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重的教訓!無數案例說明,發達瞭韆萬不要修祖墳!切記!!!


慘重的教訓!無數案例說明,發達瞭韆萬不要修祖墳!切記!!!

風水界有這樣一種普遍現象,即任何一座發墳,你隻要再請那些神神叨叨大講理氣的風水師們去看,他們一定都會說:這個墳什麼都好,就是立嚮偏瞭一點,如果能改成什麼什麼嚮,那就會更好。

他們認為,通過改嚮便能鏇乾轉坤,奪神功於莫測,改造化於傾刻,人葬齣賊寇,我葬齣王侯。他們甚至狂妄地宣稱:“我叫誰發就誰發,催官催貴指日間。吉凶皆在我手中,一掌推來星鬥移。”

於是,不少貪心的福主便在這些風水師的攛掇下修墳改嚮。

前廣西王成剋傑,其祖墳位於上林縣大豐鎮塘棲村。墳墓原立戍山辰嚮。1994年,一位玄空派的風水師對成傢說,七運旺山旺嚮在西方,此墳應改為酉山卯嚮,如此便能使廣西王升任中央領導。成傢依其所說,立馬修墳改嚮。

結果,成剋傑雖然在1998年升到中央做瞭人大副委員長,但隻做瞭一年多的時間便因犯受賄罪而走上瞭斷頭颱,盡管其祖墳依然還是旺山旺嚮。那位玄空派風水師不知道,有天然之龍就有天然之穴,有天然之穴就有天然之嚮,墓穴之嚮不是任由風水師確定的。隻要龍真穴的就一定能蔭發後人,與什麼當運失運毫無關係。擅改發墳之嚮隻能破壞其原來的天然朝嚮,從而毀掉整個風水寶地。

前貴港市副市長李乘龍,其祖墳在北流市清灣鎮立坡村以西約兩公裏處的騎龍頭山上。其墳為當地李氏名墳,蔭生瞭兩位有齣息的兄弟,一個就是這位貴港市副市長,另一個是富有韆萬的大老闆。這兄弟倆的父親是位風水先生,玩的也是玄空派風水,他認為他傢祖墳的立嚮不是很正,偏瞭一點,以前的名師做得還不夠完美,於是便自行修墳改嚮。

改後不久,市長貪汙事發,被處極刑,大老闆兄弟也隨其破敗一空。這兄弟倆的父親不知道,風水決定後人富貴程度大小的因素,是龍格的高低和砂水的形象,而不是羅盤上的吉位吉嚮。

前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發跡之後,想於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便在青城山一位高姓風水大師的指點下,將其老傢遼寜海城的祖墳遷到瞭成都都江堰的一塊“風水寶地”上,並用羅盤按玄空派風水立瞭當運的“旺山旺嚮”,然後又大做道場,共花費瞭上韆萬元。隨後,他又在高姓風水師的“策劃”下,將自己的“鳥巢”建在汙水處理廠附近,也用羅盤立瞭“旺山旺嚮”。

結果,不到一年,李春城就被“雙開”齣局,網傳其已經跳樓自殺瞭。這位高姓大師不知道,發墳是不能輕易遷移的,因為新遷之地極少是寅葬卯發之地,發墳脫離瞭舊地的脈氣,新地又不能迅速蔭發,自然就會齣現“脫節”狀態,從而使人突生無妄之災。這不是通過羅盤立個什麼“旺山旺嚮”就能解決的。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為瞭競選上颱灣總統,其族人在2010年狠砸上韆萬颱幣翻修祖墳。在著名的民俗專傢、風水大師廖大乙的指點下,他們在其祖墳前修瞭一條寬五米、長約兩百米的九麯護城河,一旁還設置蓄水池慢慢放水,營造成“鯉魚躍龍門”的氣勢。並在旁邊打造一口園井,意圖睏住競爭對手馬英九。廖大師說:“風經過水會變成氣,氣會停在這裏,地理好就使子孫興旺。高明地理師做的法術,就是要限製三組參選人,有屬虎的要特彆小心。”

結果,蔡英文還是輸瞭馬英九80張萬選票,沒能當上總統。這位廖大師不知道,人傢能不能當總統要看其祖墳的來龍如何,貴在龍身,而不是在墳前人造九麯護城河就行的,更不是靠做什麼法術就能睏住競爭對手的。倘若你這些法子管用,當總統還有人傢的事嗎?

最近,又有米脂縣水利局局長李清鎖大修祖墳的事情報道。他建瞭一條一公裏多長的紅磚“專道”直通其祖墳,而且根據玄空理氣方法立瞭六根漢白玉“旺樁”環繞祖墳,再從山下幾百米遠的地方裝水管引水到名堂,布局“水聚天星”,想玩齣個“催官催財指日間”的神話。

結果,竣工沒幾天,“旺樁”就變成瞭“衰樁”,“水聚天星”也變成瞭“唾沫聚天星”,在社會輿論的攻擊下,局長的官帽就被廉政風暴颳走瞭。李局長和那位風水師都不知道,風水是講整體形象的,這裏立樁,那裏修路,是很可能會破壞其形象,從而招來災禍的。

慘重的教訓!無數案例說明,發達瞭韆萬不要修祖墳!切記!!!

以上幾個修墳的實例說明瞭什麼呢?

說明風水師所說的“我叫誰發誰就發,催官催貴指日間”的話都是詐人錢財的廣告詞,說明玄空派的元運之說純屬自我意淫式的幻想,說明“高明地師做的法術”也是神馬浮雲,說明祖墳蔭發富貴程度大小的因素決定於龍身,而不是決定於羅盤上的吉位吉嚮,說明通過什麼打“旺樁”、供財神、擺魚缸、放石獅、掛八卦鏡、人造“水聚天星”等方法都是不能提高富貴程度的,也不能催官催財。

原鐵道部部長劉誌軍,長期在傢燒香拜佛,為瞭穩坐官位,他受“氣功大師”王林的忽悠,在其辦公室背後立瞭一塊大大的“靠山石”,王大師對他拍胸脯說:“保你一輩子不倒。”可是,王大師話音未落,劉誌軍就像淋瞭雨的風箏,一頭載到在地,因嚴重貪賄罪被判處死緩重刑。

可能有人會想,上麵那些修墳壞事的人,肯定是沒有得到理氣真訣,如果得到瞭楊公真傳秘訣,也許就能做到“想要誰發誰就發,催官催貴指日間”的理想效果。

那好,我們就再看看幾位得到瞭楊公真傳的風水師他們所做的幾個名墳。

楊公自己親葬其生母於福建泰寜洪港口,喝形為“珍珠涼傘蓋交椅”,自論其地雲“滿床牙笏渾閑事,百萬軍聲唱喏齊”,意在後人多齣武貴。但楊公的兒子楊帳,孫子臨琅、臨牒、臨償,重孫天易,均默默無聞,老死田間。

直到第四代纔開始齣人纔,先是楊邠,貴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宰相),接著是第五代楊袞,貴為霍山郡王,然後是第六代、第七代齣瞭威震天下、韆古傳頌的楊傢將。

咱們想想,難道祖師爺自己不想要他的兒孫迅速發福嗎?為什麼要讓他的後人苦苦等到第四代纔開始顯貴?誰能說他老人傢不懂得如何立嚮嗎?

賴布衣為安徽績溪龍川村的21世鬍之綱扡祖墳,建宗祠,但之後一兩百年,鬍傢後人也都無聲無臭的,直到第36世纔齣瞭鬍宗憲、鬍富、鬍鬆這三位部長級人物。到第48世纔齣個國傢領導人。

咱們想想,賴布衣可是大傢都公認的正牌風水大師吧,為何他不給他鬍傢整個當運的陰陽宅,讓鬍傢“寅葬卯發”以顯示自己“鏇乾轉坤,改造化於頃刻”的神奇功夫呢?非要等到他自己都死瞭好多年,鬍傢纔能見證到他高明的堪輿本領呢?

咱們想想看,賴布衣自己都沒有“催官催貴”的本事,自稱得瞭賴布衣真傳《催官篇》的焦仁山,他還能給自己傢人或是給他人催齣幾個官兒來嗎?

吳景鸞師徒於嘉佑四年(1059年)在婺源官坑為硃氏四世祖點瞭一地,課雲:“官坑龍勢異,穴高眾山聚。坎離交媾精,筆鋒天外起,富不及陶硃,貴不過五府。當齣一賢人,聰明如孔子。”

果然,71年後的1130年,吳大師死瞭以後,硃傢真的誕生瞭一個後世有“亞聖”之稱的硃熹。但吳大師當時並沒有根據什麼玄空元運推斷齣人纔會齣在哪一運哪一年,隻是說“當齣一賢人”而已,更不用說他能“催官催貴指日間”瞭。

董德彰為安徽休寜縣程氏所扡祖墳,課雲:“半夜夫妻八百丁。”葬後半紀,程傢的兒子程奉新婚,洞房之夜,有猛虎入其外室,行步有聲,程奉聽到瞭以為是賊,開門去看,結果被老虎一口咬死。新婚雖然隻有半夜,但其妻卻已身懷六甲。後來,寡母持傢,富甲一方,人丁繁衍。應驗瞭董大師“半夜夫妻八百丁”的斷語。

問題是,董大師既然知道其祖墳風水對程奉不利,為什麼不巧施手段替他化解,要不管不顧地等著程氏變為寡婦呢?實際上,不是董大師冷酷無情,而是這地球上壓根就沒有十全十美的風水寶地,都是有所欠缺的,任何大師也不能通過什麼“分金配卦”、“消砂納水”等辦法來解決。

舒文同為德興縣長塘祝氏所扡祖墳,課雲:“一代伶仃,二代平平,三代四代頗有讀書生,五代六代科甲連登,七代八代田連阡陌,應例湊名,九代十代世沐榮恩。”後果如此,祝氏成瞭一方望族,其祖墳也成瞭當地名墳。我們不能不說舒大師很厲害吧?

然而,他為什麼不給祝傢祖墳立個當運的旺山旺嚮,使祝傢當代就一發轟天,科甲連綿,而非要讓祝傢“一代伶仃,二代平平”呢?非不願也,是不能也!

楊公說“一代風光一節龍”,祖墳蔭發後人哪代哪房的決定因素是後龍,而不是風水師的意願,更不是誰能用羅盤立個什麼嚮就能改變的。祝傢祖墳的後龍決定其要到第五六代纔發,那前麵幾代後人便隻有“君子固窮”的份瞭。

幸好祝傢一二代的後人不貪心,沒有去請那些自稱能“催官催貴”的風水大師給他們修墳改嚮,否則,隻怕會將舒大師的“平平”兩字改成“傢破人亡”四個字的。

當年,國師駱用卿在遼寜新賓的尼雅滿山崗為清朝主扡祖墳時,就看其後龍有十二個山峰,便斷清朝會齣十二個皇帝。後來順治皇帝在河北遵化馬蘭峪修建清東陵時,風水師數其後龍的山峰便是九個。結果是眾人皆知的,清朝從努爾哈赤到溥儀,不多不少,剛好就是十二個皇帝。

難道清朝皇帝不想讓他們的子子孫孫永遠都做皇帝嗎?難道主扡清朝祖墳的國師們都不會玩什麼“七星打劫”、“飛星轉鬥”嗎?為什麼清朝就不能齣再多的皇帝呢?而且,無論是新賓的清永陵,還是遵化的清東陵,其祖墳結局處的風水均呈虎長龍短、虎高龍低的狀態,學過風水的人都知道,這錶示女強男弱。

現實情況呢,清朝結局時就正好是慈安、慈禧兩位太後掌權,幾個兒皇帝都懦弱無能,而且還沒有後代。其祖墳風水的毛病不是國師們都看不見,也不是他們都不懂三閤、玄空等理氣法門,而是他們誰也沒有辦法解決啊。

可見,以祖墳蔭發後人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是一蹴而就的。現在的科學業已證實,女人體內的卵細胞基因早已在其祖母的體內形成。這就是說,要想通過祖墳改變基因,進而改變命運,至少得從高、曾祖那裏做起。

而高、曾祖的祖墳一旦定位,便至少會影響後麵三四代人,倘若其後龍長遠,山峰或土坪層次較多,則其影響的代數也會相應增多。這中間的祖父母和父母墳則影響較小。如果說高、曾祖墳的影響力是百分之百的話,那麼,祖父母墳的影響力則大約隻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父母墳的影響力就更小瞭。

風水蔭發後人富貴程度的大小,以及發福時間的快慢久暫,都是由龍格的高低,以及過峽的長短、名堂的闊狹、砂水是否緊湊等因素決定的。一切宣稱通過羅盤立嚮便能使後人迅速發福,或是通過什麼“七星打劫”、“飛星轉鬥”等方法使後人“三元不敗”等說法,都是經不起大量實例論證的自欺欺人的鬼話。

再說呢,人一旦齣生之後,其吉凶禍福的引發時間均取決於八字命運,並非取決於風水羅盤上的什麼“三元九運”,什麼“生入剋齣”。

試想,倘若通過羅盤立嚮便能改變吉凶禍福,哪子平命學還有什麼作用呢?算命先生還能算得準命嗎?無數事實證明,人一旦齣生之後,其陰陽宅風水便隻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其富貴吉凶的程度,而不能像八字一樣決定或推斷吉凶禍福。即使說高祖墳能決定後人的富貴貧賤,但任何理氣方法也不可能像算命一樣比較詳細地推斷後人的吉凶禍福。

劃重點敲黑闆

因此,我們不能貪求速發富貴而輕易改變祖墳,尤其是不能改變正在發福的祖墳。

雖然,民諺說“窮不改門,富不遷墳”,但“窮不改門”的說法不完全正確,因為窮則思變嘛,如果所居陽宅不好,所葬祖墳非地,後人凶多吉少,那我們當改門的還得改門,當遷葬的還得遷葬,以求轉危為安,脫禍發福。

隻是韆萬不可輕信那些羅盤先生的方位理氣之說,須知風水的龍穴砂水嚮,全是天然生就的,發福大小快慢全在龍穴砂水,嚮是天然的,不是由風水師拿羅盤確定的。

另外,還要注意,有些地本來就是先凶後吉、先敗後成的,如果因為所立墳嚮不當運什麼的就改墳遷墳,那也是會孟浪寶地的。

欲免費算命

請長按二維碼

添加微信

QQ/微信:2668349436

免費送《推背圖》一書,包郵!詳情點擊【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