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捨


奪捨

奪捨,就是指靈魂進入並占據其他的肉體的過程。藏傳佛教有一種秘術稱為奪捨法,傳說是白教的祖師瑪爾巴從印度取迴的《那若六法》中的一種法術,活佛轉世也是由此術而來。道教同樣也有奪捨的法術,但是此種法術現在已經失傳。

奪捨法又分為幾種。一種是轉世奪捨,既靈魂進入正在孕育的胎兒體內,隨著孩子降生,靈魂也獲得瞭新的肉體。好像上一篇故事中的王某,就很有可能是通過奪捨的方法成為瞭陶某的兒子,從而復仇的。但是大多數的靈魂會在入胎和齣生的過程中忘掉前世的記憶,而變成一個普通人。所以通過轉世奪捨來實現自己的目的,其實並不可靠。隻有高僧大德纔能在轉世的過程中保有清晰的記憶,甚至能迴憶起在母親腹中的感覺。

另一種方法稱為壽終奪捨,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藉屍還魂。藉屍還魂是指靈魂進入死人的身體,重新復活。眾所周知,八仙中的鐵拐李就是藉屍還魂的。但是,藉屍還魂的條件十分苛刻,要求人死而未僵,就是靈魂雖已離體,但是血液尚未凝固,身體柔軟而有溫度,而且身體的主要器官還能正常運轉。否則一旦奪捨失敗,靈魂的能量將會銳減,導緻投胎睏難。

還有一種方法是附體奪捨,是鬼仙常用的法術,屬於小成之術。就是靈魂趁著對方陽氣虛弱之時,進入活人的身體。這樣一個身體中便同時擁有兩個靈魂,錶現齣兩種人格交替齣現。我朋友的母親和妹妹就是被狐仙附體,她的妹妹通過高僧施法纔得以脫睏,後來皈依瞭佛門。

奪捨本來就是一種逃避果報,試圖躲避輪迴的行為,不僅修煉睏難,還有損功德,很可能導緻更大的果報,甚至變成孤魂野鬼,又或者最終魂飛魄散,所以現在的佛傢和道傢都不提倡修行類似的法術。

上個世紀的颱灣曾經發生過一件震驚全球的藉屍還魂事件。故事發生在1959年。1958年8月至1959年1月,解放軍為瞭解放颱灣,對金門發起瞭大規模的炮擊,颱灣稱為“八二三”炮戰。當時每天的炮擊量都高達上萬枚,不但打擊瞭金門的軍事設施,也封鎖瞭金門周邊的海域。一直到颱灣對大陸開放旅遊之後,大陸遊客還能從金門買到炮彈製作的菜刀,可見當時的炮擊蔚為壯觀。

因為炮擊猛烈,金門幾乎每天都有人員傷亡,加上國民黨部隊將撤離金門的傳言甚囂塵上,金門的居民紛紛搭船逃離。

金門有一位年僅十八歲的少女名叫硃秀華,也跟隨父母準備搭船逃離。卻不料所搭的船被炮彈擊中,硃秀華的父母也在炮擊中不幸遇難。硃秀華被一艘漁船救起,但漁船行駛不久後再次被炮彈擊毀。硃秀華趴在一塊船闆上纔得以逃生。

就這樣載浮載沉三、四天,硃秀華漂流到颱灣雲林縣的海豐島附近。此時的硃秀華三四天不吃不喝,已經奄奄一息瞭。島上的幾位漁民發現瞭靠近岸邊的硃秀華,以為是死人,便將她拉上沙灘。當時因為炮擊,海上經常有死屍漂來,而死人身上的財物也經常被附近的漁民搶奪一空。所以那幾位漁民見到死人並不驚慌。當漁民們正欲取下硃秀華身上的黃金首飾時,卻發現她尚有呼吸。一方麵齣於貪念,另一方麵又擔心留下後患,幾個漁民不顧硃秀華的死活,在搶劫完財物後,竟然閤力將硃秀華推離岸邊。可憐的硃秀華無力再掙紮,隻能隨波逐流,被海浪衝到瞭岸邊一處礁石縫中,卡在其中不得動彈,最終溺水而亡。

在距離海豐島不遠處,同樣是雲林縣境內,有一個麥寮鄉。麥寮鄉有一位四十幾歲的建材商名叫吳鞦得,吳鞦得的妻子林罔腰是一位目不識丁的村婦。林罔腰年近四十,體弱多病,因為身體不好,從未齣過遠門,每天隻是在傢裏做做飯,稍微粗重點兒的活她都乾不瞭。

1959年那一段時間,吳鞦得在海豐島的一處工地上乾活,因為交通不便,吳鞦得並不經常迴傢。工地上的工友有時會看到老吳身後站著一位年輕的女子,大傢都以為那是老吳的相好。可是卻從未有人見過那女子與老吳說話。

每當吳鞦得從工地騎單車迴傢時,他總是覺得自己的肩膀和後背發沉,好像單車的後架上壓著一個很重的東西似的。因為路麵坑坑窪窪的,他也沒有太在意。

可奇怪的是,每次吳鞦得從海豐島迴來,他的老婆林罔腰必然生病。吳鞦得在傢時間越長,林罔腰的病便越重。可是當吳鞦得離開傢迴到海豐島時,林罔腰的病情又會有所緩解。

海豐島的事情結束後,吳鞦得便迴到傢中,本想多陪陪傢人,卻不想老婆就此一病不起,過瞭一段時間竟然去世瞭。

吳傢按照當地的習俗,在傢停屍三天後準備為林罔腰齣殯。正當親友到齊,準備齣殯之時,卻發生瞭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已經死瞭三天三夜的林罔腰居然自己坐瞭起來。可是當吳鞦得上前叫她阿罔時,她卻錶現得滿臉疑惑:“我不是阿罔,我叫硃秀華,我是金門人。”接著她講述瞭如何逃離金門,父母如何遇難,自己如何死裏逃生,又如何被人謀財害命的經過。聽得大傢瞠目結舌,都認為她精神失常瞭。

可是,事實很快就推翻瞭大傢的判斷。復活後林罔腰儼然變成瞭另一個人,已經四十歲的人卻偶爾會露齣少女的嬌羞之態。以前的她目不識丁,復活後卻能寫會算,還寫得一手工整漂亮的字。以前她體弱多病,除瞭做飯,乾不瞭任何粗重的活,現在卻身體強健,傢裏傢外的幫忙,唯獨廚房的事情她卻是不會做。特彆是她的口音也從以前的麥寮口音變成瞭金門口音。從未去過金門和海豐島的她還能準確的說齣金門的地貌,以及她在海豐島死亡的具體地點。

後來林罔腰的傢人也曾經到金門核實此事,並找到瞭她的鄰居和親戚,證明她所說並非虛言。麥寮鄉的一群信眾齣錢為硃秀華修建小廟奉祀,並請法師連作功德七日,超渡硃秀華。此事後來被人寫成紀實登在瞭《今日佛教》上,而引起瞭全球轟動,連美國和日本的專傢也跑來采訪。不勝其擾的吳鞦得遂帶著林罔腰隱居在郊野生活。直2005年,已經90高齡的林罔腰還接受瞭颱灣電視颱的采訪,至今仍未解開藉屍還魂之謎。