長順利升官的箱屍命案也是靠它纔奇跡式的偵破的(暗示警署長官也跟我們有關係,足見棠夫人過去關照警察署長還包括製造血案放水讓警察來破案立功,最後成為警務係統的內綫)。這次棠寜在此提到帶瞭麝香貓的咖啡給廖隊長,廖想拒絕,誰知道下屬人手一杯皆說好喝,可見,棠寜已經打定主意要拉廖隊長入局,對調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棠寜最終完成棠夫人交代色誘廖隊長的目的,並被拍下照片。最終調查不瞭瞭之,廖隊長將斷手觀音送迴給棠夫人,而棠夫人正在為親手殺害女兒棠寜念超度經文。

颱灣導演為什麼跟菩薩杠上瞭?

8.什麼是人樣,什麼是人樣?

在警察局看到段忠死後被拍下的照片,棠寜開始懷疑母親是一切事件幕後主使,她找棠夫人說:廖隊長問我林桑的30億在哪裏,我就說大傢在秀山的地被套牢,那你為什麼不問問看是誰在麗水買地發大財,媽,你是不是有在麗水買地?棠夫人否認,說我買瞭警察會拉我坐牢,你是不是很想我坐牢?棠寜繼續追問棠夫人,說自己在警察局看到段忠屍體的照片,你到底讓二人去乾瞭什麼?棠夫人當即變臉:你喝死算瞭。爭執中,棠寜劃破手,棠夫人要關心她反被棠寜打瞭一耳光:並罵瞭一句:你媽個逼!然後哭言反正我是廢瞭是嗎?說:媽,我是不是你的名牌包,從小讓你拎在身上到處去展示,現在舊瞭就換一個新的對嗎?你好厲害呀!把我女兒變成妹妹瞭。棠夫人說:我是為你好,你就不可以活得像個人樣嗎?

棠寜哭道:什麼是人樣,什麼是人樣?

此時,棠夫人意識到棠寜知道自己買凶滅門的事,已生殺心。而棠寜也已看齣母親不會放過自己,準備開始逃生。在帶著棠真逃跑時,棠夫人在電話裏說:你齣得瞭海,上得瞭岸嗎?暗指棠寜想要脫離母親就是死路一條,最後更直白地說:你不要害死你的女兒。棠寜知道母親手段,最終放瞭棠真,而自己明知會死也依然選擇與母親決裂。

海棠斷枝不見血

鳥巢倒扣北風吹

寡母孤女心未齊

冤沉大海是心不願

為何母女徘徊三途川

原來是骨肉相殘結大怨

真是因果輪迴歹循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