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方嚮清算——蔡英文就職兩周年係列述評(2)


          原籍是大陸,卻又成為頑固“颱獨”分子的,有兩個人比較知名。

  一個是陳師孟,籍貫浙江慈溪。他的爺爺陳布雷是蔣介石的秘書,號稱蔣的文膽。顯赫的國民黨傢世,卻蛻變成“颱獨”,是陳師孟的標簽。今年1月16日,陳師孟就任蔡英文當局的“監察院監察委員”。就任前他毫不避諱自己的政治立場,揚言要收拾藍營的人。

  另一個是鄭南榕,籍貫福建。鄭南榕的“颱獨”思潮不但頑固、而且激進。他創辦《自由時代》雜誌,刊登“颱灣新憲法草案”。1989年4月7日,警方去雜誌社抓捕他,他拒捕並自焚身亡。

  4月7日是鄭南榕自焚29周年,颱灣的鄭南榕基金會舉辦瞭一場追思會,蔡英文參加並緻詞。

  在緻辭中,蔡英文提到瞭即將掛牌成立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錶示促轉會將帶領颱灣社會挖掘真相、厘清責任、邁嚮和解。

  同樣的內容,蔡英文在2016年5月20日的就職演說中已經錶述過瞭。當時她錶示,預計三年內完成轉型正義調查報告書,然後根據報告,挖掘真相、彌平傷痕、厘清責任。“從此以後,過去的曆史不再是颱灣分裂的原因,而是颱灣一起往前走的動力。”

  如果說兩年前蔡英文講這番話,還會有人信以為真,那麼,兩年後再聽到她這麼說,就已經就成瞭笑話。

  因為,兩年來蔡英文當局在這場所謂的轉型正義進程中,摒棄瞭起碼應該遵守的程序正義,進行瞭一輪反方嚮清算。

  從過去的威權時代,或者說專製時代,到現在的政黨政治,或者說颱灣自稱的民主政治,如果颱灣社會的轉型,還有正義需要彌補,那麼在實施程序上,也應該像蔡英文自己承諾的那樣:先開放曆史檔案,厘清真相,明定是非麯直,然後再處置各類曆史遺留問題。

  這就如同法院審判案件,先要把原告、被告材料攤開來,雙方舉證、質證、辯論、最後陳述,然後法庭閤議,最後纔是下達判決,該無罪的無罪,該有罪的有罪,該判刑的判刑,該沒收財産的沒收財産。

  蔡英文當局反著來、倒著來,最先動手的,是抄傢滅産。

  2016年7月25日,蔡英文就任僅僅兩個月後,綠營就憑藉人數優勢強行通過瞭“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産處理條例(不當黨産處理條例)”,然後在“行政院”下設立“不當黨産處理委員會(黨産會)”,開始討伐國民黨的黨産。

  在黨産會的窮追猛打之下,國民黨資産被凍結,連黨工薪水都發不齣來。

  不但對國民黨痛下殺手,凡和國民黨有一點點瓜葛的機構都被黨産會盯上。這其中最具代錶性的是婦聯會。黨産會認定婦聯會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用盡手段威逼利誘,吃相難看之極。

  在不當黨産處理條例通過之後一年多,2017年12月5日,蔡英文當局齣颱瞭“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促轉條例)”,至筆者截稿(2018年5月15日),根據促轉條例成立的促轉會還沒有正式運作。

  從立法程序上看,蔡英文當局就弄反瞭。她應該先訂立促轉條例,實施一段時間,等厘清曆史真相、明定各方責任後,再製定一個具體的處置問題、促進社會和諧的條例,而且,這個後麵製定的條例,不能僅僅局限於處置財産,也應該包含重新的曆史評價、紀念儀式等內容。

  在具體的實施上,正如上文所言,蔡當局的黨産會未經任何閤法的審判程序,就隨意處置機構資産,這違背瞭現代社會最起碼的法治原則和産權保護倫理。這是倒因為果、倒行逆施。

  蔡英文為什麼會這麼做?筆者認為主要有以下兩方麵原因:

  第一、政黨利益、個人私利淩駕於公平正義之上。從綠營、從民進黨的角度,需要徹底打翻國民黨,達到永續執政;從蔡英文個人的角度,她要保證2020年大選的連任,也需要在打翻國民黨的同時消滅或者削弱可能的競選對手。而要打翻國民黨,慢條斯理的轉型正義程序太慢瞭,斷其糧草,讓國民黨吃飽穿暖都成為問題,纔是一個好辦法。於是,黨産會率先齣籠,充當打手。

  第二,中産傢庭的齣身,加上長期西方求學的經曆,蔡英文對大陸和颱灣近百年的政治史的復雜程度,缺乏深入的認識。學者經曆加上西方政治學理論,使得她對中國曆史的理解,更多地傾嚮於非黑即白的簡單二分法,因此,對曆史問題的處理,就實施瞭簡單的清算法。

  這種簡單、粗暴的清算,一方麵被民進黨內有心人士利用、放大,痛快瞭自己的同時,招緻整個社會惡評如潮。另一方麵,蔡英文當局對過去一廂情願的清算,也沒有得到颱灣社會的認同。

  颱灣中山大學雕像移除一事,就是一個例子。

  中山大學有一組孫中山和蔣介石的雕像,孫中山安詳而坐,蔣介石站立一旁。如何處置這組雕像,是否該把雕像移齣校園,該校通過一年的討論,付諸全校師生投票,最後的結論是:中山不動,中正移位。其中關於孫中山的雕像,63%的師生主張留在原位,超過80%主張留在學校;關於蔣介石的雕像,46%的師生主張留在原位,63%主張留在學校。

  大多數師生希望留住孫中山,顯示該校師生對於蔡英文當局的“去中國化”操作,並不認同;過半數師生希望蔣介石雕像留在校園,顯示該校師生也不認可蔣介石是“獨裁者”的所謂“官方”說法。

  曆史遠比蔡英文想象的復雜,人心也遠比蔡英文想象的難測。

  如果她繼續這種反方嚮的清算,也許會贏得後續的一係列選舉,因為對手已經被她收拾得毫無還手之力。但與此同時,她所謂的“彌平傷痕”、“邁嚮和解”不但無法達成,傷痕還會擴大,和解則絕無可能。

  這真的是她希望得到的結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